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馬琼珠「時間曾經打一個摺」 就將過去放在現在一起

2018/6/11 — 17:38

早前到了灣仔富德樓6樓的艺鵠看本地藝術家馬琼珠(Ivy Ma)最新個展「時間曾經打一個摺」(As Time Folds)(展期至7月1日),記得之前幾年看過她的個展,好似11年的「靜觀」、12年的「數字靜止」、14年的「Someone」、15年的「去年」等,她的作品總是令自己有種用影像,或是是某些電影中的畫面,或是雨傘運動中的人物等,去留住某些思想、情緒、說話或空間似的,好像是作品呈現了某種殘影似的,讓觀者在一些痕跡中尋找一些意義,在留住、呈現、模糊等中間,某些意義,某至議題,好像隱藏與表達之間,或者這是令筆早喜歡的原因吧。

今次在艺鵠舉行的個展「時間曾經打一個摺」展出了幾組件,例如有《對角》,九張彷彿是摺了角的A4紙的金屬片,一個角比一個角大,摺得更高,好像是紙隨時間而「竅」起般;《面》是一系列大約30x30厘米大的木板,都是中間有一條分界線似的,上下畫成反光或啞面的黑色;又或《第十九次飛行》,十多個好像是飛機窗口的黑色橢圓等等。

廣告

時間會打摺,令筆早想到好像科學家或一些科幻小說對時間觀念的闡釋及延伸,當時間被摺疊,不同時空便會出現交錯,也令筆者想到時間及回憶的關係——人的回憶,是不斷作出重整及修正,當時間是被創造出來的概念及單位時,回憶反而更突顯出其不穩定性,無論是主體的認知,又或是歷史資料的記錄,回憶本身都不是事件的全部,更不是所謂的真相。

廣告

我們如何看待時間,就是我們如何看待回憶、歷史、意義,或者筆者就偽哲學地說,歷史本身就是一種時空關係,是一種延續性,是令人們感覺時間的存在,而事物間的連結也建構成不同的價值觀念,成為文化規範的基因。

這展覽令人更想到,凝固了的過去,使歷史不被遺忘,無論是明確的影像,又或抽象的虛幻,或者令你親身見證所有事情的發生,又或在腦中思考某些片段的回溯,都是一種時空的連繫,只是確切或含糊的分別而已。無論回憶是否真確,人都會用某種角度去審視,然後作出結論和找出定義。或者「時間曾經打一個摺」對筆者來說,過去的事,或過去的時間,與我們保持著一種距離,就靠著這種距離讓人們將過去及現在作一對照,把現在這一刻和過去排列一起,把過去帶回到現在來。

看展覽,何嘗不是一種將過去和現在放在一起的「活動」。

噢,筆早記走以前在甚麼時候聽過打摺了,就是去買衣物,看到打摺的褲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