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述筆記】談大館開幕,與《維多利雅講》

2018/6/5 — 16:31

「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過大館,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

五月尾,六月頭,香港藝術文化界的焦點,非大館莫屬。公眾開幕那天,我本來是為了林東鵬的光影表演而去,但朋友說想看一舖清唱的《維多利雅講》,那我就一起去了。趕及晚上七點半到達,光影表演準時開始。為時五分鐘的節目,林東鵬的痕跡不算太多,就幾幕說說香港歷史,最後一節播放馬會公益事業一段,我徹底地 O 了嘴。我知道,馬會主理這個活化項目,但可不可以用比較生動的方法交待,而不是這樣 PowerPoint 式播出一些活動花絮的相片?

為此,我跟朋友討論過,對方也是做創作的,但他覺得可以理解,沒有問題。或者可以用《維多利雅講》的例子對讀,會比較容易梳理出我的論點。

廣告

說來慚愧,久仰一舖清唱是香港著名的無伴奏合唱團,但這是我第一次現場看他們演出。揭開序幕的〈香港有何手信〉,非常「洗腦」;完場前再唱,一遍,即使兩日之後,我也無端輕唱起:「香港有乜嘢,振奮像咖啡,何手信魅力係掂過碌蔗」。舞台設計傾向懷舊復古,正正方方的木枱木凳,有種茶館的氣氛。全場 50 分鐘的表演,說唱內容大概都是熟悉的香港歷史,加上簡單的舞步和走台步,以唱為主的表演一點也不悶。一舖清唱的玩聲功力不用質疑,甚至連飲水的抖氣位都可以納入演出,變成「聲演」維港波濤。但我想講的其實是,幕後詞人的功力。

廣告

要講歷史,可以好悶,但詞人巧妙地用了大量流行文化元素,而且玩盡廣東話的 inside joke,例如〈香港有何手信〉食字,取自電視節目主持「何守信」;又有一節呼應廟街歌王尹光的名曲〈荷里活大酒店〉,吐出一句「荷里活道沒有大酒店,更何況大酒店(殯儀館)不是俾人住的」。其中我最欣賞的一節是〈獅子山下留〉,詞人截取羅文名曲〈獅子山下〉的歌詞,加料「二次創作」,例如:「人生,總有歡喜樂趣有繽紛點綴;難免,都有淚印都有驟去驟來的苦水」,明顯是「人生總有歡喜,難免亦常有淚」的重寫。介乎熟悉與陌生之間,《維多利雅講》整體取得平衡,讓香港故事一再重彈,但也不落俗套。

然而,光影表演的 PowerPoint 在前,我看《維多利雅講》也擔心找到明顯的「馬會」痕跡。〈榮華立搶〉一節批判香港人利字當頭的特質時,也已經擊了馬會一下,其中一句唱道:「重要嘅嘢,又唔見大家個心咁齊/投票站永遠有好多空位/投注站就日日都好似擠提/究竟係蠢鈍一時,還是聰明一世」。來到〈捐款袋住先〉起初,聽著以為去了「歡樂滿東華」,唱詞有如「有了你熱心捐獻令異國變得齊全/也靠你每一分捐獻去拓展大宏願」。然而,他們沒有純粹唱好,鼓勵觀眾行善捐錢,後段更出現「其實金額不要說穿/只須有旗讓個個睼見」,質疑行善動機可能虛偽;甚至最後「捐完,究竟啲錢去徂邊/放心,我會幫你袋住先」的批判更明顯。短短一段樂章,我好像聽到了兩種力量的拉扯——既要「歌頌」慈善機構需要觀眾捐獻支持;但同時質疑機構將捐款「袋住先」?

《維多利雅講》的主幹框架固然是「主旋律」的香港故事,但細節找到不少創作團隊反思之處。開場有一節,借同親戚阿嬸飲茶的情節,講述香港九十年代移民潮的歷史,第一句就「嬸與茶,嬸與茶,嬸與茶,唔茶就假」。香港人一讀就知道詞人又玩食字,「審查,審查,唔查就假」(!!!)。哇!一定是我諗多咗喇,成個故事唱到最尾,竟然兜返去一個好客觀的香港故事,道:「臨別之際,阿嬸話/有時間就飛過機探我啦/我搬徂去溫哥華」。高招!我無從判斷創作過程有否遭逢「阿嬸請飲茶」,但起碼我看得出創作團隊有花心思,嘗試在「主旋律」當中發出微小很有力的聲音,訴說出「另一種真實」。

你可能覺得,「小聰明抗爭」無謂又無用,最終被機構吸納,成為建制。但我相信,一切來得不易。這個版本能夠出街,我想建制內部定必鬆動了些甚麼。雞蛋擲向高牆或非必然悲劇,高牆即使不會輕易倒下,總也會有可以突破的缺口。

差點忘了說,為《維多利雅講》填詞的是岑偉宗,亦即是《魔雪奇緣》主題曲“Let it Go" 粵語版本的詞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