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中共將要面對的經濟危機

2017/10/22 — 17:27

中國鬼城

中國鬼城

【文: 王一一飛】

近日,中共十九大召開了。這個GDP第二、影響全球經濟的大國,在最近提出要消除過剩產能、習近平還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更要求發展創新科技、改善社會保障。這一切,就正正說明了中共己經意識到自己政權的存亡,全靠能不能克服接下來的經濟危機。能夠克服,中共極權將千秋萬世。不過,如果過不了這一關,中共政權將面臨亡黨威脅。

1. 中共過去如何成功生存?

廣告

不了解中共過去如何成功生存,就不了解經濟危機為中共帶來的威脅有多大!

有讀者一定會問,中共有甚麼值得我們學習? 中國環境污染嚴重、貪污嚴重、一黨專政無民主無人權、天天打壓異見人士、打壓少數族群和宗教、貧富懸殊農民工血汗工廠城鄉差距更是嚴重問題,有甚麼值得我們學? 沒有錯,中共有很多問題,令筆者以至全世界有識之士不滿,但中共卻利用一些方法生存下去。

廣告

就算中共政權問題多多。首先,中共極權高壓政策令不少人即使不滿都不敢走出來反抗,令反抗極權要求民主的人難以集結。中共在北京、新疆等地區城市加強閉路電視監控,中共對網絡的封鎖、對出版新聞學術機構的審查更是世界上最嚴密的地方之一,所有機構、公司都有黨機構和人員的監督,威脅中共的集體行動會受到維穩人員的監視和強力打壓。最近,中共還開展了中國夢意識形態、強調民族主義和習近平的個人威權,連幼稚園監獄葬禮都要歌頌習近平十九大看習近平演說。即使你回中國有吃喝玩樂發財自由,但談經論政卻只能私底下找可信的人。可見,中共極權監控是中共維持控制的手段之一。

就算大家都知道貪污、環境污染、無人權問題有多大,但中共政權製造經濟發展、中共控制下中國日益強大令民族主義者日益滿足現政權、中共控制下的社會穩定而沒有內戰暴力。因此,就算中國人都知道中國現在的問題,但他們害怕沒有共產黨後,中國會變成更差。都正因如此,提供經濟發展,令大家生活變得更好,令大家有相對穩定的生活,就成為政權認受性的來源。

2. 為何中共將會面對危機?

因此,中共的認受性全靠政權能否提供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改善、穩定社會。中國經濟一直發展下去沒有重大問題,人民吃得好住得好,就未必會走出來要求改變現政權的架構,中共政權將會千秋萬世統治下去。不過,假如政權在經濟發展後,出現經濟增長放緩、巨大收入不平等、政治經濟重大危機,中共政權就會面對巨大威脅。現在,中共政權所面對的問題(1) 金融體系不穩 (2) 產業轉型困境 (3) 內需和外需/出口不足與貧富差距日益增加 (4) 發展短視不可持續,將為中共帶來巨大挑戰。

(2.1) 金融體系不穩

中國過去的發展模式,是提升GDP。因此,中共政權致力去提升生產、消費。為此,一直以來中國地方、中央政府、企業不斷借錢,用錢建大量樓宇、基建、鐵路、機場,將大量存款拿去投資房地產等事業,以提升生產。

因此,中國政府GDP發展高速,短期而言造就亮麗的生產和消費成績,但長期而言卻問題多多。首先,GDP數據長期而言被外界指責高度不實,因為地方和中央政府一些官員會虛報數字,令自己成績亮麗升官發財。其次,生產強大,不代表全部經濟表現,因為GDP只看生產消費,不看負債率、償還債務能力、經濟生產利潤和虧損。中國生產了足夠至少34億人住的樓房和一堆無人住的城市,生產強大GDP就會高,但不代表生產了那麼多會有人住、有人用、有人買、有人租。中國在香港、東南亞、中亞建大量公路和高鐵,成本本身己經很大,但萬一沒有足夠載客量,就會面臨巨大業務虧損。如果是這樣,生產商和政府就會沒有租金、交通費所產生的利潤,維持鬼城、高鐵、基建、樓宇日常運作更是花費不少,令他們不但未能取得利潤,更面臨業務嚴重虧損。因此,中國政府的基建生產其實是嚴重產能過剩,令不少企業基建要國家長期補貼,成為國家財政負擔的無底洞。一旦國家無力或不打算支持下去,企業就會面臨裁員甚至倒閉風險。

中國股票市場都是高度不穩。中國有不少人投資房地產,令房屋價格不斷向上升,但實際上買房比率低、空置率高、建樓宇成本大回報少,令一個超級泡沫形成。因此,一旦有風吹草動,就有機會導致股市動盪。2017年九月開始,美元加息,其他地區的政府都會加息,歐美投資者借錢投資成本增加,會減少投資,令市場有機會波動。一旦中國政經局面稍有不穩,令投資者出售股票,就有機會導致恐慌性拋售股票,令股市和樓價大趺。一旦這件事發生,很多樓奴就有機會變成負資產,面臨經濟困境。很多投資者金錢、存款會大量虧損,經濟進入困境,公司有機會因虧損而倒閉。一旦大量投資者因為巨額虧損而導致債務違約,就有可能會令銀行倒閉,更多人的積蓄化為烏有。中國進面對巨大經濟危機。經濟不穩,就會產生不滿,帶來社會動盪。

(2.2) 產業轉型困境

除了股市不穩,中國能否產業升級都是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發展中國家能否上升到高收入、己發展國家,全靠產業升級,也就是自主研發,創造自己的產品,打入國際市場。這樣做就能夠令自己國家的公司和國民賺大錢。相反,如果不能自主研發產品,靠山寨、抄襲、劣質產品而令自己國家產品未能有巨大市場優勢,這個國家的人民就不能生產自己的產品,而只能血汗工廠幫人家的產品裝零件,只能出售低成本的原材料和勞動力,任由國際市場尋底遊戲壓價、剝削,永遠不能賺大錢,只能過貧窮生活和艱辛的工作環境來換取低廉薪金。因此,南韓、日本能夠產業升級,製造高素質的三星手機和日本電視,取得全球市場的信任。反而拉丁美州國家不能發展自己的工業和產品,就趺入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只能幫人工廠裝iphone零件,在農田種咖啡種超過10小時、受非人待遇,以換取少量報酬。

中國現在都面對這一個挑戰,能否過關仍是未知之數。中國現在能否生產和輸出高素質產品,自主研發?

中國現在正嘗試這樣做,透過進入自己市場的商機,要其他國家出售一些核心技術,都開始主動研發自己的電子產品。不過,另一方面,很多國家的企業當然會盡可能保護自己的核心技術,不會讓中國得到所有技術。

同時,中國產品自主研發需要創意和一堆高教育程度的人材,但中國能否在打壓人權、限制自由思考的同時鼓勵他們利用創意研發新和高素質的產品,仍是未知之數。

更重要的是,打入國際市場優質產品內,就需要有信譽、可信、高素質的保證。如果一個國家生產的火車會有裂痕或者重量超過人家軌道承受能力,如果一個國家生產的奶粉會讓你的kidney多了一些物體以致國民要湧到香港買可信的外國奶粉,他們還能打造可信的產品嗎? 如果不可信,有甚麼人會買?

當然,強國產品低素質但價格低廉,很多發展中國家會消費。不過,就算非洲國家,都未必頂得順完工後會倒塌的大橋。這樣下去,發展中國家接收你的產品後退貨不付錢,要求你再造一次,中國企業虧損恐怕一點也不少。如果不信你,就昂貴一點找日本、美國人造橋,中國長遠來說未必能發展下去。

這樣下去,中國企業很難發展下去,中國人就只能靠外資興建的血汗工廠出售低廉的勞動力取得少量報酬。當然,曼加拉、印度這類地方工人薪金更低,全球化尋底遊戲下會得益。南韓、美國素性將廠房搬到這些地區,將會令很多中國工人失業。有可能的是中國政府將中國工人的薪金再壓下去將工廠生產線重新吸回來,但這樣會令很多工人更貧困。長期貧窮、壓工資、艱辛的工作環境,恐怕會令社會有不少問題,長遠而言十分動盪。

(2.3) 內需和外需/出口不足與貧富差距日益增加

更嚴重的問題是,就算產品造了出來,都未必會有一個能夠消化產品的市場。

如上所講,中國為了提升GDP,不斷生產,因而導致嚴重產能過剩。製造很多製品,但沒有人買走他們,令中國損失慘重,要靠國家財政支持。而內需外需下降,將令這一點更為嚴重。

由於歐美這幾年受歐債危機、07-08金融風波影響,歐美國家對中國產品的需求下降,中國出口到這些國家的工業產品比以往下降。事實上,中國產品出口還面對貿易戰威脅。近年來,歐盟開始研究中國鋼鐵是否正在傾銷到歐洲市場,有機會對中國產品徵關稅。美國總統Donald Trump利用《301法案》,指中國產品侵害美國公司智識產權,有機會借機對中國產品徵關稅。可見,全球保護主義思想升溫,中國出口能否受保障,仍是未知之數。

出口發達國家問題多多,才令中國發展出一帶一路,希望中亞、非洲、東南亞國家消費中國產品。不過,這些貧窮國家能消化多少中國貨品和基建仍是未知之數。中國在這些地方建道路、高鐵、機場後,有沒有足夠人使用,都是未知之數。

出口風險多,能否提升內需? 內部需求大,就能夠消費自己國家產品。提升內需,前提是國民富有。國民富有,前提是教育程度高,令他們不用在血汗工廠工作,可以做醫生、律師、教師、產品研發,收入才能提高。中國城市有錢人也許可以,但農村人口、農民工不可能。因為農村人口、農民工很多收入支出不高,加上中國高中、大學未有免費教育,很多人根本不能有足夠智識去做一些高收入和專業工作,只能血汗工廠幫人砌iphone,被全球競爭尋底遊戲和機械人壓價,甚至失業。這群人繼續活在貧困、收入低的環境下,怎麼可能提升內需,讓他們消費自己國家產品? 另一個前提是建立福行國家扶貧,派發一定數量福利金,讓全國人民有能力消費自己的產品。可是,只要看過《完美的獨裁》(The Perfect Dictatorship)第四章的人,就知道中國稅制是累退、肥上瘦下和剝削窮人金錢的落後稅制(接受公共服務上貪污、打關係恐怕都會剝削不少金錢),派給全國人民的福利金不能有效執行(例如貪官挪用公款,地方政府執行不力,農民工被排除在外),都未能有大量金錢有效扶貧。中國政府也許可以向富人徵稅,可是,這樣做會令投資者撤資、會令中共黨內己經發財的官商特權階級不滿,導致內部分裂。這種情況下,內需怎能提升? 沒有內需,怎能消費自己國家產品?

如果中國製造根本不能改善國家經濟狀況,國企私企損失慘重,令國家財政負擔日增,隨時面對破產和倒閉風險。而中國人繼續貧窮下去,將會是另一個社會動盪的根源。

(2.4) 發展短視不可持續

最後,除了貨品有沒有人買,除了生產過剩,除了貧富懸殊,除了金融體系結構性問題,中國發展模式短視而不可持續都是重要的一點。

中國嚴重環境污染問題己經令中國經濟增長和民生福祉接受大量代價。明報2017年10月21日A19版中提到一個科學研究顯示2015年全球因污染而死的人有至少900萬,當中有至少180萬死者來自中國。中國霧霾、空氣污染過渡嚴重,導致嚴重的癌症、呼吸道疾病、心血管疾病。血汗工廠廢料處理不當污染山河,令癌症村不斷出現。根據Wall Street Journal12/9/2017年的一篇文章 ‘Living in China Takes 3½ Years Off Your Life’,芝加哥大學的研究顥示空氣污染令中國人平均短命了3年,北京一帶甚至短了6-7年命。如果污染持續,中國人將愈來愈容易生病、得癌症、呼吸道疾病、心血管疾病,大大提升家庭經濟負擔、中國政府福利負擔、醫療體系的負擔。中國貧富懸殊、經濟問題將日益嚴重。

過渡開發、開墾,會令一些地方資源缺乏、土壤營養大降,導致沙漠化和不利農業發展。河水被污染、過渡使用甚至斷流,將令農業和食水提供日益艱難,不利中國的食品和水資源自主供給。中國未來經濟負擔、社會問題將加重。

1978年到2010年代的一孩政策矯枉過正,令出生率大量下降。即使近年放寬容許一些家庭生2個孩子,很多人不想接受生兒育女負擔,都令生育率都難以改善。長遠而言,將導致嚴重人口老化,加重社會養老負擔、社會勞動力下降不利中國發展。

3. 中國政府能否克服?

中國政府要克服以上這一切,就需要大型社會工程。鼓勵適量生育、停止污染環境和進行環境修復是需要的。克制過熱樓市和增加償債能力都是重要的。鼓勵創新研究自主研發以製造具競爭力的產品,當然這一點就需要大力研發、需要改善貪污、透明度和監督機制以提升產品素質。停止肥上瘦下,對中共高官富豪進行財富再分配,改善福利制度,收窄貧富差距、確保社會穩定、同時提升內需消費自己國家產品都是需要的。加強國企私企競爭能力,以及增加利潤都是重點。當然,這樣的大工程中共有沒有決心、有沒有能力,就是另一回事。假如中共能克服,那將是一個奇蹟,中共將會統治多一段很長的時間,甚至永恆不滅。不過,一旦中共不能克服,導致企業倒閉、股民損失慘重、國家財政崩潰、貧富懸殊嚴重,中共還能維持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所帶來的正當性嗎? 還能有人民的支持嗎? 當中共自己經濟都面對如此大的問題時,還能有財力維持巨大的維穩機器嗎? 一旦不行,讀者用一點想像力,都知道之後會發生甚麼事。

當然,如果中國政府過不了這一關,香港和全世界經濟都會受拖累。香港樓市泡沫靠中國大陸投資者投資,一旦中國經濟危機出現,會否影響香港樓市? 一旦香港樓市股市暴跌,雖然香港樓價大跌應該會解決了房屋問題,但香港恐怕還會出現一大堆負資產、損失慘重的股市暴跌苦主。中國大陸經濟大蕭條,跑來香港的豪客少了,即使有豪客都不會花那麼多。也許本土派討厭的藥房和水貨客會消失,但百業蕭條、旅遊飲食表現差,就會失業和經濟差,香港就會像97金融風波時一樣。民怨四起,「大和解論」恐怕會掃進歷史的垃圾缸。

當然,世界各國都會受一定程度影響。假如中國社會動盪,最多就把生產線轉去曼加拉、印度、東南亞、非洲,反正那裡薪金便宜,外國產品製造過程的影響較少。可是,出口貨品方面就會有很大影響了。大家想想,美國的荷里活片、德國的名車,都需要依賴中國豪客的需要。如果歐美各國印度等新市場取代,就有機會影響歐美國家企業的利潤了。

也許,馬克思所講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將會再一次發生了。如果全球各國不能急速以政治經濟改革克服,很可能會令社會動盪、政局不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