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t’s raining Rain Rooms in China

2017/6/11 — 13:16

It’s raining Rain Rooms in China. 上月一篇 The Art Newspaper 報道有此一句。

報道講述,自從上海余德耀美術館 2015 年末展出 Random International 名作 Rain Room 後,其山寨品便如病毒在中國複製不止。這件於 2012 年首展於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 (Barbican Centre) 的裝置作品,是個灑水系統一直「下雨」的房間。巧妙的是系統能夠感知觀眾所在位置,並在該處停止灑水,於是觀眾得以體驗「身在雨中不沾雨」的滋味。

Rain Room 首展甚為轟動,觀眾一度要排隊六小時方能進場。其後作品在多個地方展出,包括紐約 MoMA、洛杉磯 LACMA 與及密芝根的 The Maxine and Stuart Frankel Foundation for Art,所到之處,無不人頭湧湧。去年在上海余德耀美術館展出,則是山寨湧湧。

廣告

據 Random International 成員 Hannes Koch 估計,全中國現有約八至十個山寨 Rain Rooms。誰人只要在百度搜搜,都會知道遠不止此數。它們如雨落在北京、寧波、廣州、汕頭、福州、銀川......當中最知名的,是上海「家家樂夢幻樂園」的山寨品。大批觀眾向寨主繳付 39 元人民幣過路費,旦求一睹這件名作的真像,畢竟宣傳文字寫得如此誘人:「火爆紐約的經典雨屋再現...Dream Park 裡的夢幻雨境還是升級版,唯美浪漫的布置怎麼拍都美!」連看過原作的我也想看升級版是怎麼回事。當然我也想看「增加了場內燈光音效主題的體驗」的佛山版本,還有霸氣地「低價出租」整座 rain room 的武漢版本,還有甚具道德感的、以「生態」作招徠的天津「億利國際生態島」版。

山寨 Rain Rooms 入侵中國勢如破竹,幾乎無人抵抗。市民大眾不反感,當地藝術界也不反感。「畢竟中國假貨太多。」一個中國朋友對我說。言下之意是管又管得幾多個。「何況侵犯版權的不是我,被侵犯版權的也不是我,與我利益無關的事,管它幹甚麼?」

廣告

對此我表示反對。就算撇開道德與意識型態論爭不談,山寨 Rain Rooms 亦與我的的利益有關。

這點得從藝術的「光環」開始講起。「光環」指藝術在大眾眼中的觀感。固然人人對藝術有不同看法,但它大多離不開幾個共通的印象:高尚、奇妙、精巧......有人說藝術不應有「光環」,也有人說要有。這裡不談應該與否,只反映一個事實,即它存在。一如李嘉誠有錢,先不管他累積財富是否道德,總之他就是有錢。有錢就有特權,藝術的「光環」也有其功能,比如令本來被視為不合理的事物,在「藝術」之名下變得可以接受。一堆顏料和畫布的組合賣出千萬至億並不合理,但因為它是「藝術」,所以可以接受。一個陌生人無端闖入社區幹些奇怪的事,會被視為有陰謀或者有問題,但若這個陌生人是「藝術家」,可以接受。「這奇怪的東西是甚麼?」「我也不懂,可能是『藝術』!」「這個人到底在搞甚麼?」「誰知道呢,『藝術』!」若你聽過類似對話,就會明白「藝術」的奇功妙用。

藝術的「光環」的確像錢,因為它是可被「消費」的。山寨 Rain Rooms 的問題,就在於它消費藝術的「光環」。

在這之前先為「消費」辯護。「消費」一詞在近年各種論爭中常見:消費香港人身份、消費雨傘運動成果、消費中國對香港的信任。我聽說過一個女生對她的男朋友說:「請勿消費我的你的愛。」也許是因為令人想到「消費主義」,「消費」被認為是不好的事。然而鮮有人深入解釋,消費到底是甚麼,又為甚麼不好。查字典,消費的廣義定義僅僅不過是「使用」。「某物的價值-消費帶來的好處=某物被消費後的價值。」僅此而已。落街買菜是消費金錢,吃飯是消費飯,行路也是消費體力。買菜和吃飯和行路當然都沒有不好,所以「消費」不必然是壞事,判斷「消費」好壞,我們應要問的其實是,消費甚麼?怎樣消費?消費品本來由誰擁有?消費帶來的好處又由誰獲得?

在假 Rain Rooms 個案中,問題答案如下:

消費甚麼?藝術「光環」。

怎樣消費?觀眾參觀過未經同意胡亂設置或「升級」或被硬套「生態」價值作招徠的假 Rain Rooms 後,對藝術產生負面印象(「甚麼鬼東西,不過是設計粗糙的發財手段!」);

消費品本來由誰擁有?大眾、全人類。

消費帶來的好處由誰享有?Rain Rooms 的山寨主。

由此我們可以看見,山寨主是如何透過「消費」過程,將屬公共財產的藝術「光環」轉化為 39 元人民幣一張的門票,再收入自己口袋。所以我抗議的是,這些山寨 Rain Rooms 嚴重損害大眾對藝術的想像,使藝術家今後更難用藝術「光環」進行更有價值的、為人類利益著想的創作活動。我抗議,是因為這事已不是個別案例,而是整個大陸社會的問題,而這問題又搞到香港,搞到全世界。

It’s raining Rain Rooms in China, and the mist is spreading everywhere. 這不只是個版權問題,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原文另一版本刊於中國 hi-ar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