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藝術勞動.買定離手 香港藝術家是永遠燃燒青春的勞工

2018/11/6 — 17:35

係賭博時才聽到的「買定離手」成了展覽名稱,也在展場中放了一張麻雀檯,做藝術家是講技術,還是手氣,抑或牌品?藝術家沒有光環,或者做甚麼職業,在甚麼崗位,都是有人撈得風山水起,名成利就,有人屈屈不得志,每況愈下,有人平平穩穩,無穿無爛,有人大起大跌,搵朝唔得晚,有人名正言順,有人不學無術,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又黑暗,充滿矛盾又吸引,年年本港又有不少人報讀及修畢高等院校的藝術課程,而又有人在藝術路上捱不下去。難道搞藝術真的是好像做勞工一般要捱又低廉,甚至低賤,還是有如賭博一般,有輸也贏也有騙......

早前到了在北角的油街實現看「火花!藝術勞動‧買定離手」(Sparkle! Show Art's Hand: An Investigation on Art Labour),由梁寶山策展,先來三位資深藝術家的作品,包括了石家豪的繪畫《2014年曆》、黃照達的一系列藝術勞動關鍵詞插畫,以及李在伊的錄像作品《完美時刻》,或者令你明白,一下藝術何以是勞動,展示了四位今年畢業的藝術本科生的作品,即鄭栢麟的《停止心跳》、羅詩穎的《每一次都是最後一次》、梁凱雅的《給自己找麻煩的練習》及梁慧欣的《何時何地 不假設你或會在旁》的作品,而不來這次展覽是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至十月二十八日,以最公平及公閞的麻雀比賽方式來決定那位藝術本科生勝出,在展覽第二階段實,即十一月三日至明年一月六日現個實展——最後勝出的是梁凱雅,而她的概念就是認真地做無謂的事,並將展覽空間轉化為創作時無意識的放空狀態——不過,勝出不是因為她的概念或作品,而是打麻雀喎。

寓工作於娛樂,又係實踐與理論並重,被美化了的藝術勞動,是不是有個可以走出去的缺口呢——燃燒青春,奉獻給藝術的勞動,太有光環了,但現實是沒有保證或保障,不知方向,沒完沒了,不分早晚,一個所謂的藝術圈內充斥著太多人及機構,不只有藝術家及賣家,或藏家,還有如政府部門、美術館及博物館、藝廊、藝術博覽會、拍賣行,還有各式各樣的藝術行政及管理工作者。

廣告

做藝術家看清何為勞動及這產業到底是甚麼,也要知道如何自我企劃,但也不代表輸或贏,也不保證你要被迫以燃燒青春及奉獻給藝術方式的勞動到幾時,因為你沒布升遷步驟或退休方案,或者你是要一生一世地 燃燒青春及奉獻給藝術......

老土說句,人生本來就是一場賭博,藝術家或者是要賭大一點,賠得大,贏得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