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惡吏和酷刑是中共專政的管治特色

2018/5/19 — 16:36

原圖:維基百科

原圖:維基百科

一般而言,各國執法部門人員的職責在於維護法紀和地方安全,必須保持和兼顧執法時的紀律性、效率性和專業性。 可是,在極權國度裡,所謂維持政治穩定,保障國家安全,和防範敵對勢力顛覆破壞等政治原則高於一切,成為執法部門人員的最正確和最嚴峻指令,必須不惜代價,不管用任何手段,以確保「政治正確」的絕對安全。 因此,執法人員的強悍、粗暴,以至殘忍手段,已視作等閒慣常的行事方式!

筆者認為這都是病態政治影響而產生的病態現象,在當前中共威權政府強勢主導下,這些年來香港人早已從傳媒報道中耳聞目睹內地執法人員的凶殘暴戾手法,尤其是面對弱勢民眾、維權人士、政治異見分子和擁有第四權力的傳媒工作者! 最近傳媒廣泛報道有關商台和Now電視記者在內地採訪時被粗暴對待的事件,只不過是中共打壓公民權力、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冰山一角而已!

中共威權政府與封建王朝無異,畜養的執法人員都是貨真價實的宮廷惡吏,而且名目甚多,包括屬官方編制的國保(國內安全保衛)、公安(公安機關/部門)、武警(中國人民武裝警察)、民警(人民警察)、城管(城市管理執法)和網警(網絡警察),以及非正規系統的居委會(居民委員會)、街坊組長、胡同大媽、網絡五毛,以至黑社會流氓。 當局動用如此廣大規模的人力資源,耗費龐大的維穩費和搭配現代先進科技設備,編織成天羅地網,覆蓋全國大地,監控著人民的言論和行為,不少人早已指出政治小說《1984》的預言已陸續在中國大陸全面落實了。 這些惡吏嘍囉都是極權國家機器的萬千顆大大小小螺絲釘,以鞏固其專政管治的有效運作!

廣告

惡吏的執法與酷刑的施行又是難分難解的雙生兒,因為執行不義之法往往名不正言不順,無計可施便只能依賴刑求,而施刑必然無所不用其極的愈演愈烈,凶狠冷血是當然出路,惡毒殘酷終歸成了唯一的結局。  惡吏施行酷刑見怪不怪,習以為常,歷史上的封建王朝如此,當前的中共紅色王朝也是如此,不同的恐怕只是惡吏穿著的舊服新裝有別,酷刑方式的古今花樣卻是變化多端!

鐵漢李旺陽是被中共威權政府折磨得最終「被自殺」的典型例子。 「……特製手銬比手腕小,銬不進去便用鉗子使勁夾,等於用鉗子在夾骨頭……」,李旺陽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時曾經如此說。 他先後兩次入獄累計長達22年,期間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逼迫致殘,左眼失明,雙耳失聰,患上嚴重心臟病和甲狀腺亢進症……李旺陽其後在家居被發現伏屍窗邊,頸纏白繩,手搭在窗上而雙腳地,如此疑點重重的「被自殺」冤案一直未昭雪。(註一)

廣告

須知「酷刑」包括「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註二)。 劉曉波和劉霞夫婦受到的種種逼害致令身心神志被摧殘,令人髮指,劉曉波在獄中得不到適當醫療照顧而最後罹患重病離世,死後更無墓可葬無碑可立;劉霞更是經年累月被拘禁監控,與外界完全隔離,陷於精神崩潰邊緣,與肉體感受的慘痛酷刑無異; 維權律師李和平被公安帶走兩年來毫無音訊,在監獄中長期遭到酷刑殘害,「被扣上連接著的手銬及腳鐐無法直立,被強行灌藥,疲勞審訊,強制站立15小時不能移動,獲釋後判若兩人」(註三)。 這些被惡吏以酷刑逼害的實例個案太多太悲慘,筆者引述時深感傷痛,不忍卒睹。 可惡而更諷刺的是:中共早於1986年已是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締約國!

封建年代的惡吏是為皇帝獻身的奴才,當前中共威權政府執法部門人員是為共產黨買命的走狗,都是一丘之貉,同樣按主子指示操刀執行酷刑,欺凌百姓人民,分別只是手上的血污稍為乾淨一點還是骯髒不堪!

--------------

註一: 參閱《維基百科》資料

註二: 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公約》全名是《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

註三: 參閱《立場新聞》和《香港01》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