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randenburg Concerto No.2 in F major - 悼霍金

2018/3/14 — 18:26

謹以舊作一首紀念霍金教授。 

1. Allegro or Allegro moderato

我是那唯一掉進熔岩中飄流的密室的身體
因此拒絕熔化、生命的全部希望
像堅執於地表上吹了一萬年的暴風雨
當所有神聖的天使終因老去而不再言語
熱力傳達到我的皮膚瞬即成為寂寞
聲音流過而沒有駐足,我是
歌者最後的預言,那時劇院中無人聽懂
烈酒繼續穿過一匹開始上升的布幔
海在等待,
天空以人類聽不見的顏色歌唱
愈唱就愈急。城市的樓被降落的精神侵蝕
最後歲月裡可怕的畫面交疊彼此
離開公車和地鐵的人重新叩著對方名字
從中估計自己的角色,
像一個龐大而好玩的猜謎遊戲,誰猜得中了
就能免於死亡
因此我終身被雪花吸引。
像我不斷分裂自己
而他們互相質疑、辱罵
最後有一個我成為了我,其他的我七零八落
死的死,出走的全都改名換姓
我已沒法再在時間的風暴中找得到他們

廣告

2. Andante

沒有一個天使叫做不朽,
我查考過所有名錄
只有遠東的詩歌中寫過︰
自有永有的死亡,屬於人間的神
吃了用靈魂研磨而成的藥物,就離開了人間
一說神臨到了月亮
(丈夫是連環殺死九隻三腳烏鴉的弓箭手)
就是那個在虛寒中發現
木頭也可以永恆地浮於命運之上的女人
就是那個命運本身,
欺騙了不朽、取代了不朽
而我恰好在此處的熱力中站穩並保持了自身
當廟宇仍然豎立在大地上而它又已經坍塌
橋樑架在兩座城市之間
而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跨過,甚至阻隔了飛鳥
當我是最後一個背叛者,
我不再是背叛者的身分,當城市以一個面目視人
而另一個相貌早已不復存在
枯坐在廣場上的巨人們,
任各張臉孔在他們的面皮上飄然而過,一路更換著
語氣和心情
當愛沉重於每顆灰塵盡可能地長的影子
沒有一個天使還能叫不朽
旅居於星圖的沙漠中心位置

廣告

3. Allegro assai

我完全不感到悲傷
為了安慰星宿回歸他們的路上
我模仿過很多只活過一刻就散掉的聲線
雖然他們對我說過的話偶然會成為我的思想
有一支高音小號不息地鳴放,終於跨過冥王的眼睛
他也沒有留住我哪怕只是喝杯苦茶的打算
他知道我終究是被創造來旅行的
天使們都已經因為柏金遜症在海洋中顫抖著
而某些神明早就被亨廷頓舞蹈症絕後
我便是唯一的完美、金光璀璨,像星河之間
一個濯足少女身披的頭紗
啊,我已經離開了我們,
停泊在不朽之岸的船
已經闖進了永恆的渾沌風暴之中
渡過靈魂的亞得里亞海︰生命的鞋跟
把零碎記憶
全部踢入大暗裡,最後的星光。

10-6-201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