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張三李四收藏展」 你又藏佢又藏香港人人都藏

2018/9/18 — 16:30

曾看過Durva Gandhi的《Secrets of the Art Millionaires》,書中曾引用美國著名攝影師Robert Mapplethorpe(1946-1989年)的一句話:「I don't think any collector knows his true motivation」,Robert Mapplethorpe是美國上世紀其中一位最受爭議的攝影師,他拍攝了很多男性裸體、被虐等主題內容的相片,最受爭議的應是他在60年代末及70年代在紐約以SM為題材的作品,極具衝擊力,不斷以作品挑戰傳統道德底線。

收藏家究竟是甚麼——這是不是一個職業或工作,有沒有分全職或兼職,有沒有入職標準,可否在大學或專上學院修畢課程後便取得相關資格,但同時你覺得收藏家是不是天生的呢,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是收藏家,抑或某些特定的人才有收藏的權利及能力。如果藝術圈沒有了收藏家,究竟會是一個甚麼樣的景況呢。

廣告

總是覺得收藏家是個特別,甚至吊詭的存在,但同時又是很必需的存在,不理會前面的問題,他們好像就是藝術創作的精神歸宿,以及藝術市場的實際動力。

廣告

早前到剛在位於中環的大館開幕的「張三李四收藏展」(Collections of Tom, Debbie and Harry)(展期至2019年1月4日),另一個同期舉行的公開徵求展覽是「日常邊界」。「張三李四收藏展」由短髮工作室(Short Hair Studio)呈獻,先在上年中舉辦一系列工作坊,向長者徵集他們收集的物件及故事,嘗試發掘這些素人的藏品中的個人故事、社會面貌、時代意義等,而計劃的後段就是這次展覽,找來張煒森及胡敏儀策展,以及七位本地藝術家及組合參與,包括姚妙麗、李繼忠、夫婦鍾惠恩和吳家俊、馬琼珠、梁美萍、劉智聰及趙慧儀。

姚妙麗的《胡家肖像:回憶重拾與重塑》,透過整理、分類及展示種種物件,化為一家族的跨世代會面; 劉智聰的《見面如晤》,利用相片、幻燈片等,將生命、生活等作出延伸及分享;馬琼珠的《颱風》、《她的剪報》、《女皇加冕、史太林之死及廢除納妾等》,透過照片士及退休老師梁經緯三位舊報收藏家及剪報收集者的報刊文字及圖像,化為畫布上的圖案及顏料,為收集、知識、歷史、情感等作出一種另類回望;梁美萍的《日誌》為大定找來及展示有關速食的書;李繼忠的《Can't Live With or Without You》,以私人收藏扣上中國及香港重大社會運動;趙慧儀的《情天》,以她先夫唐景森的雕塑《Concept》配上她的彩色雲圖;鍾惠恩及吳家俊的《劍山》,以小花盆重整出來的劍山鐵模具型態。

無論他們是在回應素人收藏家也好,是在反觀自己同時作為創作者及收藏者的雙重身份也好,是在從收藏這件究思考到歷史、情感、歷史、社會等不同層面也好,都是在不停令你思考收藏,對於創作者、收藏者,以及一舨人的意義。

一般人是為了甚麼而收藏?會收藏甚麼?因為珍惜?因為懷念?因為不捨得?因為貪心?因為不安?所以收藏起來,而這和藝術品收定布何分別?或者很相似,都是因為珍惜、懷念、不捨得、貪心、不安等,所以收藏藝術品。

而作為張三李四的你,又會收藏甚麼呢?你又記不記得自己第一件「藏品」又是甚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