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式玻璃心

2018/9/16 — 19:52

資料圖片,來源:Kelly Sikkema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Kelly Sikkema @Unsplash

中式玻璃心聽過不少,但原來美國各大專院校也有玻璃心。Where were you born? 這句話問同學要小心,如果對象不是白人,可能會話你種族歧視傷感情;Eye-opening experience,即曰「大開眼界」,亦不可亂說,盲同學聽了傷感,咁你即係話我無得開眼界啫。2008 年,印第安那州某大學清潔工閱讀一本叫做 Notre Dame vs. the Klan 的書,誤傷一名黑人同事,因為封面有張白人至上主義遊行照片。學校一度斥責該清潔工「種族騷擾」,其後才轉軚道歉。另一家位於明尼蘇達州的大學有個活動叫「駝峰日」,只是想讓同學摸摸小駱駝,但活動被逼取消,因為另一班學生開 facebook group 指責活動對動物殘忍,而且,又傷害中東同學。

到底可以有幾傷?兩個美國人 Greg Lukianoff 和 Jonathan Haidt 問。最終他們得出一個相反答案:校園太過強調玻璃心,反而更損害學生心理健康。2015 年,他們在 The Atlantic 發表一篇名為 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的長文,談的就是這問題。此文後來不僅成為該網站史上點擊率最高五大文章之一,就連時任總統奧巴馬在演說亦加引用。今年七月,二人再發表同名著作,將問題更深入講多次。他們在書中指,現時美國校園有三個 Great Untruths(大假理):

第一:「無法置你於死的傷痛會使你更虛弱」;

廣告

第二:「永遠相信你的感覺」; 

第三:「生活是好人與壞人的戰爭」。

廣告

大多數玻璃心事件都由這三個元素構成。哪管你言者有心無心,總之聽者有意,我覺得不舒服,就是你傷害我;傷害是件大事,因為就算你殺不死我,也會令我日益虛弱;再加上我是那麼合理而你是那麼荒謬,因此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禁制你言論。告狀、示威、網上吹雞。

二人把矛頭指向過份保護學生的家長和學校。他們從 CBT(認知行為治療)的角度,指出這種保護表面看是防止學生受傷,其實是適得其反。無他,溫室裡的花朵步出社會後只會更容易被摧殘。過份保護玻璃心,更容易令學生小事化大,令他們對本可一笑置之的言辭也耿耿於懷。二人甚至認為,近年美國青年焦慮、抑鬱、自殺率上升,均與玻璃心現象有密切關係。

重要的倒是,有無得救?兩位作者認為社會有在救:社交媒體正打擊網路欺凌;成人學懂給孩子過份保護容易弄巧反拙;一些大學也開始重新重視言論自由,鼓勵學生多聽意見,特別是難聽的意見。他們的態度終究是樂觀的:人類文明有起有落,但整體上還是在 trial and error 中進步。

Hope so.

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by Greg Lukianoff & Jonathan Haidt

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by Greg Lukianoff & Jonathan Haidt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