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艾甘·漢的《吉賽爾》:一杯凍檸茶少甜

2018/7/3 — 11:26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文:劉淳欣】

也許是Adolphe Adam那過份浪漫的樂章,也許是第一幕那高難度的腳尖跳躍(Pointe Ballonné),也許是那悲傷得窒息的白之幕⋯⋯傳統的《吉賽爾》成為我小時候首部迷上的芭蕾舞劇。

週五晚上看畢艾甘·漢的《吉賽爾》,才驚覺完來自己一直在喝一杯正常的檸茶;而艾甘·漢的版本,是一杯完美的凍檸茶少甜。減去甜味,反而更清楚地品嚐到茶葉的甘與苦、檸檬的酸與澀。

廣告

傳統《吉賽爾》第一幕色彩鮮豔,與第二幕白濛濛的靈界成強烈對比;首幕女主舞姿甜美可人,與男主角雙人舞愛意纏綿;村民的華爾滋式群舞,突顯鄰舍的緊密。艾甘·漢《吉賽爾》摒棄了傳統的鮮豔,無論舞台還是戲服均灰暗單調,以群舞為首幕一個重要的主題動機。雖是群舞,每位舞者間卻沒有交流,只自顧自、一式一樣的向前衝——好比廿一世紀的社區。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廣告

吉賽爾於第一幕幾乎沒有跳躍,也沒有足尖舞步(en pointe)。對比起嬌滴滴的傳統吉賽爾,此位女角腳踏實地,彷彿已被社會洗禮。第一幕的雙人舞仍然浪漫得傷感,二人圍繞對方旋轉,愛意甚濃。

直到浮誇貴族進場,其中一位貴族身穿長型的戲服,舞者緩慢旋轉,尤如時鐘上的指針,彷彿在倒數幸福時光、警告這對愛侶時日無多。葉錦添以華麗戲服壓倒男女主角的素服,更顯貧苦間的距離,而富人的強權橫蠻,硬生把吉賽爾迫瘋。

除去了那鮮豔色彩及過份可愛的躍動、削下了Adolphe Adam樂譜中的濃厚浪漫。取而代之是更貼近現代勞動階層的愛情,好比一杯凍檸茶少甜,更有層次——相愛得無奈、浪漫卻苦澀、夢幻地現實。

假如舞蹈員的工作是以身體表達超越筆墨所能形容的情感,那艾甘·漢所編舞靠近現代舞的自由和直接,能更直接撼動觀眾——Albrecht與Hilarion的對峙不斷把身體放大以震動對方、吉賽爾的發瘋一幕的旋轉彷如不斷掌摑自己、而充斥第二幕的足尖舞蹈則把靈魂的飄渺虛無完美勾畫。

第二幕的雙人舞切實地呼應了第一幕。雖然沒有白之幕的震撼,但二人若即若離,女主角以足尖舞蹈突顯的虛浮脆弱,叫人揪心。

此版本的劇沒有如傳統版本的《吉賽爾》般清楚的交代劇情,更多是靠觀眾基於《吉賽爾》故事再作自行理解,而當中對觀眾來說是多了不少的想像空間。如第一幕中吉賽爾發瘋一幕(Mad Scene),比起傳統的吉賽爾發現自己成為了第三者,這位「新吉賽爾」或許是已懷孕(雙人舞蹈中有不少觸及女主角肚子的動作)、或許是因為不甘受辱,才狠狠地瘋掉;如第二幕中一支長矛代表了吉賽爾在陰陽之間尋找平衡的柔弱、到用長矛殺掉希拉里昂(Hilarion)的力量、到使用長矛自殺的決心…以簡單的一支長矛貫穿像吉賽爾的成長歷程,五味雜陳。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Vincenzo Lamagna把Aldophe Adam的經典音樂重塑,雖然多了一些當代的作曲元素卻仍保留樂曲的旋律性,更富舞台感。第一幕的敲擊樂器配上加了靜音器的銅管樂器,形造現代工廠重覆的器械工作;第二幕一樣有不同弦樂師的獨奏部分,樂手省卻了揉弦(vibrato),聲音乾脆刺耳,突顯台上靈界的恐怖感覺。唯一美中不足乃樂團聲音未夠明亮,若音色能更剔透強韌則能令演出更完整。

雖然沒有傳統《吉賽爾》中一些每每叫人期待的高難度舞蹈,對舞者的要求卻一丁點也沒少。除了體力的考驗外,亦多了更複雜更具層次的戲劇表達。是晚的女主角高橋繪里奈演出令人驚艷,舞步柔韌有力,第二幕飾演靈魂時既虛弱又強捍、懼怕而勇敢、猶豫亦果斷,情緒豐富到位,牽動著每位觀眾。

艾甘·漢版本去掉了傳統的浪漫與夢幻,保留了舊版本的神粹與靈魂,卻更貼地入世、扣人心弦。或者年少的我對那過份浪漫的甜蜜不可自拔;今天卻感那少甜後的層次更顯淒美。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圖片來源:康文署文化節目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