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恩之行(一) — 709三週年探望李昱函律師

2018/7/6 — 19:12

這些天,我們的心情跌宕起伏。三週年了,我們這些家屬是在無數朋友的幫助下才度過這些煎熬的日子。可是,想起那些幫助過我們的人,有些還在坐牢,有些被吊銷律師證,我們依然很難過。

李昱函大姐就是幫助過我們卻被關押在牢房中的一位。

我們決定去探望她 。

廣告

2018年7月2日早上八點,我們三位709家屬坐火車去瀋陽。下午兩點多,我們來到了瀋陽第一看守所。

家屬接待大廳比去年冬天來的時候系統升了級,存錢存物都可以取號等待了。

廣告

文足去窗口存錢的時候,接待人員說6月22號剛存過,一個月只能存一次。文足立即說:那是六月份的,我要存七月份的。接待人員愣了一下,問:你是她什麼人?文足回复他說:我是她親人。接待人員又說:賬上還有兩千多,你確定要存?文足說:我從北京大老遠的跑來,當然要存。接待人員看了一眼文足,又看了看電腦,說:你最多能存六百二十塊。

他把我們後來遞進去的兩張身份證推出來,說:只能寫一個人的名字。我們存完錢,又去存衣物。也是只能寫一個人的名字。我們看著工作人員把衣服一件件檢查完,團成一團塞進一個袋子裡,心疼的不行。那可是我們在優衣庫給李大姐精心挑選的幾件夏衣,款式還頗時尚,因為李昱函大姐愛美、注重儀表。我忍不住說了出來:疊一下吧。工作人員是個男輔警,好像能理解我的心情。他專門對著話筒,隔著玻璃牆跟我解釋了一下:我就是疊整齊送進去,裡面還要再檢查一道,還是會弄亂。我也感謝小伙子的認真解釋,忍不住又問了一句:裡面的人收到這衣服需要幾天?小伙子安慰似的回復了一句:一天就能收到。

我們想起2016年6月6日,李昱函大姐在我們這些家屬和四位辯護人被抓到天津(派出所名字)派出所時,星夜趕到天津聲援我們。她跟其他幾位律師在派出所大廳守了一夜。文足記得那晚,迷迷糊糊中聽到一個女子聲音,隔著牆傳過來。越聽越清楚,後來聽出來是李大姐的聲音。文足後來說,她被國保嚇唬,說要拘留她。她本來心有擔憂,可是當聽到李昱函大姐聲音的那一刻,她的心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我們看著層層進進的瀋陽第一看守所的院落,我們的聲音無法傳遞進去。我們的「探望」隔著高牆,只能有存錢存物單傳進去。但是,我們想像著,李大姐看到單子上我們的簽名時心裡的安慰。我們心裡期盼著,李大姐能沒有障礙的看到存錢存物單子上的簽名。


李文足
劉二敏
王峭嶺

2018年7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