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蹤跡」視障人士相展 更想明白如能參透那看不到的世界

2018/3/13 — 12:42

早前在灣仔動漫基地看過「蹤跡」(Grow with the Flow)視障人士攝影展(展期至3月13日),活動由健視及視障人士共同策劃,展出好幾位熱愛攝影的視障人士的作品。

視障攝影,是不是很矛盾?筆者記得之前也看過有組織及有心人士為視障人士提供一些工作坊及活動,找一些專業人士教他們有關攝影技術之餘,也用口述等方式令他們明白構圖、光線、氣氛等重要概念。看不到,是不是不明白?筆者不知道,筆者不是視障人士,始終不完全了解先天及後天失明人士在處理有關圖像等究竟是怎樣的情況,除了一些專業人士的輔助或指導外,或者是靠他們其他官感,如聽覺、嗅覺、觸覺等,以補足種種有關原本由視覺上的需要。筆者不能代表他們說明,也許不是如此。他們看不到,但又用相機拍出相片。因此,筆者在這相展或其他視障人有份參與的展覽中,其實是更想知道他們是如何去了解及嘗試用相片或其他視覺藝術媒介,如繪畫、錄像等,去呈現出他們看不到,但運用其他感官了解的世界,自己覺得比他們拍到相片或畫到一幅書更有趣。

廣告

在展覽中也有幾張將相片轉為方便視障人士觸摸去了解相片內容觸感畫,勾勒相片內的基本線條,還有將不同色塊換成波點、直線、橫線等圖案,方便視障人士用手觸摸去知道相片內有些甚麼。筆者不知道這方便可否真的讓他們明白到相片中究竟是甚麼,除了形狀、線條、顏色、光暗等,還有角度、深淺、視野,是否都可以用一些簡單線條及符號去說明。因此,筆者才說知道他們是如何去了解才更有趣。

廣告

筆者知道現正在「發現號」舉行第五屆香港觸感藝術節,今屆以「觸感生情」為主題,活動包括由視障人士帶領蒙上眼的手健視人士以觸摸的方式去「參展」在「觸感之旅」作品展館中一系列由視障及健視藝術家共同打造的作品,而作品內容都是種種埋藏在我們生命中,但又不可或缺的元素,如水、食、溫度、呼吸、關係等東西。

放棄視覺,透過觸覺,是不是令你不再被視覺主導,可以讓其他官感的敏感度再次提高,令你更明白身處的空間呢?大家用手或其他身體部份去摸,去碰,去感受,也許才知道畫布或材料的質感、紋理、份量,而不單單看而已。

但香港差不多所有藝術展覽只供觀看,無論是繪畫、裝置、雕塑、板畫、書法、相片、錄像等,都只可以讓大家在一定距離外用眼去看,又或用聽,非常少是批准,甚至是鼓勵大家去觸摸,除了那些放在戶外地方的大型雕刻作品,但就算讓你觸碰,但也不是一定的,因為有很多就算用金屬為材料的大型作都同樣是碰不得,其他大多數都是抱著眼看手勿動,只可遠觀不可近看的展示方式當然是為了保護作品,你用手一點,就會破壞了那幅畫或裝置,就好像所有藝術品都是一觸即逝,一碰即壞。但筆者又有時看到一些展覽的展品中被破壞,可能不是被人故意弄壞,只是以為很堅硬,但用手稍為大力一踫就出事了,最近去看一個媒體藝術群展,大部分作品都是錄像、機械等裝置,其中一件是可以讓人搞動的木製音樂裝置,但展覽才開幕幾天,這作品已損壞了,要掛出維修的標誌,可能有參觀人士大用力玩了,難怪大多數展覽主辦單位都希望大家只不要踫。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