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節開幕兩部台灣片 — 《盛情款待》不及《小美》

2018/3/21 — 9:41

《盛情款待 (Omotenashi) 》劇照

《盛情款待 (Omotenashi) 》劇照

第四十二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了,兩部開幕電影《盛情款待》和《小美》都是台灣片,這種情況似乎前所未見。過去選作開幕的較多與香港有關,例如去年彭浩翔導演的《春嬌救志明》。 2014 年是兩部港片,彭浩翔的《香港仔》和陳果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

前年 2016 第四十屆開幕電影,是中國大陸的《火鍋英雄》和香港的《樹大招風》。 2015 年是張艾嘉導演的《念念》,完全台灣題材,可算台灣片,不過張艾嘉是台灣人亦是香港人,女主角梁洛施也來自香港。

今年很例外,特別捧台灣片的場。是否因為缺乏適合的香港片呢?我不清楚。總之,近來香港本地片低沉,電影節的選擇標準亦難測。今次正式開幕片《盛情款待》其實是台灣、日本合拍,全部日本背景,女主角田中麗奈到來出席首映,電影節或許認為東洋景物和明星可以增添吸引力吧?然而該片本身並非出色之作。

廣告

台灣青年導演陳鈺杰拍攝的《盛情款待 (Omotenashi) 》,描述日本琵琶湖一間古老溫泉旅館「明月館」難以維持,由老闆娘的台灣舊相好買下,派美國回來的兒子(王柏傑)翻新裝修。其實這兒子打算裝修後出售,不再經營,但逐漸認識到日本傳統「待客之道」,結果回心轉意。

故事簡單,可是人物關係弄得很複雜,拖泥帶水。看來導演陳鈺杰充滿不少台灣人的日本情意結,整色整水,卻似通不通。片中日本演員不少,田中麗奈飾演「明月館」老闆娘的女兒,與台灣少東鬥氣,這角色編得不大妥當,幸而她演得生動,又努力學講國語對白。此外,木村多江扮演教導「待客之道」的和服女士,也算有趣。

廣告

Omotenashi 就是真誠待客之道,日本傳統的服務精神無疑值得欣賞和學習,日本武士稱為「侍 (samurai) 」,便有效忠奉侍之意。可惜此片對待客之道也拍得不清不楚。
第二部開幕片《小美》就獨特得多。台東少女小美來到台北,染上毒癮,飄零又失禁,很可憐。妙在全片由其他人輪流憶述對小美的印象,包括房東、服裝店女主人、同父異母哥哥、母親、幾個男友,還有靈媒,以及只在海灘遠遠望見她的攝影師。

每個人都好像對她不錯,為什麼小美會淪落天涯呢?這是難解之謎,此片不強加解釋,正好顯出新導演黃榮昇不落俗套,構成另類「羅生門」。也要注意,《小美》和《大佛普拉斯》同樣由鍾孟宏監製和用中島長雄之名攝影,可見鍾孟宏協助台灣新秀很用心落力,今次攝影的功勞甚大。

《小美》是非主流小品,由各個憶述者的獨白組成,講多做少,並非傑構,但有風格亦有黑色幽默。至於《盛情款待》,則難以令專誠到來捧場的賓客滿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