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鏡》已在中國實現?社會信用系統無遠弗屆 律師入黑名單即無法買機票

2017/12/13 — 17:25

英國電視劇《黑鏡》有一集描繪了一個烏托邦世界:人們由一個統一的系統進行評分,這個評分將影響他們的社交、工作等可獲得的待遇。著名小說《1984》則想像出一個政府監控無處不在的世界,「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這兩個故事,可能不再只是想象—在中國,政府正在發展一套「社會信用系統」,透過評估每個人在金融、法律及輿論等方面的行為,給他們的「信用」評分。

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律師 Li Xiaolin 就體驗到這套信用系統的效力。2016年一次公幹中,他嘗試以中國身份證購買機票卻被系統拒絕。據系統顯示,他被列入了中國法院的黑名單。該律師在法院的網站上「不信任」名單裏找到自己的名字,原來是因為他2015年沒有完成法院的一個命令。他以為自己早已解決問題,但他最後無法購買機票。

Li 律師所遇到的困境,正是源於中國政府試圖建立的「社會信用系統」。根據國務院文件,早在2003年,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就明確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方向及目標。2006年發佈的「十一五」規劃就提出,以完善信貸、納稅、合同履約、產品質量的信用記錄為重點,加快建設社會信用體系。2012年,國務院確定由國家發改委和中國人民銀行共同牽頭,召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部際聯席會議。

廣告

2014年6月14日,國務院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2~2020年)》,明確提出目標:到2020年,關於信用的基礎性法律和標準體系要基本建立,以信用信息資源共享為基礎的覆蓋全社會的征信系統要基本建成,「讓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全面發揮作用」。

社會信用系統陸續在中國各地試行。據中國政府網,江蘇省睢寧縣自2010年開始推行大眾信用信息分值。大到違法亂紀,小到拖欠信用卡水電費,都會在該信用體系顯示出來。114萬市民每年根據各自的分數,被劃分為A、B、C、D四級信用等級,不同信用等級在社會生活中將受到不同待遇和限制,最高的A級可享受一些優待,D級則會處處受限。

廣告

據報道,該系統規定,個人信用信息基本分值為1000分,包括商業服務信用信息150,社會服務信息120分,社會管理信用信息530分,社會信用特別信息200分,此外還有其他加減分事項,例如受國家級表彰加100分,見義勇為加10分,不贍養老人減50分,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減30分。

報道指出,A級者在入學、就業、低收入保障、社會救助方面可獲優先照顧;而D級則會被否決政審類考察,或在執照、資格審核,政策性扶持、救助項目中,不被考慮。

應對經濟層面的需求,社會信用系統或可以解決某些信用評核方面的問題;然而在中國,這套系統被質疑會否成為政治工具。

復旦大學社會科學教授邵曉瑩評價睢寧縣這套信用信息分值,認為條款中的「圍堵衝擊黨政機關、企業、工地、纏訪、鬧訪」扣50分,「利用網絡、短信誣告他人」扣100分,這些規定給人一種暗示:上訪、告狀、網上舉報在睢寧都有很大「風險」。她表示,「信用體系在這裡成了一種工具,這無疑是不合適的。」

不僅在江蘇,2015年,中國人民銀行向8家私營企業發放牌照,允許開發社會信用評級系統,作為全國推廣試點,著名企業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就是試點項目之一。據BBC報道,芝麻信用由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控制的私人控股公司螞蟻金融服務推出,該企業主要依靠網絡數據進行信用評級,通過阿里巴巴公司的支付系統和像滴滴快的(中國出租車打車軟件)這樣的合作伙伴,系統上評估用戶的財務交易行為。

但芝麻信用卻不願向BBC透露其信用評估方法,只說計算方法「很複雜」。芝麻信用亦拒絕BBC採訪,稱如果跟外媒「過從甚密」,政府可能會拒絕給芝麻信用頒發永久的信用評估許可。芝麻信用同時發佈聲明,否認該公司在評估用戶社會信用時「監視」用戶的社交行為。

「芝麻信用記錄用戶的消費活動。但用戶在社交平台發佈的信息不影響他們的個人芝麻信用得分。」該公司發言人 Miranda Shek 解釋。

《西南新聞報》最近以「中國正在完善網絡監控」為題,關注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與數據監控措施。文章援引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的政治學者米莉(Mirjam Meissner)的觀點,指出全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計劃將不同的用戶訊息全面整合。

「通過IT技術來引導民眾的行為,中國將是第一個這麼做的國家。北京當局毫不避諱這一點,並且還公開要求利用現有數據實現這一目標。這一項目的受害者將會是那些行為舉止與中共的模範公民相異的人。」米莉認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