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葉永青抄襲風波 成都美術館要求退款

2019/3/25 — 16:31

葉永青,圖片來源:非池中藝術網 片段截圖

葉永青,圖片來源:非池中藝術網 片段截圖

上月,比利時藝術家 Christian Silvain 揭發中國藝術家、四川美術學院教授葉永青抄襲其作品,並憑此在市場獲取暴利。葉永青其後發聲明,否認靠抄襲 Silvain 作品謀取暴利,並將事件交律師處理。儘管如此,不少中國藝術界人士均出面斥責葉永青,影響所及亦波及藝術市場。日前,香港蘇富比撤下將於 4 月 1 日在香港拍賣的葉永青作品「鳥」。成都「知美術館」亦發聲明,終止進行中的葉永青新作購藏活動,並提出退款要求,是首家公開提出退款的藝術機構。

香港蘇富比將於 4 月 1 日舉行「當代藝術」拍賣會,在其拍賣目錄中的 589 號拍品原為葉永青的「鳥」,但目前在蘇富比官網上已不見 589 號拍品。蘇富比今日向《立場新聞》證實已撤拍該作,至於撤拍原因以及是否與抄襲事件有關,蘇富比則拒絕回應。

廣告

蘇富比官網上已不見 589 號拍品。

蘇富比官網上已不見 589 號拍品。

廣告

繼蘇富比撤拍後,成都知美術館亦於 22日發布聲明〈當代藝術是時候翻篇了!〉。館方在聲明中指葉永青 18 日發表公開信,避實就虛否認抄襲,並將以法律手段解決問題,「使該事件徹底成為一個民間笑話」。該館表示,香港蘇富比撤拍葉永青作品已「標誌著其任何系列作品都再無二級市場流通可能」。由於知美術館曾收藏不少葉永青作品,知美術館館長王從卉表示,面對是次抄襲事件「這一尷尬而殘酷的局面」,會接受早期收藏的失誤成本。此外,館方會取消進行中的新作收藏,並提出退款要求。

館方又指將「痛定思痛,轉身離開那一部分已然腐朽的中國當代老圈子,主動翻篇」,強調葉永青個案損傷了中國第一次當代藝術運動「85 新潮」以來,上一代中國藝術家的根基信用。王從卉在聲明中寫:「在此期間,藝術生態圈內的全面系統性沉默更具有殺傷力,面對基本事實與是非,仍然採取『渾然一體』的混沌策略」,暗示大部分中國當代老前輩對葉永青抄襲事件避而不談,是「已然腐朽的中國當代老圈子」。

知美術館位於成都新津老君山腳下,由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美術館聚焦當代藝術以及東方美學發展。

涉抄襲作品賣價十萬歐元計

比利時藝術家 Christian Silvain 自 1980 年代起創作一系列拼湊為題的作品,構圖素材包括鳥、鳥巢,鳥籠、紅色十字架、飛機等。今次抄襲爭議源於上月,Silvain 接到荷蘭阿姆斯特丹一間畫廊東主致電,稱在一場中國藝術展覽中,發現一幅極似其風格、惟質素未如理想的作品。其代理畫廊 Galerie Jos Depypere 立即進行資料搜集,發現葉永青在 Silvain 開始拼貼創作之後六年,推出風格相近的作品,並於蘇富比、佳士得以數十萬歐元的標價成交。畫廊搜集的資料更顯示,葉永青不單涉嫌抄襲 Silvain,亦曾一度抄襲另一比利時藝術家 Pierre Alechinsky 的風格。

看過葉永青的作品之後,Silvain 形容取材十分相似。不過他說,「但人家現在是中國重要的藝術家,還要是策展人,在中國有巨大影響力。把事件說出來,猶如與他對著幹,恐怕一點也不容易。」他早前已說,考慮到採取法律行動可能耗費大筆金錢,訴訟成果亦未必一定對自己有利,故只呼籲歐洲業界予以杯葛。

葉永青否認抄襲

自抄襲事件 2 月曝光後,引起中國藝術界關注,先後有藝評人栗憲庭與收藏家劉益謙促請葉永青公開道歉,四川美術學院後來也表示跟進事件。至於葉永青本人,除了上月回覆《南方都市報》查詢,指「正在爭取與這位藝術家聯繫」,並承認 Christian Silvain 是「對我影響至深的一位藝術家」外,一直未有就抄襲事件出面回應。直至 3 月 18 日,葉永青才在微信朋友圈上發表《我的一封公開信》以及律師聲明回應事件,否認靠抄襲 Silvain 作品謀取暴利。對 Christian Silvain 的指控,他更指表示「驚震」。惟他整篇聲明沒有解釋其作品為何不算抄襲,僅反覆表示想直接聯繫 Christian Silvain 作出澄清,但遺憾未能成事,所以交由律師處理。

葉永青在公開信中向 Silvain 說:「在您引發的聲勢浩大的輿論面前,我是一個靠竊取您的畫作成為億萬富翁的中國人。您認為我是一個『騙子』,靠『抄襲謀取暴利』,而且我的身後有著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葉永青一概否認相關指控,接著寫道:「可是這都不是事實!」葉永青又指對 Silvain 的指責,感到「驚震」。

此外,葉永青表示發表公開信前已親自赴布魯塞爾,並透過律師與 Silvain 聯繫,「懷著最大的誠意,希望以友好的方式澄清事實,消除誤會。」但葉永青指自己最後還是沒有成功與 Silvain 見到面,「甚至沒有機會進行任何交流」。

對於之前未有通過任何媒體回應事件,葉永青解釋,是出於對 Silvain「本人的尊敬以及對法律的尊重」,而「選擇避開一切喧天的輿論和多方的爭議解讀」。他認為與 Silvain 本人聯繫,是「更誠懇、更文明、更理性的處事方式」。

公開信最後,葉永青表示後續事宜將會交由比利時當地律師 Dingsheng CHEN 處理,並附上律師聲明。律師聲明表示,葉永青已「第一時間前往比利時」配合律師處理事件,又指基於法律問題暫不便對外披露更多訊息。聲明強調「尊重和保障人權是社會政治文明的基本標誌,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重要規定」,希望各方尊重葉永青的合法權益,停止對其進行「肆意指責」,甚至「有罪推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