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鐵霸座男、「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與社會信用體系

2018/9/13 — 15:47

【文:一一】

喬治奧威爾的反集權小說《1984》中有一句著名的話 —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書中的主人公溫斯頓身處的大洋國,是一個集權國家。每個人的一言一行都會被電屏監控,每個人的家裡都會有一副老大哥的畫像,無論你走到家中的哪個位置,老大哥的眼睛都似乎在盯著你,畫像的下面會寫上一句標語 —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在談論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之前,我想先談談一件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件—高鐵霸座男。早前,《人民日報》的微博一個視頻刷了屏。視頻中,一個形容猥瑣的男子放著自己座位不坐,用極其無賴的姿態霸佔了一位女士的座位,不肯讓座。吃瓜群眾迅速人肉,原來這名男子是一位姓孫的博士。幾天後,鐵路部門對孫姓博士進行了處罰,罰款 200 元。這樣的處罰顯然不能平息眾怒,於是鐵路部門又出處罰措施,據國家公共信用資訊中心公示,高鐵霸座男將在一段時間限乘所有火車。

廣告

這個案例是中國媒體最喜歡的一類非常 perfect 的案例。首先,事件的主角,作為個體形象展示了他人性中惡劣的一面。然而,你似乎並沒有什麼辦法去應對他,對他打不得罵不得,只能從道德的層面上譴責他。而我們知道,對於這類無恥之徒,道德譴責是絲毫沒有作用的。這個時候,有這樣一個手段,像是古代行俠仗義的俠客一樣,可以為我們匡扶正義,自然人人拍手稱快。這個手段是什麼呢,就是社會信用體系。社會信用體系,似乎可以保障我們這些安分守己、遵守規矩的人,大概大家覺得還不錯,故事進行到這裡都還是完美的。

且慢,姑且不論高鐵佔座中吃瓜群眾對佔座男的人肉是否用力過猛。我們僅看看,相關部門對孫姓博士的處罰是否規範。所謂規範,自然要有法可依,執法必嚴。這裡,我們忽略在這個處罰的過程中,是否有按照法律的流程來進行處罰。我們單單看一下,對於孫姓博士的處罰是否有法可依。說實話,因為我本身遵紀守法,對於法律的頒佈等,並沒有十分關注。這也是我第一次聽說社會信用體系,關於這個體系是什麼時候開始建立的,我竟然一無所知。熟悉中國政策的人都知道,中國政策的頒佈有個特點,概括下來就是:專家建議-輿論反對-官方闢謠-微小修改-突然執行。但在我的印象裡,這個信用體系的建立,似乎都沒有經過這樣的流程。

廣告

不過,盡然這個信用體系已經是既定的事實,我們還是回到處罰是否有法可依這個事情。經過百度才知道,原來今年的 5 月 1 日起,兩類「特定嚴重失信人」將無法乘火車。所謂兩類,一類是指嚴重影響鐵路運行安全和生產安全的,孫姓博士顯然不符。另外一類是其他領域的嚴重違法失信行為。「其他」,是非常具有中國特色的法律詞彙。那所謂「其他」是哪些領域,這個範圍在哪裡,我們並不知道。此外,究竟什麼程度算嚴重違法失信行為,我們也不知道。而從視頻中也可以看出來,高鐵的乘務員,乘警等,在規勸孫姓的博士的過程中,也並沒有提及這樣的行為有可能會列入失信的範疇。可見,執法者同普通群眾一樣,甚至都不清楚失信的紅線在哪裡。高鐵佔座男本身是令人厭惡的,然而一個理性、文明的現代人,不能因為厭惡一個人,就怎麼處理他都可以。我們更多的應該思索,究竟對於孫博士的處理是否合理、規範?我們應該怎樣完善相關法律,讓社會成為一個更加文明的社會?

再回到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1984》中的無處不在的監控,顯然也是現代社會的縮影。我們這個時代早已經不會用電屏進行監控了,但現在的監控手段則更為高明。我們刷的信用卡,各種微信、支付寶的支付記錄,微信、QQ 等社交軟體的聊天記錄等,這些都是擺在 Big brother 眼前的。我們對於 Big brother 而言是完全透明的。甚至在美國那種相對民主的社會,也會爆出斯諾登事件,可見監控這件事情可能對於整個世界來講都是客觀存在的。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監控。大多數人又不做違法亂紀的事,監控與否又有什麼重要呢。

但,請注意,現在有了社會信用體系。而這個體系也必將和「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緊密的聯繫起來。可能大家還是說,我又不做壞事,有這個體系又將怎樣。可我們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信用體系,究竟紅線在哪裡,我們清楚嗎?比如,我們闖了紅燈,馬上就會被監控到,而這種創紅燈的行為算失信嗎?會扣誠信分嗎?又比如隨地吐痰呢?更可怕的是,如果我們對政策等在網上說了一些異見的話,或者參與了一些維權的活動,會被算做擾亂社會治安甚至顛覆,而算做嚴重失信嗎?而這個信用體系又會怎樣用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呢?比如,高鐵買票所需要的信用同買房所需要的信用,都用同一個信用體系進行評價?那似乎有些不合理。亦或是高鐵買票需要 60 分的信用,買房需要 90 分信用,這樣去評價?也似乎有些可笑。總之,這個所謂的信用體系,希望不要被濫用到社會治理上。

如果說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的年代,人們會自我審查,盡可能的規範自己的言行。然而,這樣的時代大多數人是不以為然的,畢竟大多數人是不夠格讓 Big brother 去理會你。到了「社會信用體系」的年代,人們則會更加小心,畢竟扣分多了有可能會影響到自己日常的生活。我們可以預見的是,「社會信用體系」的年代,這也將是人們更加不會、不敢去思考,不敢異見,只敢執行的年代。

 

(作者為上海居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