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子華《金盆𠺘口》舊愛新仇交集

2018/7/10 — 9:51

黃子華,圖片來源:寰亞片段截圖

黃子華,圖片來源:寰亞片段截圖

(編按:有棟篤笑內容透露,敬請留意。)

這是黃子華最後一次做「棟篤笑」?其實他今次也在台上提到歌星們「告別演唱」後,往往還會復出,引起觀眾大笑。今後他會不會同樣呢?以他的年齡和狀態,來日方長,正所謂「世事無絕對」,怎能完全排除他再做「棟篤笑」的可能?事實上《金盆𠺘口》不是「金盆洗手」,𠺘𠺘口,不等於收檔退休。

他現正大紅大紫,「棟篤笑」越做越旺,毫無必要用「最後」一招來吸引觀眾捧場。看來他確實想告一段落,至少打算暫停休息,今後幾年可能專注於電影、舞台劇或其他方面的發展,再後怎樣就無可預估。因此他在《金盆𠺘口》出場前,紅館現場首先播放他廿多年內歷次「棟篤笑」的精華錄影,可算總結性回顧。

廣告

過往「黃子華棟篤笑」每場都約兩小時,今次加長至兩小時半或以上(我看首晚就超過兩小時半),而且沒有中場休息,格外賣力。台上的他還屢次提到由於「最後」,因此暢所欲言,雖非百無禁忌,但也不怕得罪某方某派,尤其是放膽觸及香港政治的敏感問題。從精華錄影可見,他在九七回歸年及之前,經常大談中港政治,回歸後較少,今次則對香港「政治化」的現象發表不少感觸。談及色性方面,也自稱可能惹怒半數觀眾。

政治方面,他先談近年「黃絲」「藍絲」勢成水火,互不相容,導致香港民意「大撕裂」。他顯然不認同黃派或藍派各走一端,釀成香港分化,尤其不滿有人「恭喜」某官員的兒子逝世,認為太過份了。

廣告

《金盆𠺘口》用頗多篇幅緬懷香港分化前的黃金歲月,那是黃子華成長和開創「棟篤笑」的年代,他戲稱自己正是「黃金華」!當年香港無疑古靈精怪,不道德不政治正確,最怕「阻住地球轉」,盛行「行快 D 啦喂」和「搵着數 sin」(妙在解釋sin就是罪),幫會控制電影圈,歌壇大唱內地禁制的《何日君再來》和《壞女孩》,簡直是罪惡城市。但也確是香港奇跡發展的好時光。

由於港人同舟共濟,尤其因為中國內地封閉落後,香港得天獨厚興旺起來。還促成北京保證香港回歸後可以「馬照跑,舞照跳」,即由一個禁賭禁嫖的國家特准香港繼續賭和嫖,好像很荒謬,他說明實際上因為香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常重要。

他亦妙論香港是「無間道」,有各式卧底特工。還有「蒙特焦」-「被蒙蔽的特工焦慮症」,就是很多港人不知道自己做了卧底特工,被中方或某方利用了。

黃子華也笑談香港過往的「賑災」盛事,談到任劍輝雌雄撲朔,以及新馬師曾獲准吸鴉片的「傳說」,可見當年香港頗多離奇又有趣的現象。同時說到這個怪雞城市也有「雅」的一面,流行「面斥不雅」。

然而改朝換代後,香港特區變得道德化正確化,卻糾紛甚多,盛行仇怨心態。他說十年前「棟篤笑」已提到流行叫人「仆街」,現在更流行「尋仇」,例如他主演電影《棟篤特工》有人在網上讚好,便被仇怨者呪罵此人全家落地獄。黃子華當然憤憤不平。

除了加強論政,以及香港新舊風氣的對比,《金盆𠺘口》照例講出其他各種惹笑的妙談怪論。由《阿飛正傳》談到王家衛、王晶和汪精衛,又有「歌神」譚詠麟與張國榮之爭,還拿大便小便開玩笑,亦有中文音譯英語粗口。特別懷舊又趣怪的是播出英國「國歌」的粵語抵死歌詞,可惜沒有唱出更抵死的《義勇軍進行曲》粵語搞笑不文版,大概因為太敏感,可能引起難以收拾的失控後果吧?

今次談論色性可算壓軸,最妙是談到香港法例上娼妓和嫖客都無罪,靠娼妓來賺錢維生才有罪,引申出笑話。支持同性戀者獲得合法權益,雖有爭議,問題不大。奇怪的是為陳冠希大抱不平,問題比較複雜,因為不單是你情我願的風流艷遇,還涉及女方未必同意的錄影。

兩個多小時的嘻笑怒罵,自然有些一針見血,有些東拉西扯,見仁見智。總之,《金盆𠺘口》是黃子華盡量自我「集大成」之作,尤其懷念香港黃金時代的「舊愛」,對分化撕裂後湧現的種種「新仇」頗有感慨。

臨尾他向已故黃霑的《不文集》致敬,贊成黃霑寧要「真小人」,不取「偽君子」,這是值得當今港人開放地思考的見解。而且每場向一位曾經協助、鼓勵他的人致謝,顯出長情念舊的「古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