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奪命金

2017/8/20 — 11:06

若把「Killers of the Flower Moon」形容為一個塞翁得馬的故事,未免過份浪漫化這段血腥歷史。

Osage 族在北美洲居住二千多年後,和其他土著命運一樣,遭來自歐洲白人霸佔土地,被迫多次大遷徙。1870年代,政府打著「發展就是硬道理」旗幟,立法以低價強收他們所住的土地,再次迫他們搬到不毛之地奧克拉荷馬州。

不久,這光禿禿的土地下發現大量石油,油公司蜂擁而至,付高價向Osage族購買採油權,幾千個族人無端端坐擁巨富,高峰期一年油權費收入達3000萬美元(約等於今日4億美元),由窮光蛋搖身一變,買大屋、開靚車,每戶還請幾個白人做家傭,好不威風,據估計可能是當時全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一群人。

廣告

不過,當時美國還有很多現今看來匪夷所思的種族歧視。政府認為Osage 族民智未開,立法規定他們必須聘請白人做「財產監護人」,監察及限制他們的日常開支用途、數目甚至指定購物商號。不難想像,做監護人絕對是肥缺,大把機會上下其手搾取「油水」。也有白人「以身相許」跟族人結婚生子,除了有望成為監護人,更可承繼遺產及油田權益。

而且天降橫財很快變成飛來橫禍:幾年間,幾十個族人離奇死亡,有遭槍殺、慢性毒殺、甚至住所大爆炸夫婦雙亡;書中主角的母親和兩位姊妹全部遇難,個別具正義感、試圖幫族人抓真兇的白人也被殺。當地警方和族人聘請的私家偵探調查,亦完全找不出線索。聯邦政府新成立調查部門(FBI前身)的年輕首長胡佛(J Edgar Hoover)認為,這是部門和自己立威的好機會,遂派遣人馬(包括一班臥底)深入調查。

廣告

為照顧有興趣看原著的讀者,我在此不透露太多內容,雖然大家可以想像,這些命案絕非巧合,而且都和錢有關。最後,雖有部份兇手要為此付刑責,卻非所有命案都水落石出;更令人氣憤的是,種族歧視竟滲透到司法單位:雖然當年謀殺犯一般會判死刑,但這班殺謀財害命之徒竟只判一、二十年監,而且大都獲提前假釋。土著雖非常富有,性命卻比白人賤得多。

這事件的場景是一百年前的美國中部,不幸的是,香港讀者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例如有錢有勢階層以發展經濟之名逼遷鄉下人、官紳商黑勾結、權貴操控立法司法行政、無恥野心家裝扮成社會賢達等場面。所不同的是,美國人有勇氣反省,這種自揭瘡疤的書可以高踞暢銷書榜,香港呢?類似書籍恐怕早被幾大維穩出版社封殺吧。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