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駐酒店搞搞震 社運人耕耘外星社群?

2018/8/30 — 12:01

陳可樂一身「珍珠人」打扮

陳可樂一身「珍珠人」打扮

繁華鬧市人醉夜,掠過彌敦道,鑽入酒店大堂,他踢著拖鞋,穿著長袍,胸前掛滿珠鍊走來,帶笑打招呼,說:「我係珍珠人!」珍珠人?酒店正舉行扮演派對嗎?是,或不是,這場「演出」每日上演。

飾演「珍珠人」的是曾任書店「實現會社」經理的陳可樂。他活躍於公民運動,曾任土地正義聯盟執委,策劃天台農場「Very MK」。近日,他將「農場」搬到佐敦的酒店 Eaton HK,嘗試耕耘一個社群,一個名為「珍珠人」的群體。

廣告

珍珠人太空船降落 Eaton HK

「珍珠人」一說,起源自電影 《星際特工》提及的那個六百萬人口原始物種「珍珠族」。陳可樂藉以延伸想像,將「珍珠族」重新構思成流亡於宇宙太空船的族群,並以手放額頭向外伸出作為「招牌手勢」,象徵要將最好的意念分享他人。圍繞珍珠的意念出發,他穿戴著浮誇的珍珠鍊,又借用圓渾的緬甸文為「珍珠族」的文字,寫成族人的宣言,「我提出嘅嘢可能好怪,好 out of the box,但我就係想大家都有停低諗一諗嘅 moment。」

廣告

由緬甸文寫成的「珍珠族」宣言

由緬甸文寫成的「珍珠族」宣言

近年研究程式設計的陳可樂,更嘗試將「珍珠族」想像成程式設計員的群體,從而推廣出技術交流以外的分享平台。凝聚社群的特色抓住了 Eaton HK 文化及形象總監黃子欣(Chantal)的目光,在酒店 Eaton HK 的共享工作間——Eaton House 開業之初,決定闢出一個辦公室,讓「珍珠族」以「駐場行動者」(Activist-in-residence)的身份加盟,成立「開放文化站」。

製造不穩定因素 挑戰商業邏輯

「駐場行動者」的角色,不只是共享工作間的其中一個成員,陳可樂在「開放文化站」寫程式,做廚餘堆肥,又研究室內種植火龍果的可行性;Chantal 更期望陳可樂透過「珍珠族」連結工作間的使用者,甚至以創意的藝術介入行動,挑戰商業機構一貫的運作邏輯,從而為酒店帶來新刺激。

陳可樂以「駐場行動者」(Activist-in-residence)身份加入 Eaton House

陳可樂以「駐場行動者」(Activist-in-residence)身份加入 Eaton House

陳可樂遷入 Eaton House 一個月,曾經悄悄地將樹根(「珍珠族」的「智慧之樹」)混入大堂裝飾植物。他解釋,香港社會傾向「過度管理」(over-management),「智慧之樹」擺出大堂翌日就被酒店行政總監發現,對方笑言:「應該都是可樂做的吧?只有他才會這麼怪」。然而,管理層沒有移走「智慧之樹」,足足一個星期之後,陳可樂才主動撤走,笑言:「我的工作是跳出框架,不斷去搞住其他人。我就是那個不穩定因素。」

掛在天花板的「智慧之樹」

掛在天花板的「智慧之樹」

Chantal 指,酒店其他同事遇著陳可樂一身「珍珠族」打扮,或者見到樹根放到大堂,不免覺得奇怪。她解釋,酒店的商業世界有一套自己的運作邏輯,酒店管理與藝術創作的訓練也不一樣,故駐場行動者的一舉一動都是對機構的挑戰,「所以雙方都要適應,嘗試理解和接納,從而漸漸對彼此改觀」。磨合不易,但正是有趣之處。此前任職於亞洲藝術文獻庫,亦是「咩事」藝術空間的創辦人,她轉職酒店正是想親身實驗釋出商業世界的餘裕,支援各式各樣可以帶來社會改變的行動,包括藝術創作,「即使做酒店都可以慷慨地重新想像如何運用空間」。

不只市場營銷 望確實帶來改變

駐場計劃預定一年,陳可樂將會定期舉行科技相關的交流活動之外,閒時又會與其他共享工作間的租戶喝茶聊天。訪問當日,租戶離開工作間之前,特地過來跟陳可樂說聲再見,關係似在慢慢地建立起來。他認為,共享工作間旨在營造社群,最終促進租戶之間的合作,故希望通過「珍珠族」介入酒店,刺激其他空間使用者跳出日常;配合定期活動,擴闊人際網絡,甚至連結各種合作機會,「所以我形容自己是一個用社群作為媒介的農夫。」

「珍珠族」的太空船--開放工作站

「珍珠族」的太空船--開放工作站

陳可樂形容自己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加入,坦言不少社群營造活動,參加者之間建立的關係,隨著活動結束而消逝。加上,酒店本身是牟利的商業機構,無論藝術或者社會行動的介入,他亦擔心有可能被利用作市場營銷的策略的一部分,最終無法為機構原有的運作帶來衝擊,笑言:「如果咁易,晨早有人做咗啦!」雖然如此,他相信 Chantal 有能力協調各方,而且建立社群從來不是短時間可以成就的目標,道:「所以我都好想知道究竟一年之後會做成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