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築與政治:俄國構成主義

2017/11/5 — 10:52

「納康芬公寓」(Narkomfin Building)是蘇聯最早的集合主宅之一。
[By Ludvig14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納康芬公寓」(Narkomfin Building)是蘇聯最早的集合主宅之一。
[By Ludvig14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文︰杜睿杰、徐頌雯;圖︰網上圖片】

今年是俄國十月革命爆發100周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以展覽「革命的推動力:俄羅斯前衛藝術的崛起」(A Revolutionary Impulses: The Rise of the Russian Avant-Garde)審視在劇烈的社會變革下,革命與前衛藝術之間的相互影響。作為一個在西方建築史中容易被忽略的國家,俄國100年前的前衛藝術和構成主義思潮(Constructivism)對現代建築乃至平面設計、戲劇、電影、舞蹈等,都影響深遠。

十月革命前後的俄國前衛藝術

廣告

20世紀初,現代工業文明改變傳統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人與自然、社會的關係。藝術家創造新的藝術語言,表達所認知的新世界和新時代,於是統稱為前衛藝術的各種新興流派誕生。1917年,俄羅斯爆發「十月革命」,革命前後正是俄羅斯前衛藝術的鼎盛時期,其創作和理論之活躍,使歐洲其他國家的前衛藝術家望塵莫及。在百花齊放的俄國前衞藝術流派中,雕塑家佩夫斯納(A. Pevsner)和加波(N. Gabo)在1920年首次使用「構成主義」一詞,他們挑戰傳統雕塑只著重在單一材料上塑造立體造型而忽略空間的特點,提倡運用多種現代材料,如金屬、木材及玻璃,組裝成立體雕塑。這些構成主義雕塑造型抽象,着重表現不同材料特質和組裝手法,以及雕塑的空間構成。

雕塑家佩夫斯納(A. Pevsner)的構成主義雕塑作品「30 degree's dynamism」。
[By Caracas1830 (Own work) CC BY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雕塑家佩夫斯納(A. Pevsner)的構成主義雕塑作品「30 degree's dynamism」。
[By Caracas1830 (Own work) CC BY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廣告

「十月革命」推翻了舊政權,建立世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革命後數年,建築活動幾乎完全停頓,建築師們只能在圖紙上勾畫心中的烏托邦。在1925年成立的OSA(現代建築師協會)是蘇聯前衛建築師中最大的團體,在革命的大環境下,協會定義其使命為「新建築形式的發明,塑造社會主義的生活」。OSA成員認為藝術不應只追求陶冶個人性情,應服務革命後的新社會,以改良社會及建設社會主義國家。他們嘗試把挑戰傳統藝術、採用現代材料和理念的「構成主義」應用到建築設計之上。

用於政治宣傳

革命後,「構成主義」添加上強烈的政治色彩,不少構成主義建築為推廣新成立的蘇聯而建造,設計造型抽象且現代化,並刻意與俄國歷史傳統脫鈎,以宣傳新政治資訊。1920年正值第三共產國際成立,為了紀念十月革命,塔特林(Vladimir Tatlin)設計了「第三國際紀念塔」(Monument to the Third International)。作為社會主義的象徵,這個紀念塔高達400米,刻意超越巴黎艾菲爾鐵塔的高度。塔特林原意該塔由玻璃和鋼鐵等工業材料製成,以雙螺旋形式的承重結構支撐。螺旋框架內部自上而下懸掛了三個玻璃幾何體,分別代表共產國際的三個主要機關──最上方的圓錐體代表通訊中心、中間的圓柱體代表執行機關,以及最下方的立方體代表立法機關。每個幾何體會以不同的速率旋轉:立方體一年旋轉一圈,圓柱體一月一圈,圓錐體一天一圈;象徵世界將隨共產主義運轉。可惜,當時鋼材短缺、政治動盪,塔特林未能實現建造紀念塔的構想,最終只能在1920年十月革命紀念日前完成了一個6米高的木制模型,在蘇聯各地展出。

「第三國際紀念塔」的模型。
[Public domain.]

「第三國際紀念塔」的模型。
[Public domain.]

服務共產主義社會新秩序

另一方面,為配合蘇聯的新社會秩序,「構成主義」經常採用於社會主義新建築場所之上。坐落在莫斯科市中心附近的「納康芬公寓」(Narkomfin Building)是一座典型的構成主義建築,亦是一項集合住宅塑造集體生活的社會實踐工程。俄羅斯語「納康芬」(Narkomfin)是「人民財政委員會」(People’ s Commissariat of Finance)的簡稱,公寓由金茲伯格(Moisei Ginzburg)設計,主體大樓是一座六層高的混凝土建築。大樓裡每個住宅單位面積細小,個人空間有限,部份設施需與他人共享,達到集體生活的目標。鄰接大樓的建築物配備各種公共設施,包括餐廳、廚房、洗衣房、托兒所、娛樂室和圖書館,屋頂上有花園和公共日光浴室。

30年代的納康芬公寓
[Robert Byro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30年代的納康芬公寓
[Robert Byro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共產主義新社會秩序下,另一個重要建築場所便是工人俱樂部。作為「共產主義生活模式的中心」,工人俱樂部既提供娛樂和休閒的場所,亦可從政治上宣揚蘇聯對工人階級的優待。這些俱樂部中,最著名的是位於莫斯科北面,由梅爾尼科夫(Konstantin Melnikov)為莫斯科電車工設計的魯薩科夫俱樂部(Rusakov Worker’s Club)。俱樂部平面呈扇形,可容納1400人。地面層是主會堂區,樓上有三個小觀眾席,以懸挑結構伸出主體建築外,形成强烈而棱角分明的建築造型。設計利用活動隔牆,使每個小的觀眾席都可與主會堂分割成為獨立的空間。

1928年落成的魯薩科夫俱樂部。
[By Iliazd (Own work) CC BY-SA 2.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2.0)], via flickr.]

1928年落成的魯薩科夫俱樂部。
[By Iliazd (Own work) CC BY-SA 2.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2.0)], via flickr.]

構造主義建築的終結

隨著列寧於1924年去世,史太林上場,「構成主義建築」漸漸被打入冷宮。1931年蘇聯公開徵集新的紀念建築「蘇維埃宮殿」(Palace of the Soviets)設計方案,結果一個採用古典式樣的建築方案獲選,標誌著蘇聯政府正式放棄「構成主義建築」風格。從此,一批帶有新古典主義風格、氣勢磅礴、佈局對稱、裝飾華麗的「史太林式建築」在蘇聯流行起來,被認為更能有效地用作政治宣傳。「構成主義」建築師們不得不退出公共視野,甚至離開蘇聯。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徐頌雯、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episode/46784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