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酷》跨界・舞・可能!

2018/9/7 — 14:30

作為舞者,不禁常常納悶香港為什麼要習慣將戲劇﹑舞蹈﹑音樂等藝術領域的界線,劃得壁壘分明?藝術的本質是表達,而藝術形式只是一種表達的媒介,最重要的是作品訴說的主題。然而藝術家卻活在專業分工的思維之中,表演藝術科系畢業的,當個舞者或演員,其他領域的藝術家,同樣留在熟悉的領域,作曲人寫歌,畫家畫畫。不同的藝術領域之間,少有機會能夠相遇合作,互相交流。即將在文化中心劇場公演的《香港酷》,正是香港芭蕾舞團首次與西九文化區,及香港藝術學院聯辦,一個讓八位本地編舞家和不同媒介藝術家共同創作的平台,幸邀得其中兩個作品《When you see》和《無字的信》的創作團隊,分別談談與今次跨界合作的感受。

一改以往編舞風格 用中性的音樂表達感性的題目

《When you see》是編舞家Ricky(胡頌威)和年輕唱作人Olivier(江逸天)合作的作品,熱愛在生活中尋找靈感的Ricky,偶然在網上看到一盞立體月球燈,非常喜歡它柔美的燈光,剛好Olivier也對用月球燈創作深感興趣,二人一拍即合。這次Ricky的編舞重點放在舞者和燈光的關係,與Olivier研究表演者使用月球燈的方式,如何把月球當成放大鏡,照見舞者的身體細節。另一方面,Ricky過往的編舞風格都是情感豐富,以展現性較強的肢體動作為主,如大跳﹑旋轉的動作。今次卻一改風格,選用紮實而細緻的動作,問到Ricky為何一轉風格,他表示:「經過這一次,我發現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如何用漂亮的動作去表達你想說的話。」《When you see》的題材較為感性,Ricky希望Olivier用一個他眼中最不帶情緒的音調,作為演出音樂的原點。除了Olivier早已編錄的旋律,他將在現場加入一些耳語,低沈的人聲﹑結他聲,務求將音樂風格和舞蹈動作兩面的情緒拉開,形成強烈的對比。

廣告

表演者使用月球燈的方式,把月球當成放大鏡,照見舞者的身體細節

表演者使用月球燈的方式,把月球當成放大鏡,照見舞者的身體細節

廣告

年輕唱作人Olivier(江逸天)和編舞家Ricky(胡頌威)

年輕唱作人Olivier(江逸天)和編舞家Ricky(胡頌威)

在限制之中舞動 以身體哼歌

《無字的信》的編舞家Yuh(江上悠),共同創作需要一個強烈的主題,才能令三方藝術家有清晰的方向創作,他選用了Virginia Woolf的遺書作為創作的核心。首先,多媒體藝術家James(江景先)做了一套以動作捕捉系統技術的感應器,讓舞者穿在身上,舞者的關節貼有觸動26個英文字母的感應器,字母之間的間隔是非順序的。在演出第一段,舞者需要把Virginia Woolf信內的文字,透過觸及關節上的感應器,將它們顯示在電視螢幕上,編舞家Yuh笑言:「一些比較艱深的英文字,有時舞者會忘記如何拼出來,一臉緊張問:『這個字怎麼拼?』」。這套以動作捕捉系統技術的感應器,使久經訓練的芭蕾舞者放棄平日使用身體的方式,同時需要打開感官,觸發身上的感應器,融合編舞的要求,建立一套新的舞蹈動作,實在不容易。另外,作曲家Mike(葉志聰)的音樂作品也被輸入到感應系統,當舞者舉起手臂,會播出一些如像人沉落深海的水聲,當舞者移動得愈快,感應器的音量會推得愈大。一般舞者表演時,主要跟隨著音樂舞動,這次的試驗,台上的舞者第一次用身體動作創造出音樂,非常有趣。

除了《無字的信》和《When You See》之外,還有其他六位編舞家與不同媒介的藝術家將於《香港酷》發表新作,分別是合作無間的編舞家李嘉博和何超亞,跟作曲家崔展鴻及陶瓷家張煒詩合作,借悟空尋找真理,遭情慾迷失方向的故事,編作的作品《悟了個空》;曾於何文田港鐵站內展出公共藝術作品的畫家香建峰和編舞家梁晉朗,在作品《源》裡面喚醒「自己」,編舞家李林和時裝設計師楊展合作,在作品《錯﹒過》中探討成長裡付出的代價;同樣生於美國的編舞家奧利華和畫家何鳳蓮,將結合舞蹈和視覺作品,成為作品《美樂》,而既善於雕塑,亦拍錄像的藝術家曾敏富,則與編舞家尊尼芬﹒斯納合作,以作品《石碑》探索人性和社會結構。演出的最後,觀眾可與舞蹈員交流,分享觀後感,更可欣賞錄像藝術家成博民拍攝的紀錄片《大音希聲》,記錄了江上悠、胡頌威及香港芭蕾舞團舞蹈員的努力和付出。

《香港酷》Hong Kong Cool

13-16.9.2018 (四至日) 晚上八時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300, $200

網上購票 / 節目詳情
節目查詢:2105 9724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