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霸到便唔霸住」的霸權主義

2018/6/2 — 22:37

習近平 l UN Geneva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習近平 l UN Geneva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有得霸一定霸,未霸到就聲稱不會霸,但到有能力霸就一定會霸埋。這些事例在漢人的歷史上還少見嗎?戰國時代已經講的所謂「遠交近攻」、「合縱連橫」,說穿了還不都是這樣的把戲!由「春秋五霸」到秦始皇統一天下,再到漢人及中土政權二千年歷史的「家天下」及「統一天下」的思想,都是以某種形式的霸權主義來貫穿的。由賓服四夷及朝貢體系表想出來的,本質上就是看誰是霸主,其他人就要俯首稱臣,輕則「年年進貢,歲歲來朝」,重則施以軍威,納入版圖。

人人都有動機去美化自己的惡行,作為國家及政權,更是有需要為自己的霸權行為賦予道德包裝,所謂「自古以來」,所謂「順應人民意願」,甚至所謂「扭轉歷史屈辱」,所謂「民族復興」,到了今天,其實都只變成了這一種政權行為的道德外衣而矣!

1949年中共立國之初,中共不也表示不會進軍西藏,後來如何?今天如何?當年鄧水平如何向日本首相談釣魚台?作了甚麼保證?今天呢?(當然,我也同意釣魚台是屬於中國的)。

廣告

九七前後對香港政策所作的轉變,及對過往種種諾言是如何解說?究竟說明了什麼問題?霸權思想、霸主意識、有權便大晒、有得霸便霸到盡。由內至外,由對國內人民至對港人,由少數民族地區至週邊小國,由南海到澳紐,這一個模式不已經是一再複製嗎?就憑一句所謂「永不稱霸」,其實可以保證到什麼?與更實際可見的政治行為有什麼關係?

南海呢?一方面講共同開發,擱置爭議,另一面卻進軍黃岩島,驅逐菲律賓海防,趕走在附近一帶世代謀生的原住民,還要建人工島,設軍事設施。無他,今時能力可及,以前說不會霸的也有能力霸了,也就去霸了。以前保證過的種種,一句「自古以來」便可以當沒講過。

廣告

大家試試從越南菲律賓這些國家的角度想想,中共今天所堅持那個所謂「九段線」,根本遠離中國海岸及大陸架,去到越南及其他國家的海岸邊,憑什麼說是南海是中國的,而不是那些國家及人民的?有中共喉舌學者說「中國人在舊石器時代已經經營南海」,只要憑常識想一想,便知道這說法有多荒謬。舊石器時代是幾多年前了?中國作為小農經濟社會,幾時開始有遠海航行的能力?舊石器時代就已經有中國人嗎?那些早就在那裡一帶營生的百越人(越南及中南半島一帶族群的祖先)、菲律賓及太平洋島國的原住民又如何?好笑的是這些口號還可以有一些所謂學者也在呼應,不反省地接受。

東盟國家對中國的戒心近年就更清楚了。最近,就連馬來西亞及斯里蘭卡這些國家也把其對中共的霸權態度表明了憂慮及不滿。其實,只要留心一下各種言論,便不會覺得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如果不是有柬埔寨這個要靠中國在背後撐腰的政權次次都投反對票,東南亞國家聯盟早就發出了對中共強硬的聯合聲明。柬埔寨那個洪森,如何由一個赤柬的小將領,變成柬埔寨的領導人,幾十年來一直把大量國際援助的金錢變成自己的財富,以暗殺政敵這些手段來維持其統治,又得到誰的背後支持,這個不在這裏多說了,大家自己查查便知。至於中共既支持施漢諾,又支持赤柬,又支持洪森,背後有什麼盤算,又反映了什麼政治道德,這點也無需在此多費筆墨了。

為什麼越南的歷史教科書及官方歷史,不斷強調中國人在歷史上侵略了越南十七次?就連與中共有特殊友誼的那個北韓,據說他們的教科書從來沒有出現過「中國人民志願軍」及中共常常掛在口邊的「抗美援朝」這些字眼。他們只強調在其偉人聖人金日成的英明領導下擊退了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侵略(共產黨邏輯:當然不會說韓戰是因為北韓突然起兵侵入南韓而引起的,所謂「中共抗美援朝」,前題是「美國佬抗朝援韓」)。據說那個紀念「中朝友誼」及「抗美援朝」的記念館,也只是用來招呼中國來訪的官員,從來不對國內人民開放。而且,今天南北韓的歷史教材,都一致批判千多年來對漢人的那一種「事大主義」,對於漢人或中國中土政權歷史到今的霸權野心,其實是充滿戒心的。

一個政府是不是行霸權,不是只有你自己如何說,還應該看歷史,更要看實際的政治行為,也要看周邊的國家如何看待及反應的。

都明白現實政治有很多言不由衷,現實利益、戰略考量、資源爭逐、及其他不足外道的自私與卑劣的考慮在背後。但作為有一個普通人及尋常百姓,在這個現代社會也應該致力擺脫政權對個人心性的制約,衝破權力層對我們在認知與判斷上的導引與桎梏,爭取最大程度做一個心性獨立的人。而且,真的越來越覺得,我們都不應該被甚麼「民族主義」這一類卡壓人心的政治口號,或那些大人物掛在口邊的什麼「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等等,成為我們智性上的枷鎖。隨着資訊流通的更自由,今天應該更有條件這樣做。偏偏有很多人可能基於現實利益的考慮,而放棄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獨立的人。也有不少人選擇用最懶惰的方法,來回應現在這個紛亂多元的社會。

作為一個普通正正常常的人,或一個學者,如果只懂得跟著政權的指揮棒起舞,不去思考,不去求證,只喊着這個政權教你喊的、用來蠱惑人心的那些口號,但願這只是水平的問題,而不是個人的選擇及道德取捨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