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試談觸感藝術的審美特質 — 以第五屆觸感藝術節的〈觸感之旅〉為例

2018/4/13 — 10:24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社區文化發展忠心的觸感藝術節至今舉辦已有五年,累積了豐富的經驗,令「觸感藝術」這個連國外不少地方也未見得到重視的新藝術形式,在香港似乎造出一定的成績。社區文化發展中心顧名思義以推動社群藝術為務,而社群藝術一直都給人一種粗糙、不夠專業,重視政治介入多於審美表現的印象。當然,不少支持社群藝術的研究者稱,脫離甚至刻意顛覆傳統藝術形式的社群藝術,並不是以反美學為務,只是一種改變傳統,重新定義藝術的過程。但這種說法經常迴避了藝術評論和美學論述建構的必要性,讓不少發展較為成熟的社群藝術項目無法進一步得到廣泛的認受和推廣,難以累積和承傳。

本文以觀賞一次觸感藝術展覽為例,探討「觸感藝術」新近的發展,如何承繼當代藝術實踐之同時,並能融匯身體教育理念,漸成一個有特定體系的審美觀。其所反映的審美價值和原則,值得藝術教育工作者加倍重視。

黑暗展場與當代裝置藝術傳統

廣告

早在上世紀60年代,身為南加州光和空間運動代表人的James Turrell已借用黑房佈置來創作他那些以光為題的傳世之作。在亞洲的語境中,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亦曾與其合作,在一個建築物裡設立一個名為月之暗背(Backside of the Moon的同類展覽)。這些展場一般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全黑佈置裡舉行,就那樣把觀眾丟下好久好久,直至某一刻,他們瞳孔徹底收縮、視網膜椎狀細胞和柱狀細包功能徹底替換,參觀者才隱約看到前方,原來有一陣淡淡藍光懸浮著,令人想起月球那並沒反映太陽光線的幽暗部份,明明確在,肉眼卻一直不見。

而社區文化發展中心主辦的第五屆觸感藝術節,有一個名為觸感之旅的重點展覽,策展人由於考慮到「健視人士一般都很難避免先用視覺欣賞及下判斷才伸手觸摸,觸摸作品時或多或少都受視覺觀感影響」,展覽安排了參觀者必須朦上眼罩,拿起盲人白杖,經視障導賞員帶領,方才可以進場參觀。透過這種安排,促使參觀者「能放開視覺藝術的框架,在視覺主導的年代,以手抵物,用心感受,探索人們「與生俱來的各種觸覺」。

廣告

毫無疑問,從展覽形式來看,這次觸感之旅的安排並不常見,雖是借用了坊間倡議失明人平權的社企體驗活動的導賞形式,但我想強調,我們並不該單純地把這種展覽形式理解為殘障平權倡議活動;而我在這裡引用James Turrell的經典裝置藝術的案例,就是嘗試指出,這種出於社群藝術考慮的策展形式即使如何劍拔弩張地針對傳統視藝展覽的慣例,仍然部份地承繼了當代裝置藝術的傳統。

首先,即使參觀者無法以肉眼去接觸展場,視覺陷入一片黑暗,但這裡的黑暗並不是失明的專利,更不屬文藝作品用以象徵時代精神的意象,處身一個無法看見任何東西的環境,倒應該是為一種藝術經驗本身。承傳了戰後極簡主義旳美學原則,James Turrell的黑房裝置,能促使觀賞者高度在意他們旳感知,明白對於藝術品的認識乃由身處的場景所形塑。沒有一件確實、由石膏或塑膠造成的展品存在,甚至連他所著名的燈光或自然光佈置,也不再是重點,唯一那觀賞者所感知得到的經驗,他們的心理反應和身體變化,才是Jame Turrell聲稱的作品本身。

如此黑暗之旅需仍設有觸感展品,但要求參觀者蒙眼進場,以盲人的方式行動,且事後亦不許讓參觀者有任何機會看到展品的真貌。我們不必單把這種設計理解為固弄玄虛的神秘感營造和宣傳手法,甚至這種為反視覺而刻意代入盲人的觀展模式,本身也帶有裝置藝術的意味──觸感藝術的展品再不是展覽的主角,參觀者的身心體驗和反應,才是這次展覽要欣賞的作品本身。

而事實上,這次參觀者的感受全然符合以上的裝置藝術算計。起初參觀者會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展場裡並沒存在於「物」和「我」之間的可見佈置──展場旳空間再不能以間隔、特定的高度和闊度來理解,它是必須透過接觸,而且是極為主動的接觸,建立穩定的認知和信任關係,才能得以界定的一種存在。因此在黑暗中,體驗並不等同四下無物,相反地參觀者與物件之間的相遇,充滿著更多的未知和神秘──甚至有一刻,展品彷如無處不在,觀展過程出現種種過往視藝展場從未發生的突兀、尷尬和 不靈便,參觀者的身心狀態因而需要承受更大的反響。有個別參觀者會恍然大悟,另一些又或手足無措。

這一切的經驗都得需被確認和思考,同時影響到他們觸摸展品時的詮釋。所以,不僅是展品,整個全黑的展場本身也成了一個藝術空間,需要參觀者主動的發掘,尋找它獨特的意義。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從身體理論到觸感美學

這樣的展場佈置無疑讓參觀者把意識集中在白杖的定位和對於空間環境的摸索,這似乎就是策展人的期許。但怎樣才能做到策展人在展覽簡介中提到的以手抵物,用心感受呢?

以觸摸來欣賞藝術品,跟用其他感官有何不同呢?在討論展覽的內容以前,我想說明一下當代藝術理論對觸摸經驗的理解。是的,雖然似乎現下國際上未見有規模的觸感藝術研究,但「觸摸經驗」(On Touching)是當代歐陸哲學、身體研究和藝術理論拷掘既久的議題,不難找到相關理論說明它的意義。

觸感是一種在肌膚上產生的知覺,主要以手作為媒介。佛經如《俱舍論一》,甚至可把觸的心識分為十一項及四大種之多,包括「滑性、澀性,重性,輕性及冷、饑、渴」等等,可見出這種知覺內容的豐富性。而上世紀戰後的當代哲學,亦出現一個批判西方視覺中心主義的潮流,他們提倡觸感的價值,認為它會比視覺更能還原身體的本真經驗,跳出身心二元論的框框;以至於今日的性別研究、城市研究等,同樣把觸感視為一個不可或缺的倫理和生活經驗,也是有助詮釋觸感藝術的參考。以下我試圖概括幾項觸感藝術的基本運作原則:

一、沒有觀察的距離:在談論觸感藝術的意義以前,我們得先留意,手其實跟視覺一樣,擁有對是物外觀和材質的強大區別能力,但卻不能像視覺一般與物品保持觀察的距離,而所知所感的資訊穩定性也較視覺為低,更為難於保存 (例如給展品拍照完全無法記錄展品的觸感,但對於其外觀則能如實把握)。

二、認知的差異較大;觸摸需要接近事物,其伸展探索,以至於以輕掃、撫摸、緊握等認知方式,與物件建立關係時,每個人所把握的資訊亦有一定差異,中國有瞎子摸象的成語,作為一種藝術範疇,我們倒可從積極的角度欣賞這個媒介的優勢。要求參觀者的主動性和一定參與性,往往更易於令他們更為印象深刻;不同的參觀者有一定感受上的差異,或許更能促進觀展後的對話。

三、對展品有更深入的把握;還有,觸摸對於事物的內外結構比視覺有更為確鑿的把握,視覺藝術經常透過操控錯覺產生效果,觸感在了解展品的外形同時,還能穿透事物的內在結構,雖亦有一定錯覺上的處理,但對物料的本真性要求則更高。所以不少藝術家在處理觸感藝術時,會發現過去處理視覺造形藝術的技巧,可能在觸感藝術裡,參觀者容易感到作假、不夠真實,因此也可以說,觸感藝術對展品的物料的縫合和裝配有更嚴緊的要求,也同樣影響到藝術家對選材的偏好。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四、與身體議題物必相關;當觸感作為一種需要用身體靠近才能達成的感官認知,對於個人和他人身體狀況的省思,在觸感藝術裡往往成為備受關注的主題,這方面不但在過去的觸感藝術節有太多例子,而這次策展人選用的五個主題元素,其中呼吸、溫度、食等跟感覺器官有密切關係的主題,從中更可見出跟身體議題的關係密切。

五;以關係重寫空間的界線:在欣賞觸感藝術時,參觀者不但要主動探索展品,突破對象的隱秘與戒備,同時在不知不覺間,也把自己的身體暴露在展場之中。而在這次觸感之旅中,朦眼的觀展過程,參觀者也無可避免地打破慣有的身體界線,跟對同團的陌生人戒備減少。而透過與展品越更深入的接觸,他們更加對自身和他人之間的彊界有了不同旳理解,那管是《餐桌》中同枱食飯時無意地摸手摸腳攪亂杯碟,又或《被窩的溫度》直接喚起對睡房私密空間的想象。當然這個特質在裝置藝術中亦會常見,但觸感藝術則較著易從參觀者的身體經驗觸發思考。

而且從廣義上說,觸摸並不限於手部的接觸,還有其他身體部份以至精神意識上的相遇,此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接觸,形式上可以極有彈性。有位這次參展觸感之旅的藝術家說到,上年他的作品由於跟合作的對象見面機會較小,所以他放了一張椅子在展場,讓彼此陌生的人可以坐下來,爭取更多交流的空間。

六、障礙經驗呈現:過往觸感藝術並沒被刻意介定為一種身心障礙藝術,但由於其理論上的非視覺特質,容易令藝術家聯想到失明人士的生活經驗,所以藝術家跟失明人士共同創作,也是觸感藝術裡的一個有趣面貌,這甚至可以引伸到障礙研究(Disability Study)裡對於障礙經驗呈現(Representation of Disabilities),甚至殘癈藝術(Crip Art)的討論。

而這次觸感之旅展出的作品,每個皆由至少一個藝術家和一名視障人士合作創作,且要求視障者導賞下以「盲人的方式」參觀,似乎更充份體現了呈現盲人生活經驗的意圖,其中的作品如〈聚餐〉、《八件小事》、〈觸〉等,更直接以呈現視障者的日常經驗為主題,加上參觀時必需學習使用白杖和以手辯形的技能,讓參觀者以第一身經驗體會盲人的生活感覺,展覽完結後又會安排與視障導賞員親身接觸,充滿強烈的殘疾人士公眾教育意味。

如此,盲人的生活經驗不但政治正確地得到認同,同時也成了一種藝術品般成為欣賞對象,這讓人反思到,到底是不是有一種盲人獨有的美學經驗呢?又或觸感藝術本身本就超出了障別的界限?這都是值得往後加以深掘的問題?而這次觸感之旅除了批判主流藝術展場旳健全主義(Ablism),對於代入盲人的角度參觀展覽,仍有更多反思的空間,到底盲人的摸索和行走方式跟展場旳關係為何,可以在沒有導賞員引領之下,盲人仍能自行找到展品嗎?有沒有更多樣化的展覽場地通達設計?令觸感藝術的形式得到更充份的發揮,現時的復康文化對盲人的身體規訓,如何防礙他們欣賞藝術?以至讓人推想到,有沒有一種更通達,更自由的展覽場地設計等等,這也是觸感藝術未來需要探討的議題。或許還有更多跟失明與藝術相關的議題,可以透過這個觸感之旅所觸發。即使從殘障與藝術的關係出發,參觀者亦不必把這個參展過程視為一個單純的權益教育,更是提供一個另類的藝術空間,讓人思考視障與藝術展覽的不同可能性。

七、多重感官的藝術經驗:故觸感藝術的創作以手觸摸的展品為主,但卻不回避人與人、人與物間不同形式的接觸經驗,坐下、躺下,愛撫、擁抱不在話下,而不同的官感(有時也不排除視覺),也都是觸感藝術探索的經驗範疇。但面對這種多重感官經驗疊交而成的藝術,作品應該如何加以分析和評價呢?傳統的視覺藝術理論既已失效,但裝置藝術、環境藝術、社群藝術,就能提供捉夠的理論工具加以分析的嗎?

從手感認知的形象與其他親歷的感官並置,掀動的情緒以至期望的擾亂與昇華,這都是需要一套新的美學語言以之描述。除了聯想、通感等視藝已有的概念,又或裝置藝術研究者早以吸收的超現實主義、拉康精神分析或梅洛龐蒂知覺現象學中慣用的理論陳述,後結構美學理論中的感官化論朮,同是亦值得加以借鑑一下。

德勒茲派學者Barbara Kennedy在討論當代電影的跨媒界特徵時,曾提出一種名為感官美學(An aesthetic of sensation )的審美原則。從理論層面重新介定非視覺形象和多重感官交疊的審美經驗過程,當觸感藝術強調參觀者的體驗本身,多於展品的獨特刺激效果時,這些美學語言正好從不同感官間的內在共性出發,指出一些具備價值導向性的審美特徵,其中包括振動、共鳴和動能的綜合等元素,在鑑賞觸感藝術時也應考慮。

「摸得到的自畫像工作坊」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摸得到的自畫像工作坊」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振動(Vibration),是一種純屬感官層次的審美元素,意指在形象以外,那一切通過神經接收,多於大腦認知的感官刺激,以不同的強弱程度來表現出一種節奏上旳變化,參觀者除了理解展品如何呈現盲人的生活或勾起他們的個人經驗,溫度、質感以至於聯想得來的意境,都能夠給他們帶有不同變化的節奏愉悅效果。是次觸感之旅中,以《觸》以純粹的手腕造形及其發熱功能,最能體現這種美學元素的純粹性,而《八件小事》中個別物件,雖有借助錄音帶出聯想,但一些手感上的突出刺激,同樣是透過物料的突性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如此,其實大部份觸感藝術的作品都會強調獨特的手感刺激,振動這個詞的意義是想指出,有些藝術品並不用太依賴情境,單純地以獨特的方法和材料帶出手感,也可以是一個優秀的創作。

共鳴(Resonance),意指透過多於一種感官彼此呼應,所造成的審美愉悅效果,德勒茲認為這共鳴與傳統意義的心令神會有所不同,因這概念不但指參觀者的心理反應,同時亦存在於觀賞者和藝術家的身體,如何與展品的物理性質在份子的層次上相互撞擊、糾纏,以其獨一無二的力量達至感覺、情緒上的強度(tensity)。這種說法雖有些抽象,但關鍵在於理解當代跨界藝術,已不能單靠個人的品味判定,或透過分析感官經驗和心理效果為務,不同感官經驗間的交互,以及作品物料留在身體上的物理作用,也是感官美學得要關注的範疇。

「D FOOD 唔錯! 觸感藝術匙扣製作工作坊」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D FOOD 唔錯! 觸感藝術匙扣製作工作坊」
(圖片來源:Touch Art facebook)

是次觸感之旅中,《舌尖的思念》供參觀者不同味道的糖果吃,那不謹是感官的模擬或刺激,同時其物料(食物)也會留在參觀者的口腔之內;另有個別展品,其物料在觸摸後會黏在手裡。這既是多種感官同時發生作用,且與作品的具體材質息息相關。但傳統保持相當佢離的視藝鑑賞,就不會出現這種感官強度的差異了。

動力的綜合體(the synthesis of 'Forced'),這詞在德勒茲哲學裡跟主體解放息息相關,所謂的斷裂、division)、或抽離(withdrawal),意指對立衝突的感官經驗帶來張力後的舒解和昇華效果。在前面兩種情況的基礎上,感官會隨著經驗而再度轉化,不協調的官感本來帶來滋擾,但透過空氣、聲音等較為空洞無物的介質,參觀者得以在不安中沉浸其中。 如此感官不會靠單一元素而持續維繫,而是透過一組元素以跨越整體形象和意義,帶來審美上的昇華。

在這次展覽中,我個人覺得題材表面上與失明人生活無關的展品,參觀者若能在一定的認知基礎上與之聯繫,或自得其樂,又或處於一種被受規訓的不安狀態下,找到一種能夠沉浸的介質,他們都能領悟這種屬境界層次的元素。《自由的空氣》在自然的值物和人造的膠墊之間,體會呼吸的適然;《非凡時刻》使用不同的觸摸裁質,再加上錄音聲帶和發熱裝置,在風格似乎一致但夾雜各種突兀的選材中,以沉浸的時間來挖掘出正面經驗的深度。這一切觸感藝術體驗,並非傳統的美學或權益倡議概念能夠準確地描述。

--

參考書藉

Adcock, Craig ,.James Turrell: the Art of Light and Space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0 .

Kennedy, Barbara . Deleuze and Cinema: The Aesthetics of Sensation,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03

Bishop, Claire -Installation Art,Tate Publishing, 2005 .

Springgay , Stephanie. Body Knowledge and Curriculum: Pedagogies of Touch in Youth and Visual Culture, New York, Peter Lang, 2008.

 

第五屆觸感藝術節觸感之旅

主辦團體: 社區文化發展中心
日期: 2月26日至3月25日
地點:觀塘發現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