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merald City中無翡翠 或者用幾何角度幻想香港有魔女、稻草人、鐵皮人、獅子

2018/4/11 — 13:41

美國作家Lyman Frank Baum的《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或者算是其中一個最為世界不同國家及地方的人認識的童話故事,有Dorothy、無頭腦的稻草人、無心的鐵皮人、無膽的獅子、奧茲大王、魔女,還有翡翠城 、黃金路、銀鞋等等,這些年來不知有多少改編的動漫、電影、電視、舞台劇等不同版本,而早前筆者到了在上環的K11 Art Foundation Pop-Up Space舉行的「Emerald City」(展期至4月22日,其實係同時係兩個地方舉行,另一展場係chi art space,展期至5月31日),沒有大王、魔女,其實也沒有翡翠或黃金。

超過二十位內地、香港、美國、日本等不同地方的藝術家的不同媒介的作品,繪畫、錄像、雕塑、裝置等,由劉秀儀(Venus Lau)策展,在這次「Emerald City」展覽中,也許不是要呈現童話中的奇幻世界,而是像是展覽小冊子中所說,是以幾何為切入點,探討世界的結構及形態,解構萬物的奧秘,從幾何到翡翠城,也許就是對自己身處的世界,四周的萬事萬物,究竟是如何被認識,而人又是如何去認識,最後,這個世界又是不是被大家這樣認識出來的呢。

廣告

一次過有這麼多不同藝術家的作品,或者不是要以從甚麼幾何出發,去思考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的各種真理,其實更應當自己被龍捲風吹到一個不知名的國度,要我們去認識新的事物道理來。

廣告

Pop-Up Space這次是從上而下這這樣走的,一入上面的門口就是 Peter Halley在牆上的《Prisons》打印作品,鮮豔但緊閉的窗戶,行經排滿花的樓梯下去就可看到很多很多展品了,好像 Oscar Murillo的《Collected Amalgam》,一幅吊起來的巨型帆布; 田名網敬一(Keiichi Tanaami)的一系列彷木製雕塑,顏色鮮艷又充滿幻想力; Carl F. Cheng的《Erosion Machine》系列,自製出來的微型生態系統,或者你可以看到岩石的侵蝕過程; 黃慧妍(Doris Wong)的《我們的器官有點毛病,所以喜歡藝術》,用海報架掛起一幅幅畫,可否讓你看到藝術家的健康情況;楊沛鏗(Trevor Yeung)的《園中茛苕》及《白茛苕》,園中有茛苕,以幾張青紅外線黑白相片,圍著在花器中插著白瓷葉的裝置; 陳翊朗(Oscar Chan)的《本來無一物》,牆角是否化作不為人認識的魑魅魍魎;還有太多藝術家的作品了,簡直有種不能盡錄的感覺。

或者,筆者也要好像Dorothy被旋風捲到另一個不認識的國度去,跟從城門守衛的指示,戴著要上鎖的眼鏡,才不會被翡翠城的光芒灼瞎眼睛,橫豎翡翠城裡的人都要這每時每刻都戴著眼鏡。

走出展場,可是就算戴上了特別的眼鏡,這城也不可能是翡翠城,或者筆者需要幻想這城有魔法大王、魔女,以及各式各樣的人和動物,但沒有翡翠,也沒有甚麼黃金路。或者,下次就舉行一個珍珠城,那麼走出展場就會感到某程度是襯托香港這東方之珠,雖然香港也沒有珍珠出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