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粵語高音字與樂音配合上之彈性

2018/5/13 — 16:57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人類語音漂移不定,充滿彈性,同一個「媽」字,興高采烈時會講高音些,垂頭喪氣時講卻會低幾個 key ,而這並不是音樂上的 key ,不可相提並論。本文旨在介紹粵語高音字與樂音配合上之彈性現象,希望能予讀者一點啟發。

說來,粵語字音曾有分「尖」「沉」兩極之說,那是早在幾十年前的粵劇粵曲時代便已有的概念。「尖」最初應僅指「陰平聲」字(「沉」指陽平聲),但現在應用在粵語歌曲創作領域上,一般也兼指「陰入聲」和「陰上聲」。所以,本文所指的高音字是包括三種陰聲聲調的「尖」音字。

據語音學上的標音系統,粵語「陰平聲」的調值為 55 ,「陰入聲」的調值有標作 5 ,也有標作 55 的,而「陰上聲」的調值標作 35 或 25 的都有。它們的共同點是調尾都是5,所以可視為同一音高,即音高相同(注意,上述這些數字不是簡譜唱名符號)。事實上它們在與樂音結合時的彈性性質也是完全相同的。這一點尤為重要,所以,值得再說一遍:

廣告

它們在與樂音結合時的彈性性質是完全相同的!

為方便談論,下文以 3 代表陰平聲、 1 代表陰入聲、 9 代表陰上聲。下文中也有出現的 4 代表陰去聲, 8 代表中入聲。

廣告

早在粵曲盛行的時代,兩個相鄰的「尖」音字配的音,就不限於同度,其音程一般可以擴闊至三個半音。比如著名粵調歌曲《銀塘吐艷》(又名《荷花香》)中有句「花香那得」,配的音是 do’ la fa la ,那 do’ la 的音程闊度就是三個半音,但唱來非常自然,完全不覺有倒字或拗音。這正是本文要談的重點:兩個相鄰的「尖」音字配的樂音,音程至少可以闊至三個半音。

這裏筆者將以兩首徐小鳳的經典粵語歌為例:

無奈

風雨同路

在《無奈》之中,很多樂句都包含 la do’ la 或 mi so mi 的小音群,都是先向上爬三個半音又回落三個半音。詞人有時是在 mi so mi 中填較低音的字,但不時亦是填「尖尖尖」,細分之,詞人在小音群 la do’ la/mi so mi 上填的「尖尖尖」字詞有九個案例:

                                    本想跟(993)

                                    不忍轉(199)

                                    可知~(93~)

                                    一刻跟(113)

                                    本非真(933)

                                    都痴痴(333)

                                    不必多(113)

                                    轉身~(93~)

                                    使捨不(991)

這可說是充分借助相鄰「尖」音字配的樂音的基本彈性達三個半音的性質。

寫本文前,曾向幾位網友做過小小調查,看看他們會覺得這兩首歌有哪些字拗口。

以上九個案例,只有一位覺得第一個案例中的「本」字有拗音,覺得「都」字拗的也有一位,其他朋友則完全不覺這九個案例有拗音。

可見,音程雖達三個半音的差距,但無論上行還是下行,以「尖尖」相配,一般都是妥當的。

《風雨同路》中的主歌,有這個處於高音區的小音群: mi mi mi so mi…… ,詞人填的是「尖尖尖尖尖……」,還是借助上述的那種基本彈性。細分析之:

                                    「怎麼分開假(93339)……」

                                    「一生幾多苦(13939)……」

這一回,覺得這兩處有拗音的朋友較多,主要是在「分」、「假」、「幾」、「苦」等處。但亦有朋友不覺得這些地方有拗音。

填詞啱音與否,有時是甚主觀的,甲認為啱音的乙可以認為不大啱音。但當大多數人都覺得那是啱音的話,那種填法應會是妥當的。以筆者個人來說,覺得鄭國江在這處填的「怎麼分開假……」和「一生幾多苦……」是妥當的,無可厚非的,事實上,這處當想填高音字而不這樣填「尖尖尖尖尖……」,看來也沒有別的理想方案可選擇。

當兩個相鄰的「尖」音字配的樂音為距離有兩個半音的音程時,情況又如何?這個,《無奈》和《風雨同路》也不乏例子,前者有不少地方出現 mi re ,後者則有 mi re mi re ,詞人全填「尖」音的例子不少。詳列如下:

                                                轉身(93)

                                                不得(11)

                                                真心(33)

                                                捨得(91)

                                                深心(33)

──《無奈》

                                                恩怨不分(3413)

                                                珍惜今朝(3133)

──《風雨同路》

以上各例,覺得「珍惜」的「惜」字拗音的朋友較多,惟是也僅限這個「惜」字,但奇怪卻無人覺得隨後的「不分」、「今朝」中的「分」字和「朝」字有問題。

所以筆者覺得這些例子都是妥當的,事實上,既然相鄰的兩個「尖」音字配距離達三個半音的音程都沒有問題,配距離小了一些的兩個半音的音程,當然更不成問題。

當樂音是在高音區同音反複,詞人一般都是全填「尖」音字,如上例中的《風雨同路》, mi mi mi 填的是「怎麼分(933)」、「一生幾(139)……」,正見到是把1、3、9視為同一音高,無分彼此。《風雨同路》的副歌亦有好例子:樂句是 re 音的同音反複,詞人填的是「今天且相親(33933)」,顯見把 9 與 3 視為同一音高。這句「今天且相親」,沒人覺得拗音。

其他例子,如羅文主唱的《錦繡前程》,其中兩有個相鄰樂句,有很多 re 音的同音反複,詞人填的是「小小苦楚等於激(9999931)……等於苦海(9399)……」,亦是把 9  、 3 、 1 視為同一音高。

上文所見,相鄰兩個「尖」音字所宜配合的音程,已陳述過的有 0 個半音/同度(同音反複),距離為兩個半音的及三個半音的。數算下來,只餘下距離為一個半音的音程未有說及,這個也真能配兩個同屬「尖」音的字嗎?筆者肯定地答:是的!

在《無奈》和《風雨同路》中找不到這種例子,因為是純五聲階曲調,但鄭國江另一首詞作《喝采》就有,其中有句樂句是mi fa mi re do,詞人填的是「怎麼可知道(93934)」、「解開生死結(93398)」。足見在高音區,距離為一個半音的音程(這處的例子是 mi fa mi),以兩個「尖」音字配合(不管是 1 是 3 是 9 ),是全無問題。

末了,何妨岔開一筆,粵語中的最低音的字:「沉」音字,其實也有類似的彈性現象,但本文不談了。

又及:能夠寫成本文,要鳴謝以下的網友提供寶貴的意見:Ah Jim、Chan Sze Man、Angela Wong、Vivian Ayako See,謝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