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座建築見證一城興衰

2017/8/20 — 13:02

巴特農神殿
[相片由作者提供]

巴特農神殿
[相片由作者提供]

【文︰杜睿杰、徐頌雯;圖︰網上圖片/作者提供】

2009年6月,在雅典古老衛城山腳下的新衛城博物館(Acropolis Museum)隆重開幕,開館儀式通過電視和網路全程直播。時任希臘文化部長薩馬拉斯說,新博物館落成等如向世界宣告,希臘已做好準備迎接流失海外的文物回家。過去一百多年,希臘不斷追討英國歸還巴特農神殿雕像,但雕像所在的大英博物館一直託辭希臘沒有合適的博物館保存這些珍寶而拒絕交還。如今新的衛城博物館已經落成,受邀出席開館儀式的英國方面卻無由缺席。

雅典衛城巴特農神殿雕像究竟是什麼,為何令希臘人痛心呼告,令英國人裝聾作啞,令全世界關注與期待?

廣告

雅典衛城(圖左)及山下的新衛城博物館(圖右)
[By Martin451 (Own work) [CC BY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雅典衛城(圖左)及山下的新衛城博物館(圖右)
[By Martin451 (Own work) [CC BY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廣告

從雅典衛城看歷史

被稱為「西方文明搖籃」的古希臘文化始於西元前八世紀初的地中海地區。這些地區並非一個統一的帝國,而是由不同的城邦組成。最主要的希臘城邦有斯巴達、雅典、科林斯等。這些城邦雖然經常開戰,卻受共同的文化影響。例如古希臘人信奉多神,並相信每一城邦由一守護神保護。城邦多在高地或山丘上建有衛城(Acropolis),最傑出的例子就是被英國著名作家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稱為「歷史與藝術最璀璨的源泉」的雅典衛城。

建於陡岩峭壁上的雅典衛城,最初是作為防範外敵入侵的要塞,建有供奉守護神雅典娜的神廟和其他宗教建築。在古希臘英雄時代的城邦戰爭中,代表智慧和勝利的雅典娜,是希臘軍隊勇往直前、取得勝仗的精神力量,同時也是城邦繁榮昌盛、強大富足的象徵。因此,作為軍事要塞的雅典衛城亦是祭祀活動的中心。

西元前五世紀,波斯帝國三次大舉進攻希臘,雖然最終被擊退,但雅典衛城卻在第三次進攻中被摧毀殆盡。為了防範波斯再度入侵,希臘諸城邦組成了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並以雅典執政官伯里克利(Pericles)領導的雅典為首。為了鞏固雅典的政治統治地位,伯里克利不惜動用大筆同盟稅款,於雅典建造了一系列的公共建築,尤其是重修了衛城建築群,並在山下建造了公共廣場(Agora),作為一個混合商業、社會以及市民中心的城市空間。伯里克利在廢墟中重建雅典,扶植文化藝術,他當政期間是雅典的黃金時期,產生了蘇格拉底、柏拉圖等一批偉大的思想家。

神殿建築特色

衛城上的巴特農神殿(圖左)及伊瑞克提翁神殿(圖右)
[相片由作者提供]

衛城上的巴特農神殿(圖左)及伊瑞克提翁神殿(圖右)
[相片由作者提供]

雅典衛城建築群重建於古廟宇遺跡之上,高低錯落,主次分明。其中最重要的建築有山門、勝利女神雅典娜神殿、伊瑞克提翁神殿,以及位於衛城最高點的巴特農神殿。供奉有雅典娜巨像的巴特農神殿體積最大,坐西向東,造型莊重,佈局呈長方形,外部四周有柱廊,石柱採用多立克柱式(Doric order)。

多立克柱式是古希臘三種柱式之一,設計樸實無華沉穩雄壯,恍如男性體態。殿內柱子則採用愛奧尼柱式(Ionic order),它們比較纖細秀美,模仿女性形像。神殿內部有兩廳,前廳安放著12.8米高的雅典娜神像,雕像通體使用金片包裹,面部、手臂和腳趾用象牙裝飾,雙眼則以寶石鑲嵌。後廳則儲存提洛同盟的財寶。神殿屋頂有三角山牆,以大量神話宗教為題材的大理石雕刻裝飾,成為神殿藝術整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精妙的是,為了糾正人們的視覺誤區,神殿基座屋簷和柱子的角度都做了微調。比如,神殿基座特意地建成微曲,中央比兩端略高,但人眼看起來反而更接近直線。同樣地,東西兩面各八根柱子中,只有中央兩根真正垂直於地面,其餘都向中央略微傾斜。人們至今仍能從飽經滄桑的神殿,看出精微矯正的痕跡和出神入化的效果。

巴特農神殿的災刧

巴特農神殿是希臘全盛時期建築與雕刻的主要代表,也是公認的西方文化象徵。然而就在神殿落成後不久,雅典便被斯巴達大軍攻破,城內更爆發瘟疫。在以後兩千多年的歲月中,每當侵略者的鐵蹄踐踏蹂躪希臘時,雅典衛城和巴特農神殿總是首當其衝。神殿曾被長期用作基督教堂,也被改建為伊斯蘭清真寺,更多次淪為侵略者的兵營和彈藥庫。最大的災難發生在1687年9月,威尼斯軍隊為了佔領雅典,用炮火猛烈轟擊駐紮在衛城的奧圖曼軍隊,結果引爆了堆放在巴特農神殿的大批炸藥,神殿的頂部和圍牆當即被全部炸塌,引起沖天大火整整燃燒了48小時,把整個衛城破壞得支離破碎,慘不忍睹。

大英博物館內的巴特農神殿雕像展廳。
[相片由作者提供]

大英博物館內的巴特農神殿雕像展廳。
[相片由作者提供]

巴特農神殿三角山牆上的巨型雕像,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相片由作者提供]

巴特農神殿三角山牆上的巨型雕像,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相片由作者提供]

19世紀初,在奧圖曼帝國統治下本已傷痕累累的巴特農神殿迎來了另一災刧。當時英國大使埃爾金勳爵(Thomas Bruce, 7th Lord Elgin)以保護文物免受奧圖曼土耳其人破壞之名,糾集了大批人馬,把神殿倖存的大理石雕拆移到英國。獨立後的希臘政府為了全面修復象徵古希臘燦爛文化的巴特農神殿,向英國追討被強奪的珍寶,但曠日持久的談判迄今未有成果。

從雅典新衛城博物館眺望巴特農神殿
[By Mike Norton, distributed under an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icense on Flickr.]

從雅典新衛城博物館眺望巴特農神殿
[By Mike Norton, distributed under an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icense on Flickr.]

巴特農神殿的命運映射著雅典這座文明古城的興衰存亡。如今,被破壞的神殿在一堆亂石臺階上巍然聳立,儘管只剩下空蕩蕩的殿堂和一排排的廊柱,昔日的恢弘氣度依然可見。而位於這古老衛城的下方,一棟現代建築風格的「新衛城博物館」已經啓用,展出部分仍留在雅典的神殿雕像,與山上的古建築群相互照映。新博物館採用混凝土框架與玻璃幕牆,由瑞士裔建築師屈米(Bernard Tschumi)和希臘本土建築師佛提阿廸斯(Michael Photiadis)共同設計。樓高三層,底層懸浮在考古遺址之上,而頂層神奇地被設計師旋轉了23度角,使其與山上的巴特農神殿平行,從而產生某種新與舊的連結,使參觀者彷彿置身於時空走廊,在古老與現代間徘徊。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徐頌雯、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數碼35台)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episode/45311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