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壇陳奕迅

2018/1/8 — 16:21

圖截取於開放登記 10 分鐘後

圖截取於開放登記 10 分鐘後

伍韶勁(Kingsley)近作【大禹之後】大獲好評,第二輪演出今日中午開始登記。搭正 12 點,已有網民抱怨,「點解夠鐘都未開到登記頁面」;12:17 即宣告所有場次已滿額。86 節合共 2580 個名額,17 分鐘內填滿,香港人何時那麼愛藝術?好些圈中朋友都感到震驚,而更有人笑言登記過程「辛苦到買陳奕迅(演唱會飛)咁」。

如果 Kingsley 是藝壇陳奕迅,尹麗娟(Annie)也不相伯仲吧?

善忘的你,還記得嗎?去年冬至翌日的星期六,Annie 的陶瓷展覽開幕,作品破底價作售,未開售已引起騷動。23 號展覽開幕,同時開售,25 號售罄。據 Annie 說,作品總數「都有一千幾百件」,但全數三日內買光光。買 Annie 作品的人 opportunity cost 應該比報 Kingsley 的表演高--你總不能坐著在電腦前一直 f5,而是要親身去西環實體店裡去。根據每人限購三件的原則,那即是說三日之內,起碼有超過 300 人去過這個展覽。每日一百人不多?對於一般陶藝展覽卻可算是門庭若市。

廣告

從口碑而言,Kingsley 和 Annie 這兩件作品,可謂佔住了近日藝壇的討論,形同「花潮」。無獨有偶地,兩個藝術項目均屬於藝發局受馬會資助而舉辦的「New Arts Power」(藝壇新勢力)系列。看來,主辦單位的文宣公關做得真不錯,起碼幾個星期之內,成功營造兩股「藝術瘋潮」(art buzz)。

你問我,art buzz 有問題嗎?藝術受歡迎是好事吧?--我可沒說它壞呀。我從不覺得藝術應該堂廟小眾自 high,只是「瘋潮」之後,往往就沒有然後了。像煙花,也像颱風。驟來驟去,正中香港人最愛湊熱鬧、趕潮流的心態。就像去年十月的「Microwave」(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好多人衝著「光影媒體藝術打卡位」而去,卻好像沒掀起甚麼拍照以外的討論--也是有少數人質疑鼓勵打卡會否損害了藝術本身,但都是藝術圈中人,並非打卡者本身的反思。今次 Kingsley 的多媒體裝置,暫時 facebook 上也只看到比較多「藍色海浪」或者頭盔照,頂多一兩句感想,觸及作品的討論不算太多。

廣告

Search 完「大禹之後」,我接著 search 一下「珍百貨」,出乎意料地,我見到不一樣的景觀:有人討論虛實真假,有人討論藝術價值,甚至有人(不只一個)親身走到坪石店看展覽,嘗試跟老闆黃生聊天。從這些人的 public profile 看來,有部分並非來自藝術圈子,但仍能從作品延伸出藝術討論,甚至透過藝術打破與陌生人的隔膜。

藝術在作用,而且任何人都可以參與。

十個做藝術行政/公關的人,九個都會跟我說 art buzz 猶如「播種」,「播下他們對藝術感興趣的種子,之後好好教育培養」云云。然而,這些「種子」沒有陽光和水是不會成長,也沒有收成的。文宣或者可以幫忙「播種」,但到最後能否「茁壯成長」,倒是回到藝術家的有多能引導觀者思考,甚至能否邀請觀者一起討論--要做到這點可不容易。我相信,陳奕迅能夠走紅唱到今天,成為樂壇經典,絕不能單靠宣傳公關,還要靠一把靚聲和努力,更何況他打破四大天王的壟斷稱王,的確曾經顛覆一個時代。如果藝壇也有陳奕迅,他/她是哪誰不重要,倒是他/她帶來了甚麼衝擊,為我們留下了甚麼思考和記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