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内涵段子」被指低俗遭封殺 北京近千汽車圍廣電總局響號抗議 高瑜:「段友」是行動者

2018/4/13 — 14:40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極受中國網民歡迎的娛樂搞笑應用程式「内涵段子」,被國家廣電總局以「低俗」和「導向不正」之名下令永久關閉,結果引爆自稱為「段友」的用戶自發抗議,近千部車開車到北京廣電總局門前,「響安」抗議「内涵段子」被封殺。有網民認為,「内涵段子」被封殺是由於凝聚了具向心力的社群,觸動政府神經,又指年輕的「段友們」以行動捍衛言論自由,難能可貴。內地著名記者高瑜發推文聲援,指汽車鳴笛聲「響徹北京上空」,又讚「段友們」都是有仁愛之心的行動者。

國家廣電總局周三(11日)下午發布公告,指「内涵段子」應用程式「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题」,周二被勒令永久關停,而在前一天,該公司另一廣受歡迎的熱門新聞應用程式「今日頭條」在未有交代原因之下,被有關部門從網上商店下架。《新華網》報道,國家廣電總局責令公司,要全面清理類似聽視節目產品。

《蘋果日報》早前報道,網上流傳北京有數以百計的「内涵段子」的用戶(自稱為「段友」)自發號召,周二(10日)晚上開車到廣電總局門前響號抗議,更有不少街上車輛亦加入響號聲援,以「段友」暗號悼念被封殺、極受網民歡迎的「內涵段子」。有網民指,「昨晚10點鐘左右,隔着窗戶一直聽到外面大馬路上的車在『滴滴滴』(以一長兩短鳴聲表明「段友」身份的暗號)叫個不停不過。」

廣告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有「段友」稱,北京的抗議一度有過千部房車參與。在湖南省常德市等地,也有「段友」拉橫額上街,以堵路或唱歌表達不滿。

廣告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道,新浪和微博這兩個社交應用程式,已關閉有關評論,但網民仍留下他們的即時反應:

「封的掉的是平台,封不掉的是人心!」

「“失去了患得患失的網絡平台,登上了波瀾壯闊的人生舞台,江湖猶在,暗號未改  滴,滴滴...」

「暗號不變,江湖再見。滴,滴滴。內涵段子不死。」

「滴滴...滴滴,這是月流量兩千萬的段友們之間的聯絡暗號,是他們的抗議,是他們的憤怒!」

「内涵段子」永久被封引起大量「段友」不滿,湧入另一社交應用程序「抖音」,以統一個人資料相和「段子式」風格評論,佔據了「抖音」評論區,最後「抖音」所有評論都被刪除,評論功能暫時被鎖上。

「内涵段子」是由初創公司北京字節跳動於2012年開發的第一款產品,包括各類短片、評論和笑話段子等主題的娛樂搞笑應用程序。

今次被封,似乎是中國政府擴大監控互聯網資訊的一著。有網民認為,「内涵段子」不是因為內容而被封,而是由於這應用程序形成了有向心力的社群,每月活躍用動數量高達2千萬,「段友」又會自製寫上「段友出征、寸草不正」的詼諧汽車標貼,在真實世界中「相認」,組織活動和慈善行動等,這種連結觸動政府神經。

民運人士周鋒鎖在Twitter轉發「段友」在場唱「段歌」、王建房的《在人间》的視頻,歌詞寫道:「也許爭不過天與地,也許低下頭會哭泣,也許六月雪要飛進心裡,會有柏林牆出不去,一生與苦難做鄰居,偉大時光已奪走你什麼。在人間有誰活著不像是一場煉獄,我不哭我已經沒有尊嚴能放棄,當某天那些夢啊溺死在人海裡別難過讓他去,這首歌就當是葬禮。」

曾多次遭中國政府拘捕監禁的內地著名記者高瑜昨日也在Twitter上發文聲援,指「内涵段子」的汽車鳴笛聲「響徹北京上空,刷爆網絡」,又說之前對這應用程序理解「狹隘」了,讚「段友們」都是有仁愛之心,熱衷公益事業的行動者。

有網民亦發文支持,指以這方式向廣電總局說「不」是前所未有,不少「段友們」也是年輕人,原本是對政治不聞不問,甚至討厭政治,但面對「政治的侵略」時,可能會成為參與政治的「新新人類」。又有網民在百度的「段友之家」吧貼文,號召全國的「段友」唱《在人间》錄下視頻,當做葬禮悼念。「真想看到那一幕,我想那一刻我一定泣不成聲。」

《自由亞洲電台》訪問關注事件的北京藝術家王藏,他認為年輕人作這種反抗政府打壓言論空間的行動是必然會發生,並且感到十分可貴,若言論自由愈加收窄,會激發更多網友抗爭。

「這是正常的舉動,但是在這逼壓的氛圍,新文革進行之時,對言論自由的打壓越加瘋狂之時,因為一個app的封殺而站出來表達抗議顯得特別可貴,因為我們這麼多年以來似乎習慣了被封殺,被禁言。」他說。「我看整個氛圍越來越糟糕透頂,很多人已經閉嘴了。第二方面,我覺得當局的這種愈加瘋狂的對言論自由封殺的惡劣舉動,只會激起更多網友的抗爭。」

《紐約時報》報道,字節跳動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一鳴周三發布聲明,指接到通知後「一夜未眠」,在「內疚之中」反思,就「内涵段子」被關向監管部門、用戶和同事致歉。「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張一鳴寫道。「過去幾年間,我們把更多的精力和資源,放在了企業的增長上,卻沒有採取足夠措施,來補上我們在平台監管上欠下的功課。」他續說,公司將立即把現有6000人的審核隊伍,增至一萬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