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鳥獸行》美女比醜男危險

2018/5/24 — 9:40

《鳥獸行》劇照

《鳥獸行》劇照

美好與醜惡完全相反,對比強烈。其實「美」不一定「好」,「醜」未必「惡」。這部日本新片的漂亮女主角就很危險,反而醜陋男主角不壞,很痴情。

白石和彌導演《鳥獸行(彼女がその名らない鳥たち)》,改編女作家沼田真帆香留的懸疑小說。有細緻的社會寫實,亦有文藝感,而把情慾與兇殺結合起來,相當奇情曲折。

在銀幕上經常溫良美好的蒼井優,今次改變形象,飾演懶散刁蠻的女主角,恃着生得漂亮,不務正業,亂搞男女關係。當然,她有愛情夢想,亦有情投慾合的對象,然而遇人不淑,屢次傷心欲絕,變成危險的「攞命花」。

廣告

這奇案故事顯出,美女殺傷力很大,魅力男子亦險惡。她難忘離奇失踪多年的舊男友(竹野內豐),正是富於鬚眉魅力而又薄倖無恥。她喜逢溫文有禮的俊男(松坂桃李),弊在花心又自私。所謂「靚仔無本心」,「好眉好貌生沙蝨」,其實不能一概而論,不過此片就是這樣。

相反,阿部貞夫飾演的男主角,是「醜男」兼「廢柴」,辛苦打工疲於奔命,注定做牛做馬無法出人頭地。他其實好心,極愛女主角,讓她同屋共住,殷勤照顧,甘願做她的奴隸,捱罵受氣兼洩慾,十分可憐。

廣告

至於片中先後兩宗血案,狂暴而又神秘。真相不可「劇透」,總之是劇情關鍵,還涉及複雜的情緣之謎。事實上,現在日本女作家寫罪案,往往比男作家更驚心動魄,描寫情慾亦很大膽。

蒼井優在《鳥獸行》的破格演出,贏得日本多項影后獎。不過,更難演是醜男角色,阿部貞夫演得很成功,真的醜陋,蒼井優和他就好像「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但他越演越多情,不惜一切維護心上人,終於成為令人感動的「無名鳥」。

也要指出,醜男有情有義,在世界各地傳奇作品中不算很稀罕。西方童話《美女與野獸》便是著名例子,醜惡野獸和美女結上奇緣。恐怖醜樣的《鐘樓駝俠》、《科學怪人》和《歌聲魅影》等,都令人同情。

恐龍和金剛早已在特技片中得寵,動漫世界亦流行醜醜怪怪的雄性動物(雌性不能太醜),醜老鼠就變成可愛米老鼠,《史力加》的怪獸同樣大受歡迎。

也有日本舊片拍過醜男與美女結上奇緣,例如八十年代《天國車站》,西田敏行演醜男,暗戀和救助薄命紅顏吉永小百合,奇情感人。還記得五十年代《手車伕之戀(無法松の一生)》,三船敏郎演粗魯不文的手車伕,長期愛護照顧軍官寡婦高峰秀子及孤兒,是動人之作,得到威尼斯影展大獎。

香港舊片方面,我想起 1960 年邵氏國語片《畸人艷婦》,岳楓導演,胡金銓飾演貌醜、跛腳、駝背的好心畸人,樂蒂演艷婦。當年胡金銓是演員,藝名金銓,後來成為武俠片大導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