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憑什麼對「娘炮」開炮

2018/9/10 — 20:33

央視節目《開學第一課》截圖

央視節目《開學第一課》截圖

【文:一一】

最近幾天,央視的一檔節目《開學第一課》引發了熱議。議論的內容並非這檔節目是否應該強制學生觀看,而是這檔節目中因為用了長相陰柔的男明星而引發了大家對娘炮的炮轟。幾篇抨擊娘炮的文章在朋友圈中刷了屏,比如「娘炮誤國」,「把這些娘炮們當成四害除了吧」……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作者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雖然諸如鹿晗、吳亦凡等長相陰柔的小鮮肉也不符合我的審美,但看到這樣的標題,這樣的文章,還是心裡很不舒服。

在你罵別人娘炮時,其實還是從外表上進行攻擊。這個人作品如何,人品如何,是否是個有擔當的人,是否是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人?這些你都一無所知。我們再來看看娘炮的反義詞 — 陽剛。究竟什麼是陽剛?難道像吳京的那種戰狼形象,就一定是陽剛嗎?陽剛難道僅僅就是外貌上的定義嗎?在我看來,評價一個人是否陽剛,更多的要看一些內在的東西,要看他的行為。比如,在他人遭遇不公時,能否仗義執言。在路遇不平時,是否能夠拔刀相助。一個人在心智上、行為上的陽剛,才是真正的陽剛,而不應該是粗淺的練幾塊腹肌就是陽剛。

廣告

如果說僅僅是對娘炮外觀的不認同,這沒什麼。但上升到除掉娘炮這種語言暴力的層次,就令人擔憂了。拿《把這些娘炮們當成四害除了吧》舉例,雖然作者開篇就表明態度說尊重多元審美,但文中卻說你們這些娘炮只要不妨害別人,別出來污染別人的眼球就可以。這是真正地尊重多元審美嗎?尊重多元審美難道不應該是即使你不符合我的審美,我也尊重你表達自我的權利嗎?除掉娘炮,與其說是不尊重多元審美,更多的其實反映了中國人幾千年以來對異見的不能容忍以及對剷除異己的熱衷。這兩者也滲透在了社會的方方面面。

比如,前段時間廣電總局規定藝人上節目不能露出紋身,不能染髮。喜不喜歡娘炮、紋身、染髮等,歸根到底是藝人個人的審美喜好,也是觀眾個人的審美喜好,應該由市場決定他們能否生存,而不應該用行政手段。人們不喜歡這種明星,自然就不會去消費他們,自然就沒有市場。

廣告

用行政手段去強制執行,這就是專制,這就是對「人」這個個體的不尊重。你紋身、染髮,不符合我的審美,我有權力,那我就用我的權力讓你別晃悠在我眼前,除非你改。你娘炮,你不符合我的審美,但我沒權力,那我就用我的語言暴力攻擊你。這種事情,和政府剷除立場不同的異己,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分別。可想而知,那些要把娘炮當四害除了的人,一旦手中有了權力,對於異見者的打擊是絲毫不會手軟的,因為他們不懂得包容不同的事物、思想。正如胡適在《容忍與自由》中表述的,容忍是比自由更重要的事情。只有容忍不同思想的存在,才能使人人都敢於充分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思想。我們從小到大都被教育什麼是對的,被教育要做大多數,不能做異類,但卻從來沒有被教育要學會包容,學會接納。一個可以包容不同個體的社會,一個可以傾聽不同聲音的社會,這才是文明的、進步的社會。包容,這才是中國人自上而下需要學習的開學第一課。

有人可能會說那電視上蹦躂的都是些娘炮,我的孩子也跟著這樣學怎麼辦?首先,還是要說,審美只是個人喜好,並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沒有必要站在鄙視鏈的頂端去鄙視打扮陰柔的男性。即使你家孩子熱衷於陰柔的打扮,這也並不代表他比「戰狼」類的打扮低下。其次,明星也並沒有承擔教育小朋友的責任。如何讓每個小朋友有自己獨立的思考,思考究竟什麼是自己喜歡的、自己想要的、什麼是對的、什麼是美的,而不是隨波逐流,這是每個家長的不可推卸的責任,也是學校應該承擔的責任。就像在古惑仔電影盛行的那幾年,也不都是所有人都做古惑仔,就像周傑倫如日中天的那幾年,也並沒有什麼人學他講話口齒不清。這是因為,大家會對是非美醜有自己的判斷。

說到娘炮誤國,則更加滑天下之大稽了,簡直就是男版的「紅顏禍水」論。要知道,中國的古人再怎麼陽剛,中國也沒有一個朝代由幾千年前流傳至今。所以說,誤國的並非是娘炮,而是制度、政策。

所以,停止對娘炮的炮轟吧。開學第一課,娘炮並不是問題的關鍵。如何學會尊重、包容、獨立思考,這才是我們需要學習的開學第一課。

 

(作者為上海居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