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何兆基展覽,如果玄奘今天再負笈西遊

2017/11/6 — 16:10

如果大家對玄奘取西經的認識,是來自電視或電影,無論是張衛健做孫悟空的無記西遊記,又或周星馳做孫悟空的電影版西遊記,又或其他改編版本的西遊記,大家其實或者都是將重點放在孫悟空身上,看他如果大鬧天庭及打敗一眾妖怪,對玄奘取西經這事本身只當是背景(又或根本不當是一回事)而已,雖然筆者記得高中時讀中史,教宗教史時也有談及玄奘取西經的真實故事,知道沒有孫悟空、豬八戒及沙僧,而最令筆者有印象的是他在唐朝到天竺取佛經,自己在想,如果沒有決心及毅心,的確是很難做到,是mission impossibe啊。

廣告

早前到了在中環的a.m. space,正舉行著本地著名藝術家及中大藝術系副教授何兆基最新個展「負笈往遊-行前預展」(Go Study Far Away from Home)(展期至11月25日),以負笈為主題,以玄奘取西經為參考(形象出自現存在東京國立美術館的《玄奘負笈圖》),這次預展就展出了藝術家遠赴大漠前的準備物件,除了竹笈,還有沙漏、司南、香爐、立砂、頌鉢等器物--當年玄奘出西域天竺,經過多少險境,歷盡多少劫難,就算真的有孫悟空等徒弟(當然真的是沒有啦),也到面對多少妖精怪物,才可取得西經,再回中土;而今天藝術家借此以反思自己前往西方學習藝術及探究當代藝術的經歷。

廣告

場中有一幅藝術家背著竹笈,穿上素衣,並帶著沙漏、司南、香爐等器物,彷彿玄奘西遊之圖像--學習藝術及在藝術之路上鑽研探索,是否也應如此艱辛,要負笈及有一眾器物之輔助,才可辨別方向,清楚時間,清淨心靈等等,最後才可取得經書回中土--場中一切都如此有象徵意義,更令人幻想藝術家穿上身衣裝及器物,走入大漠,再經歷人間苦難的情景,不知可會收到甚麼徒弟,再打敗甚麼妖怪。

不知道將使命這東西加於藝術家身上,是不是太過份,筆者自己也不是那種對自身有反思的人,對自己的生命或職業有反思其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自問最大的優點是了解自己的缺失,但可惜沒有改變的行動。而這世界卻是需要如玄奘的人,帶動改變的人,他不是靠推翻或建立玫權去改變,是透過宗教去改變,或者他明白無論是誰人掌權,結果都是同小異,但如果可以靠一些在心靈或精神上的方法,人才可改變。

如果玄奘再生於現代,不知他是否也會再西遊一次,或者要看他是否生於中土,如果是真的,那麼他一出生已需要經歷苦難,之後才可去取西經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