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那來自03年的廣東快車

2017/9/3 — 12:32

《樣品房》

《樣品房》

【文:Grace Tsang】

七月,步上那回到03年的「廣東快車」。「廣東快車」是上年於M+展亭開幕的第四個展覽,所展覽的作品曾經展出於2003年第50屆威尼斯雙年展主題展。

這列「廣東快車」在全球化的情況下,走過了過於都市化,急速發展的歲月。這場展覽未能如場刊所寫的期許,讓人感受到作品與香港有親密連繫,存在的是陌生的疏離感,仿佛這列車只存在於另一個平行世界,真實上不曾出現。因為與一河之隔的廣東地區是這麼近那麼遠,對較少接觸及往返內地生活的本地觀眾,恐怕是雖知道它的存在,但對廣東一帶珠三角的都市發展及人們日常的理解終究有限,共鳴感欠奉。當年中國第一次以國家身份參與雙年展,結果因沙士關係取消,而當時的廣東當代藝術家在中國藝術也是邊緣的一群。

廣告

M+向香港大眾展現這批廣東藝術家的創作,這種嘗試是值得讚揚的。個人認為展覽焦點在由一群藝術家協商出來,鄭國谷主力建構。用房屋外型或建築框架所構建的空間,分割而又一體。藝術的價值有時不光是來自作品本身,還需要空間配合,從其外型來看,建築物的輪廓來展現都市面貌,於內部空間放置作品,處理井然有序。

圖:鄭國谷 《場地的軟體和硬體》,2017。
原2003年威尼斯雙年展〈廣東快車〉建築模型

圖:鄭國谷 《場地的軟體和硬體》,2017。
原2003年威尼斯雙年展〈廣東快車〉建築模型

廣告

鄭國谷同場位於樓梯建築空間下的《樣品房》,創作理念曾提及美國與伊拉克士兵用的軍刀都是產至陽江,是全球化與通訊科技讓一切變得可能。同場林一林的作品《溫床》,運用人與磚頭為媒介,拍下片段,記錄當代的限制。從場內中心放置的電腦影片中,可知藝術家們是想作品與外界有所連結,部份作品更因第一次走出國門,步入威尼斯這個國際舞台,所呈現的是為強調與國內外傳統藝術作品差異而創作。這種取態是一種實驗,某程度上也算是自我嘲諷的藝術實踐。這些是個人認為這次展覽的可取之處 ,深刻體會到藝術家們是在探索、 連結自己與城市、全球到自身的價值及可能性。

該日同時有一批來自社福機構的老人家隨導賞前來參觀,當中幾名婆婆走到段建宇作品《藝術雞》前進行討論。

段建宇作品《藝術雞》, 2003

段建宇作品《藝術雞》, 2003

展覽藝術家選擇用雞作主題有其原因,從婆婆們對話得知她們想法多少偏離藝術家本意。不過藝術源於生活,人人有一套自己理解藝術的方式。

大部分藝術家的作品表現性強於平面畫作,所採用及探究的手法也於當年是新穎的,此和十多年前的時代背景是密不可分的, 是廣東藝術家對當代藝術的挑戰及思考沈澱。然而, 畢竟作品的時代背景誕生於14年前, 大環境已經改變, 遺忘是人類的特性之一。從探討當代藝術可能性的角度來說,「廣東快車」作品背後所展示的都市化脈絡及所呈現的藝術觀感,或是與香港的差異連繫,未必可令處於當下的公眾容易解讀其作品所呈現的回憶,並作更深層次思考。

身於2017年當下的觀眾可透過M+「廣東快車」,從空間與作品感受到由藝術家呈現給大眾-那曾經一同經歷而略有差異的時光。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第一課(張煒森主講《由好奇/評論 到 評論/好奇》)獲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