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落淚開花 — The weeping window

2018/11/12 — 19:35

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的藝術裝置 The weeping window

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的藝術裝置 The weeping window

假如真有靈魂之窗這回事,每年 11 月 11 日,它大概會哭,靜靜淌下一道血淚,流到地面,蔓延出罌粟花海,近乎刺眼的紅,一朵一朵異常濃烈,沒有瞧不見的餘地,因為都是曾經勇敢的生命。

那是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的藝術裝置,The weeping window,為今年的和平紀念日(Remembrance Day)而設,10 月 5 日展出,至 11 月 18 日完結。

廣告

而這條花見血路,已經走了整整四年:2014 年 7 月,倫敦塔冒出超過 88 萬朵陶瓷罌粟花,由塔頂窗戶流出,遍及園內一地火紅,紀念一戰期間 888,246 位陣亡的英國及英聯邦軍人。

廣告

那是陶瓷藝術家 Paul Cummins 及劇場設計師 Tom Piper 的共同創作,罌粟花由 50 位陶藝家負責製作,只運用一戰時期的技術及工具,每一朵人手燒製上色。

較少人提及的是,作品起名 Blood Swept Lands and Seas of Red,那是取材自其中一位陣亡士兵遺囑,頭一句這樣寫道:Blood swept lands and seas of red, where angels dare to tread.

四年前初冬剛好身處倫敦,有緣看到這個被稱為近年最受注目的 public art piece,依然記得當時人山人海,然而場內沒有人大聲說話,呼吸都變得謹慎,天空一片慘白,更顯地上血紅的轟烈。

花海震憾所有英國人,超過五百萬人入場觀看,後來開始巡迴展出,四年裡分別在英國十六個歷史古蹟及博物館等場地出現,遍地開花。

今年的陣亡將士紀念日,同時是一戰停戰 100 周年,曼徹斯特和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是旅程的最後一站,這些陶瓷 poppies(英國人習慣這樣叫罌粟花)完成展出後,將納入兩家博物館作為永久藏品。

Lest we forget.

第一次世界大戰於 1918 年 11 月 11 日上午 11 時結束,一百年後這一天,即使胸前沒掛上紅花,也不該輕易忘掉,和平因有前人栽種,安樂並非必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