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藥之士

2019/6/11 — 15:23

近期印度修改專利法例,禁止藥廠仿製新藥,病人要轉到孟加拉買藥。

近期印度修改專利法例,禁止藥廠仿製新藥,病人要轉到孟加拉買藥。

【文:吳宛盈;相片:Mediacorp】

2018年,內地電影《我不是藥神》以近31億元人民幣票房,打入中國電影票房榜第七位。電影取材自陸勇的「賣假藥」經歷,他在2002年確診白血病,相信是內地首位服用平價的印度仿製藥的人,當時內地人對印度仿製藥毫不了解,他康復後無償協助數以千計病人,網購印度仿製藥,減低醫療開支。由於仿製藥在內地未經註冊,2013年,陸勇因販賣假藥被捕,被拘留135日後獲釋,案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王季剛為朋友從印度帶藥回內地,過關時膽戰心驚,擔心被查出惹官非。

王季剛為朋友從印度帶藥回內地,過關時膽戰心驚,擔心被查出惹官非。

廣告

印度是全球最大仿製藥產地之一,源起於六十年代,一種傳染性極高的疾病在印度傳播,但病人無法負擔昂貴藥物,印度政府為協助病人,興建工廠購買原料,仿照已申請專利的正版西藥配方,自行出產售價便宜的仿製藥,漸漸令印度成為仿製藥大國。同樣對平價藥物有龐大需求的中國,並無仿效印度,自2001年加入世貿後,更需致力保護知識產權,令國內病人難以購買平價仿製藥,印度市場仿製藥對他們極具吸引力。

廣告

在內地未經註冊的藥品,一律被視為假藥,走私假藥可被判罰款和監禁。

在內地未經註冊的藥品,一律被視為假藥,走私假藥可被判罰款和監禁。

在內地醫院,每天有近萬人確診癌症,病人死亡率較全球平均高17%。治療癌症的正版藥,每劑動輒數萬元,即使病人買了醫療保險,賠償金額並不足以應付藥費。病人逼於無奈購買黑市藥物,卻又擔心誤購假藥,影響治療成效。楊晨眼見病人需求龐大,經營公司安排內地病人親赴印度求醫,提供住宿交通安排、陪診買藥、翻譯等服務。除了賺錢,楊晨亦希望利用醫學知識支援病人。

有內地癌症病人無法負擔昂貴正價藥,只能在黑市購買仿製藥。

有內地癌症病人無法負擔昂貴正價藥,只能在黑市購買仿製藥。

有病人傾盡家財治病,坦言若非服用平價仿製藥,早已病死。

有病人傾盡家財治病,坦言若非服用平價仿製藥,早已病死。

親赴印度治病較為安全,但病情嚴重或經濟能力差的病人,只能依靠網購或親友協助運藥。2010年,高飛為患癌的父親購買仿製藥,更將此變成生意賺錢,終被捕監禁,失去工作及黨籍。出獄後因債台高築,他決定移居印度,以網購郵寄方式繼續販賣仿製藥。他坦言要順利寄出藥物,每年要以約300萬人民幣賄賂印度海關官員。網購中間人要賺錢,無力支付差價就要靠親友運藥,劉超及王季剛都受親友所託,冒險運藥回內地,劉超曾因此被捕留案底,現時步步為營,生怕再被捕要受牢獄之苦。

內地對印度仿製藥需求殷切,以內地病人為主要顧客群的印度藥房越開越多。

內地對印度仿製藥需求殷切,以內地病人為主要顧客群的印度藥房越開越多。

珩珩購買原材料,根據藥廠公開的製藥程式,為父親親製治癌藥。

珩珩購買原材料,根據藥廠公開的製藥程式,為父親親製治癌藥。

若想要最新、仿製藥廠仍未生產的藥,有病人家屬甚至冒險自行製藥。當藥物申請專利後,藥廠必須公開製藥程式,除複製藥製造商會外,公眾亦能知悉。父親患癌的珩珩決定購買原材料,自行製成治癌藥,她擔心過程出錯影響藥效,反覆以麵粉練習才敢動手,她坦言壓力大、風險高,但卻是救活父親的唯一選擇。

橫街窄巷之間,隱藏了印度德里最大型的藥品批發市場。

橫街窄巷之間,隱藏了印度德里最大型的藥品批發市場。

有病者家屬認為,中國醫護資源稀少,醫生數目及時間有限,無法為病人度身訂造治療方案,只能按指引及官方規定做事,令病人被逼以各種方法活命。有內地官員指,中國藥物市場正在轉變,製藥公司正進行藥物研發,政府亦積極改革醫療系統。希望在不久將來,內地病人能輕易買到高質素的藥物,毋須鋌而走險買黑市藥,或千辛萬苦到印度求醫。

王季剛成功運藥,回家後立即送藥到朋友家,患病的伯母十分感激。

王季剛成功運藥,回家後立即送藥到朋友家,患病的伯母十分感激。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6月12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