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虫的記憶

2018/8/13 — 18:20

今朝收到 Bernard 的短訊,他的爸爸,我們的阿虫,離開了我們。我在行山,忽然間,湧出說不出的情感。阿虫近年身體不太好,80 多歲了,這消息只可說是突然。

25 年前遇到阿虫的畫,對我的影響很大,有一種說不出的連繫,我相信我不屬於少數。後來成為了朋友,進而成為生意夥伴,與他的兒子結為好朋友。我們的生意弄至一團糟,但賺了難得的友誼。這些年來,我經歷起起跌跌,直接和間接,都少不了阿虫兩父子的身影。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阿虫的過去很感興趣,但他永遠是以笑聲作答。那時候我在想,這個畫家以政治漫畫成名,全盛時期,每日畫不只一張。他每日跟貼時事,心中一定要有氣,甚至是怒氣,否則畫不出令普羅市民產生共鳴的政治漫畫。

廣告

但一夜之間,阿虫拋棄過去,談也不想談,頭也不回,告別前半生。我想知道點解,我當然知道答案不會簡單,一定夾雜着很多客觀和主觀的因素,一定經過年月累積。我仍記得他的笑聲。

「活在當下」,淪為空洞的四字詞語,四周圍都是識講的人,但識做的人,有幾多個?阿虫是否真正能做到,我不敢肯定,但我肯定我是從他的畫中感受到自己接觸活在當下的意義,不管是多麼片面。

廣告

家中有本珍貴的書,是阿虫爸爸嚴南方寫,阿虫畫插畫的短篇故事結集,書名是其中一個故事,《假啞巴》。我記得在舊書店掏到這本書,興高采烈告訴阿虫,阿虫笑笑口說,我都好像沒有這本書。

阿虫在序中說:「雖然接受學校教育的時間很短,不過很幸運我有開明的父母,他們對子女從不哆嗦,但閒話中不斷的告訴了我們許多生活經驗和做人道理。父親曾說過一句話使我終身受用不盡。他說:教育的意義是明理,如果做人不明理,那麼算是白念了!這句話對我影響很大。」

明理,是我一生的追求,阿虫的智慧在我的追求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過去是這樣,將來也是這樣。阿虫,多謝你!

作者收藏的短篇故事結集《假啞巴》,由阿虫的父親嚴南方寫,阿虫(嚴以敬)畫插畫。

作者收藏的短篇故事結集《假啞巴》,由阿虫的父親嚴南方寫,阿虫(嚴以敬)畫插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