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失去了又回來」 如水有記憶,不知如何紀錄香港

2019/3/25 — 14:45

當失去了又回來的,是不是和原來的一模一樣?因為早前到了在北角的油街實現,看剛幕的群展「失去了又回來」(Once Lost But Now Found)(展期至7月28日),找來藝術家梁志和、鄭波及藝術團體MAP Office,以海為出發點,創作三組在地裝置作品。

油街實現這二級歷史建築物的前身是建於一九○八年的香港皇家遊艇會會所,作為北角填海工程前原來海岸線上的建築物,這沒有被城市發展而淘汰的空間,可說是見證了海岸線的改變及社區的發展。

今次展覽可看到的作品包括了梁志和的《在這表面爬行》(Scratching On The Surface)、鄭波的《你們是那0.01%》(YOU ARE THE 0.01%)和MAP Office的《鬼島嶼》(Ghost Island),當中以梁志和的《在這表面爬行》最令筆者留下印象——在漆黑的展廳中,走過有些如波浪起伏的地面,看到像是一排橋底圓拱,後面是一個水池,以及一大幅屏幕,不停播放著影片,讓人最有印象的,是說水是有記憶的,而那水池以為是靜止,但每隔一段時間,天芯會有一支好像是筆或掃的桿落下,劃過水面,彷彿在水面上寫下一筆,令人想起,如果水是有記憶的,那麼就在水面上紀錄這世界的歷史吧。

廣告

如果水真的是有記憶的,那麼它會如何紀錄這地方,甚至這城市的歷史,不斷的移山填海,因為要隨著社會需要而不斷發展,水會如何紀錄這城呢。

後來特別在網上找到,原來在外國已有科學家研究水是有記憶,有情感,能識別文字、聲音、等不同信息,當中早在1987年,有法國科學家曾做過實驗,證明水是有記憶,但研究結果卻始終未得到科學界認同。

廣告

無論如何,你就當作是天方夜譚,又或是科幻小說的情節——且當水真的有記憶,它所寫的香港歷史,會是甚麼樣的歷史呢,和政府每年出的《香港年報》一定是大有分別的了,又不知水會如何紀錄這城市件件重要的政治、經濟、社會及民生事件,可能會跟我們這些人差別非常大的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