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rt Basel・有片】在巴塞爾尋找香港藝術 由蛙王的親筆書法說起

2018/3/28 — 19:46

蛙王坐陣,每日擺檔寫書法

蛙王坐陣,每日擺檔寫書法

「一千蚊一張,蛙王親筆書法!」10 號贊善里畫廊在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的攤位,闢出一角,重現香港藝術家郭孟浩(蛙王)在 1992 年的作品《蛙王書法店》。

一連五日的 Art Basel,年過七十的蛙王每日擺檔題字。10 號贊善里畫廊的代表 Géraldine Cosnuau 向《立場新聞》形容,蛙王身兼藝術家與表演者的角色。自 1970 年代以來,其創作長期以來保持真誠和純粹,「他好有 energy,又願意與公眾互動,我們喜歡他的作品」。畫廊主動邀請蛙王坐陣,希望傳播藝術家透過藝術促進人際溝通的理念,說:「我們並非要做『affordable artwork』,而是分享蛙王的世界觀,同時讓觀眾將富有個人特色的作品帶回家」。

廣告

前輩以外,場內亦找到新生代香港藝術家的蹤影,例如:上海的「亞洲當代藝術空間」帶來黃榮法(Morgan)的作品《一寸光陰一寸金》。Morgan 放置四枚「假金錶」在攤位地面。所有錶面都注滿水泥,唯有一隻混入真金金鍊。假真的錯摸之間,呈現人之於時間的不可掌握。攤位頂端掛著「一寸光陰一寸金」的英文字樣,燈箱滲出來的綠光參考名錶品牌勞力士的商標顏色。藝術家解釋,創作向來圍繞對抗時間流逝的主題,因此透過物質化的呈現,「將無法控制的時間,轉化為一個我可以控制的 currency」。

黃榮法的作品《一寸光陰一寸金》

黃榮法的作品《一寸光陰一寸金》

廣告

《一寸光陰一寸金》(局部),錶面都注滿了水泥

《一寸光陰一寸金》(局部),錶面都注滿了水泥

Morgan 作品的斜對面,是 a.m. Space 的攤位,展示黃潔宜(Ali Wong)的多媒體裝置作品。作品看起來複製,前方播放卡啦OK般的錄像,牆上掛有小型畫作,而最觸目的莫如右側的「實驗室」。Ali 笑言,「實驗室」工序簡單,邀請觀眾輕刮口腔,收集細胞,從中抽取個人 DNA,再用 PCR 的機械,大量繁殖,「觀眾可以選擇捐給我,租借 99 年,用於日後的創作,我們準備了 contract。」

黃潔宜擬訂的「DNA使用授權合約」,年期同樣是 99 年。

黃潔宜擬訂的「DNA使用授權合約」,年期同樣是 99 年。

Ali 解釋,創作起源於「99 年租約」的反思。1898 年,英國政府與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由九龍界限街以北,至深圳河以南土地,連同附近二百多個島嶼,為期 99 年,問:「租 99 年,大部分人都未必有 99 年那麼長壽,死後由誰去處理這些土地和財產?」藉著收集 DNA 的公眾參觀過程,Ali 希望引導觀眾思考「永遠到底有多遠」,常常掛在口邊的「永久」、「無窮」到底是甚麼概念。

黃潔宜把實驗室搬進藝博會

黃潔宜把實驗室搬進藝博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