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海唐生》簡潔豐富

2018/1/23 — 9:41

《藝海唐生》宣傳照

《藝海唐生》宣傳照

《藝海唐生》正在上環文娛中心劇院上演,這是「劇道場」紀念唐滌生誕生一百周年的音樂劇,將會演至一月廿七日,據說全部預售滿座了。

歐錦棠和萬斯敏成立的「劇道場」,七年來不斷創作演出舞台劇,題材遍及東西古今,包括取材外國的《宮本武藏》、《聖女・貞德》、《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又有扮貓的《我愛喵星人》,以及屢次重演《再見別離時》及《男女PK大作戰》等。

該團過往作品都與粵劇無關,為何今次要紀念粵劇編撰名家唐滌生呢?這問題很白痴,因為一百年來中國戲曲和電影、舞台劇關係密切,交流互動已久。近廿多年來以粵劇壇為題材的香港舞台劇不少,例如杜國威編劇的《虎度門》和《南海十三郎》(有唐滌生角色),都拍過電影。1999年杜國威編、鍾景輝導的大型音樂劇《劍雪浮生》描述任劍輝、白雪仙與唐滌生,尤其製作空前鼎盛,哄動一時。《劍》劇重演時正好由歐錦棠演唐滌生,代替首演的謝君豪。

廣告

毛俊輝的《情話紫釵》,把現代舞台劇與唐滌生戲寶《紫釵記》古今交織。去年陳敢權、阮繼志的《紅梅再世》把唐滌生最後傑作《再世紅梅記》衍變為別具創意的新舞台劇。林奕華、鄧樹榮都曾把《帝女花》轉變為新劇場作品。他們除了向唐滌生致敬,坦白說唐滌生之名也有票房吸引力,為劇場增添觀眾。

現在歐錦棠編、導、主演的《藝海唐生》,兩小時之內交代唐滌生入行抄曲,然後成為多產編劇,以及兩次婚姻,並與任白波結緣,創出「仙鳳鳴」連串戲寶,而至1959年《再世紅梅記》首演時他病發逝世。那麼複雜的經歷,短短兩小時當然只可簡略濃縮,不能要求細緻描述。對台上演員也不宜苛求,正式受過粵劇訓練的不多。

廣告

好在此劇對唐滌生的生平資料查究沒有偷懶,亦注重粵劇前輩對他的影響。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革新粵劇的名伶薛覺先和夫人唐雪卿,在劇中佔戲甚重,唐滌生第一個妻子就是薛覺先妹妹薛覺清。尤其重要是《胡不歸》、《情僧偷到瀟湘館》的著名編劇馮志芬,實為唐滌生的真正導師,並非南海十三郎。現在一般粵劇迷未必清楚那些往事,看此劇就會知多一些粵劇近代演變的歷史。

楊英偉飾演馮志芬,十分生動鬼馬,充滿喜劇感。阮德鏘演梁醒波很詼諧,仿效波叔聲調口吻相當逼真,特別有趣。劇情開始之前,楊英偉和阮德鏘扮成大笪地賣藝人,篤篤查查「唱龍舟」、「數白欖」,表演廣東傳統急口令rap song,很風趣。兼任作曲填詞的歐錦棠,看來對舊時民間曲藝並不陌生。

歐錦棠樣貌有點似唐滌生,難怪《劍雪浮生》重演時找他扮演。今次駕輕就熟,妙在還讓唐滌生自稱不懂工尺譜,有時唸數字代替,因為粵語每字聲調不同,好像音階。

區偉麟演薛覺先,徐月明演唐雪卿(兼任戲曲指導),都很有台型。何敏儀演任劍輝,沒有女扮男裝,而是女裝旗袍,但舉止說話豪爽風趣,比萬斯敏演白雪仙突出。另一突出女角是馮兆珊,飾演鄭孟霞,漂亮時髦又爽快。來自上海的女星鄭孟霞原來是中日混血兒,與唐滌生結上良緣。

實際上,唐滌生早期編的粵劇,有很多由鄭孟霞和張活游主演,不過劇中無暇提及。而約略提到芳艷芬,孫養農夫人,麥嘯霞和白雪仙之父白駒榮。

再說馮志芬角色,並非一味好笑好玩,後段變為悲劇人物——五十年代初他回歸廣州,後來大陸「反右」,把他批判勞改。劇中唐滌生曾上廣州參加省港粵劇界交流,知道馮志芬落難,而且薜覺生1956年死於廣州,唐滌生因而心情沉重,似乎是他在1959年四十一歲早逝的因素之一。更顯著因素,當然是他長期編劇多產,嘔心瀝血,還到電台兼職,太勞累了。陷於內地政治鬥爭的馮志芬反而較長命,活到1962年。

《藝海唐生》做到簡潔而豐富,當然亦因通俗濃縮,難以精雅細緻。某些細節也有問題,例如馮志芬被批鬥是在文革之前,不應出現紅衛兵。此外,這音樂劇唱的主要是流行曲式新歌,粵曲不多,奇在沒有唐滌生的戲寶名曲,缺少了最能代表唐滌生的精華。為何連全港熟知的「落花滿天蔽月光」也聽不到呢?最簡單也可幕後演唱,播映劇照。

此劇值得重演,最好加工加長,進一步與粵劇界合作。還必須加上戲寶名曲選段,不可缺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