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闊維港

2015/7/18 — 17:28

《維港乾了》— 香港話劇團最新的劇目名字很有警世味道。慶幸維港暫時還未「乾塘」,仍賴以「維河」的寬度守護著這座城市。這個連「小學雞」都懂得 — 香港最重要的地理資源,一直以來,都跟市民的生活既近且遠,又既遠且近,就是難得親近。

最近規劃署開展了「灣仔北及北角海濱城市設計研究」的公眾諮詢活動,對我城來說,絕對是一個難得的契機,有望把維港拉回到城市的日常當中,讓香港市民能夠共享生活在海港城市(而不是「海港城」)的美好。

在整項規劃的五個主題區當中,銅鑼灣避風塘肯定最具歷史和文化保育價值的一個 — 作為全港首個避風塘設施,它正正就是這個城市發展歷史的縮影;天后廟廟船、前敬記船廠、午炮炮臺和停泊在這裏的各式船隻,交織成維港一道最地道的人文風景。未來的海濱規劃怎樣延續原來的水上社區生態,如何混搭新舊的生活文化特色,好能重建避風塘二十一世紀的新生活方式,絕對是今次規劃研究課題的重中之重。在這裏,財爺心儀的「美食車」其實大派用場,將它的政策延伸至水上的「美食船」,讓本地食肆逃離陸上地產霸權的魔掌,開拓海上本土美食的大時代。到時大家下班後,就可以輕鬆走過一度又一度浮橋,夾著海風,愜意地在船上嚐嚐原汁原味的艇仔粥和避風塘炒蟹。大快朵頤之後,更可以到附近艇戶經營的Live House踩場,繼續大開耳界,獨立樂隊,民謠小調,各自各精彩!再積極一點,甚至可以預留地方,設置一個漂浮展覽空間,展示剛在灣仔區填海地盤發現的添馬艦殘骸,現場實景感受維港歷史以及本地海上考古的新發現。

廣告

在避風塘規劃區的西邊, 富人玩意的地頭 — 香港遊艇會 — 的附近水域位置,現在可能是最「潮」的時機,開發百年來都被忽視的平民水上活動設施。只要大家看看紐約和倫敦兩個「潮」城,最近都不約而同舉辦公開眾籌活動,策動當地市民支持興建紐約東河「+Pool」和泰晤士河「Baths Lido」。香港如想「摱車邊」重拾「紐倫港」城市並列的稱譽, 最精明又划算的「捷徑」,必定是挾著無敵維港景觀的優勢,「玩轉」泳棚新概念,成果肯定要比翻版荔園有創意和樂活得多。

廣告

而在避風塘區另一邊,東區走廊下面的橋底空間,不用亂花公帑建「港式避雨亭」,就能輕易改造成有蓋的休閒和康樂活動場地 — 橋墩化身為攀爬活動場,組合式浮台併砌成緩跑棧道和水上健身平台,非公式化的公共空間設計,既因地制宜,又更好玩! 當局真正重視社會效益的話, 還可以「再利用」附近的閒置空間,給全港第一條社會企業村進駐; 讓大部份無法支付市區高昂租金的本地社企,有機會在維港畔經營各類富社創使命的小店和市集,推廣社會創新和良心消費。

全球持續暖化,香港的天氣也變得越來越悶熱。新一代的戶外公共空間,務必需要有足夠的樹蔭或遮陽設施,才能有效調節它的微氣候環境(Outdoor Comfort),從而令市民更舒適地享用。既然西九管理局放棄了獲選方案《城市中的公園》的最大賣點──廣植五千棵樹的城市森林,倒不如將植樹概念移師到灣仔北和北角,減低熱島效應之餘,又可創造一條四季宜人的沿岸綠蔭廊道;再結合過濾式園林概念,在低地栽種濕地和耐鹽植物收集雨水再用,總體綠化設計變得更具環境效益。曾受桑迪颱風暴潮侵襲的紐約市,為了抵禦氣候變化在未來所引致的超級颱風和洪澇災害,剛挑選了丹麥知名建築師BIG提出的《Big U》藍圖(競賽獎金部份就已經有3.5億美元),在曼哈頓區沿岸度身打造了一條長達10 公里的堤岸綠化基建設施(Green Infrastructure),創意地運用公共綠地設計強化城市的應變能力(resilience)及其相應的社會效益。可以預見,總體綠化規劃勢必成為各大城市應付全球氣候變化不可或缺的招數。

提到本地公共空間的藝術規劃,政府規劃部門一般依然停留在「找個位置擺放藝術品」的思維模式;公共藝術淪為「城市花瓶」,異常被動和「離地」。美國西雅圖市在規劃其海濱設計總體大綱的起步階段,便已經主動邀請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共同開發強調互動和在地性的公共藝術發展項目。當局找來藝術家組合Haddad/ Drugan,透過藝術介入海岸生態保育和防波堤設計,創作出兼具生態和實用功能的Elliot Bay Seawall;Ann Hamilton身為大型裝置藝術家,更被邀請跟建築師Field Operations 同步創作,聯合負責其中一整個碼頭建築和內部藝術裝置;此外,城市設計師又會直接與藝術家合作,構思一系列公共遊戲設施,寓日常玩樂於藝術當中。公共藝術家不再只是參展人,他們的全程參與,為公共空間規劃帶來一個全新的意義。

海濱公共空間最終的成敗,除了本身的具體設計和功能配置,它的可達性尤為關鍵。只要看看新近落成的兩個本地公共空間「孤島」— 觀塘海濱長廊以及西九龍海濱長廊,平日真是人氣欠奉;行人連接網絡絕對是公共空間的生命線,只有打通經脈,才能注入社區活力和生氣。剛才提到的西雅圖海濱公園,為了與內城區緊密連接,在它的北端興建了一個設計獨特的「之」字形架空戶外雕塑花園平台,方案將行人天橋、藝術空間和行車隧道無縫結合, 充份應用行人友善的城市設計原則,吸引市民跑到海濱遊玩。

經歷了個半世紀,維港既然已經不能還原本來的寬度,我城更應把握今次海濱規劃的機遇,一起拉闊對維港水岸生活的想像,實現將維港和每個市民的距離拉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