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築小記】看近代中國建築史有感 反思功能主義的局限

2018/5/28 — 17:30

圖片來源:墨菲,金陵女子大學,南京,1921年。
Cody,J.W.(2001). “BUILDING IN CHINA — Henry K.Murphy’s Adaptive Architecture”.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110

圖片來源:墨菲,金陵女子大學,南京,1921年。
Cody,J.W.(2001). “BUILDING IN CHINA — Henry K.Murphy’s Adaptive Architecture”.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110

為什麼民國建築師這麼優秀,但在世界的舞台上並不顯眼?他們真誠、勤力、不陳腐和有超卓的設計的才能-那是因為中國自從十九世紀後就在舞台的邊緣,遠東國家接受西歐思潮比東歐、美洲、中東更遠更慢,這是國家背景先天的弱勢;第二點,留洋的人材學師後要為國家的文化和科技基礎發展,建築和以外的學術亦是如此。最終,看不見的環境造就了人的成就,位置先決定人的高度。

柯比意(Le Corbusier)雖然開啟了功能主義(Functionalism)的道路和忠誠於這些教條在建築設計上,但他並沒有解釋為何人類的歷史中大多數時期的建築都帶有裝飾性,他的時代帶給他過多「裝飾」誇張不實矯飾的經驗,同時令他崇尚機械,故此他對「裝飾」有盲點,如果用功能主義,是解釋不了為什麼香港為什麼這麼多的中式琉璃瓦小亭子、小屋子。而范裘利(Robert Charles Venturi)則帶著輕鬆的節拍回應建築設計不應純粹、「裝飾」是有需要、教條不需死守,他離經叛道舉了拉斯維加斯的「不入流」建築為例子。

但范沒有更深入解答「裝飾」是來自那裡,「裝飾」有時是歷史事件的象徵,象徵意義大過功能;同時是一個共同體或民族或族群的記憶,例如法國凱旋門從功能主義角度解釋就不知所云,她的象徵是法蘭西民族的榮耀,法國人和讀歷史人會想像拿破崙戰勝凱旋回歸(要記住拿破崙有沒有這個動作並不是重點)-革命又一次輸出!相對俄國的納爾瓦凱旋門就是俄國帶領歐洲人反抗拿破崙的暴政-俄皇亞歷山大一世的天命降臨;但凱旋門出現在香港就只會是笑話,因為她不能為香港人帶來共嗚,香港人的記憶和共和自由絕緣。

廣告

如果我們單從功能主義,是不能解釋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和中國文藝復興(Chinese Architectural Renaissance)的建築為何,如何會出現和興起,你將會看不懂東蓮覺苑、本願寺傳道院這類建築,看到墨菲(Murphy Killam Henry)、楊廷寶的建築更會一頭霧水,如果要我總括這種「裝飾」、「象徵」、「歷史」就是「印象」。「機能」是第一步,「印象」是第二步,當中的「裝飾」要帶來共嗚和塑造記憶,這種手法是一個想像。

但若然說當中有什麼真的可以留傳下來的那就是「觀念」,傳統不是守舊,傳統是族群的觀念和習俗,要理解他們看空間的一套那才是重點,那樣空間佈局才會配合當地建築,漢寶德曾批抨貝聿銘對傳統空間的理解不足【註1】-即使這位大師出生於世家大族、自幼住在蘇州的庭園裡、生活於古色古香中,不見得他會理解傳統的空間概念。

廣告

但是要注意的是如果過於分割傳統性和現代性、體用之爭、經權之辯會中斷我們的前路,因為傳統就是現代,體用和經權本為一體。

除了功能、還要在裝飾和觀念的學習上多下苦功。

-----------

註:

1 「據說他(貝聿銘)來到台中,就在校地(東海大學)的斜坡上,面對中央山脈定了一條線,作為校園的主軸。然後將學校的建築群分別安排在主軸的兩邊。在他看來這就是中國人與自然環境配合的哲學⋯⋯若干年後,當我有機會站在東海校園的中軸上向遠山眺望時,很佩服貝先生的卓見,但是卻也知道,這與中國傳統無關。」

「因為真正的傳統做法,是自風水觀察找到主軸,然後將主要的建築安置在主軸上,自上而下,層層向後延伸,而不是把建築群向兩側安置。」

漢寶德(2017),《建築母語 傳統、地域與鄉愁》,中國:生活・讀書・新知 三聯書店,頁39–40

(建築小記之一、之二)

知築常落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dokdokbaa/
Medium: https://medium.com/知築常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