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歸改革開放 化解中美衝突

2018/10/24 — 19:42

鄧小平於 1979 年出訪美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鄧小平於 1979 年出訪美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人們萬萬想不到的是,在這重要歷史時刻,作為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竟然正式進入全面冷戰狀態!而究其原因,正如美國副總統彭斯 10 月 4 號一篇意義堪比 72 年前邱吉爾「鐵幕演說」的對華政策重要講話中所言,恰恰在於「北京仍然口頭上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

要弄清這一點,我們不妨以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對照一下當今中國社會現實:

政治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果斷終止「階級鬥爭為綱」,轉變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搞「姓社姓資」爭論;停止政治運動;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將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入憲;等等。當今現實卻是高調批判普世價值、批評憲政民主;鼓吹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世界革命、消滅私有制」為內核的「馬克思是對的」;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在修憲時被廢除……

廣告

思想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破除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摒棄「兩個凡是」,主張「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要千方百計讓全國老百姓的腦袋來代替總書記、總理的腦袋」,倡導思想解放,實事求是;而當今現實是有人大搞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宣揚與「兩個凡是」一脈相承的「定於一尊,一錘定音」,散佈與「無限忠誠」異曲同工的「忠誠不絕對等於絕對不忠誠」……

經濟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改變僵化不靈的計劃經濟,實行生機蓬勃的市場經濟;經濟成分則由「純之又純」的單一公有制轉變為容納公有制、私營企業、股份制、中外合資企業、外資企業等多種經濟成份,從而極大地解放了生產力,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等等。而當今現實卻是「國進民退」,叫囂「消滅私有制」、「私營經濟退場論」、「黨領導私營企業職工共管共享論」;在「混合經營」旗號下吃掉私營企業;大張旗鼓在股份制公司乃至私營企業、外資企業成立黨委,甚至明目張膽向非公有制經濟組織派出「工會幹部」(黨代表)掛職「第一主席」,充當私營企業「太上皇」,為第二次「公私合營」、「鬥地主,分田地」舖路,從而令中國成為典型的「非市場經濟國家」,背離加入世貿(WTO)初衷……

廣告

法律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糾正「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狀況,逐步完善法制,向法治國家方向發展;而當今現實卻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跳出來批評「司法獨立」,以「維穩」壓「維權」成為慣用治理手段,在「穩定壓倒一切」旗號下犧牲法律的程序公義乃至目標公義……

在對外關係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放棄輸出革命,倡導和平共處,不再以意識形態劃綫;閉關鎖國改變為全方位開放;乘「全球經濟一體化」東風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代替「自力更生」;而當今現實卻是文宣系統除了高調批評普世價值之外,大肆鼓吹「厲害了,我的國!」「中國已在經濟上、科技上、綜合國力上超越美國!」「中國已走進世界舞台中央」,「為治理全球提供中國方案、中國智慧!」「美國嚇尿了!歐盟嚇哭了!日本嚇暈了!」……甚至乎「黨媒」肆無忌憚在美國報紙刊登攻擊特朗普總統的廣告;並違反「外交無小事」原則在未經核對事實情況下接連向瑞典、英國作輕率「抗議」,四面樹敵……

由此可見,美國副總統批評北京「改革開放」已名存實亡,決不是所謂的「捕風捉影,混淆是非,無中生有」,而是億萬中國民眾尤其是萬千私營企業家、退伍軍人、P2P 金融難民、下崗職工、被強拆遷居民、被驅逐的低端人口、被搶棺材的老人、被封鎖的網民、被非法關押的維權律師的真實感受! 

1978 年底中美建交公報發表後三十餘年兩國關係之所以大致保持良好勢頭,主要是基於中國改革開放政策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堅持了上述政治上、思想上、經濟上、法律上和對外關係上正確方向;故此,美國政府曾經「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 21 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幫助「在過去 25 年重建了中國」。但近年來中國文宣系統越來越「左」,打著「改革開放」旗號閹割改革開放靈魂,政治上、思想上、經濟上、法律上和對外關係逆改革開放歷史潮流而動,大開歷史倒車,令美國及外部世界警覺中共企圖將其「一黨專政」的「中國模式」、反普世價值的意識型態作為「治理全球」的藍本。美國擔心,「歷史已經證明,那些壓迫本國人民的國家很少就此住手。北京還試圖將其勢力擴展到全世界各地。」「中共正大規模地化犁為劍」。

顯而易見,中美衝突並非緣於貿易不平衡,實質上是兩種政治體制、兩種終極價值觀的對立!

就在 10 月 4 日美國副總統彭斯震撼世界的對華政策演講發表前夕,網絡上傳出一份同樣石破天驚的《鄧小平政治遺囑》,經中共著名黨史專家辛子陵「反覆研讀鑑定,這個文件是真的,不是偽造。」令人驚駭的是,26 年前的鄧小平這份政治遺囑,竟然有先見之明,為成功化解今天劍拔弩張的中美衝突提供了「錦囊妙計」:

鄧小平在 1992 年 8 月 28 日的「政治交代」中坦率地指出:「首先,我對我們國家的政體現狀並不滿意。」「共和國最本質、最核心的東西是什麼呢?應該是民主與法制,而我們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其實解決的辦法是存在的,這就是向美國的憲法學習。美國成為超一流強國,靠的就是這個東西。中國要成為一流國家也得靠這個東西。向美國學習,應該理直氣壯。」鄧小平強調「中國對外關係中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指出「中國的發展和統一都繞不開美國,世界和平與發展也離不開美國。」「為了穩定和發展,我們只能韜光養晦,絕不冒頭」。「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把中國真正建成權力來源於人民,法制公平的憲政國家。」「只有這樣,才能說長治久安。」

至此,任何闡述都顯得多餘,成為畫蛇添足!答案已不言而喻:遵照鄧小平政治遺囑,回歸改革開放,是化解中美衝突,堅持強國之路的不二法門!而習近平若能以極大政治勇氣和崇高使命感執行鄧小平政治遺囑,肯定成為中國當今華盛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