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交叉點

2018/10/2 — 13:39

達爾文在倫敦自然史博物館內的雕像(圖片來源:Bruno Martins @Unsplash)

達爾文在倫敦自然史博物館內的雕像(圖片來源:Bruno Martins @Unsplash)

達爾文未到三十歲,在整理幾年航海旅程觀察、構思進化論中途,為一件私事煩惱:應該結婚嗎?為此,他鄭重地在筆記簿寫下:

「反對理由:四處遊歷的自由;在私人會所與智者交流;無需應酬娘家親戚;晚上無時間閱讀;吵架;照顧兒女的開支和焦慮……

「支持理由:兒女;老來有伴;起碼比養狗好;家頭細務;試想像坐在沙發對著暖爐抱著嬌妻、邊看書邊聽音樂……」

廣告

最後在筆記寫下結論:「Marry、Marry、Marry,QED(證明完畢)」。

原來,大師級思想家、科學家,面對人生大事的抉擇,都只是用普通的「利弊表」!究竟人類幾千年的文明過程,在做決定的方法上有何長進?新書「Farsighted: How We Make the Decisions That Matter the Most」指出:可以說不大,但也可以說很大。例如比達爾文早一代、另一位思想家富蘭克林,曾對向他徵詢擇業意見的友人建議,在利弊表上為每個考慮因素「加權」,區分每點的重要性,正反論點的加權總和比較就成決定結果。類似的方法,我們到今天仍在應用,甚至是高科技無人駕駛車,運作也是基於這原理:假如在駕駛過程中,車前突然有物體突出馬路,究竟應急煞(卻可能被尾隨車撞上)?轉向閃避(或會撞到迎頭車)?還是照向前駛?電腦也是用相同方法,以各種後果的加權總和得出結論,分別只是電腦能在百份一秒內完成計算,而人腦永不能及。

廣告

Steven Johnson《Farsighted: How We Make the Decisions That Matter the Most》

Steven Johnson《Farsighted: How We Make the Decisions That Matter the Most》

的確,所謂橋不怕舊,最緊要受。像蜆殼石油公司發明的「情景規劃法」(Scenario Planning),曾經助該公司度過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這是管理學入門書已推崇幾十年的方法,但多少機構有認真應用?例如我很好奇,特區政府有否做過颱風善後的情景規劃,考慮到在交通要道被堵塞、巴士停駛下,市民如何上班?又或者在甚麼情況下、及如何通告非緊急崗位公務員可以不用上班?

又如中國人的傳統智慧「集思廣益」、「兼聽則明」,西方早有實證研究顯示,做決定的質素,很大程度取決於過程中有否考慮不同角度、不同意見,決定的情況和影響越複雜,越應引入異見,甚至特意在討論過程中找人飾演「反方代表」(Devil’s Advocate),確保有周詳考慮。可惜,特區政府近年在議會內排斥異己(包括 DQ 議員),各種政策「諮詢」也早有預設結論,由當年的高鐵、政改、到今日的土地政策,連裝模作樣的聆聽也省卻,施政質素每下愈況,絕非偶然。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