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肖像曲》:借次文化結合傳統 以音樂譜出肖像

2018/4/10 — 13:24

肖像是藝術中很常見的主題。在還沒有自拍(selfie)之前,人們只能透過肖像畫、自畫像來記下一個人的存在。畫下肖像並不是易事,所以一幅肖像畫裡,不只呈現畫中人的外貌,更會透過畫作呈現他/她的性格、心情甚至故事。肖像的重要性,在於紀錄了人的狀態與歷史。我們從觀看藝術家如何呈現另一個人,或是自己的狀態,將體會到生命的掙扎與力量,比如是梵高如何面對自己藝術生命的掙扎,又或畢加索對畫中人的愛慕。歷史最有名的肖像,可能是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的微笑」。不過談到肖像,卻甚少聯想到音樂。那麼 orleanlaiproject 的《肖像曲》又是如何、為何開始呢?

由《一個武生》開始

《肖像曲》(下稱《肖》)的起源,是 Nerve 與卓翔於《一個武生》(下稱《一》)中合作是認識了崑曲武生楊陽。透過紀錄片講一個崑曲武生對於自己如何傳承傳統,以及自己的未來的懷疑與堅持。這個藝術家的故事,其精神也共通於參與《肖》的幾位藝術家。《一》的紀錄片在演出中又會與參與的藝術家的故事作出對照。卓翔認為的「紀錄」最重要的三個元素是:1. 觀察(observation);2. 訪問(interview);3. 重現(reenactment)。而在《肖》中,這些元素都會被放進「表演」這個形式裡,在當下以「3D」 的形式呈現。「紀錄片」本身的真實性也受拍攝者選擇的時間與觀看角度所限。相反,在是次「紀錄歌劇」中,觀眾則擁有了選擇看哪裡的權利。再者,拍過《一》後,卓翔常被問到楊陽的近況如何,使他感受到紀錄片呈現的,是一個「過去」的對象;那個對象的當下,卻成為不少觀眾更感興趣的問題。在《肖》中,現場演出則把這些被「紀錄」的藝術家的當下呈現。

廣告

卓翔導演的紀錄片《一個武生》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卓翔導演的紀錄片《一個武生》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廣告

用音樂能如何譜出肖像

以音樂來講人的故事,自然會想到西方的歌劇,或是東方的崑曲、能劇等等。這些都是透過音樂與表演來講故事、呈現人物性格、心情等的藝術形式。但三者於一般人而言似乎有點遙不可及。《肖》的創作人之一,Nerve 卻大膽把這三個給人感覺高高在上的藝術形式,與近年於地下次文化興起,漸受主流文化融合的 vapourwave 美學結合,創造出一種混合前衛與古典的表演。

生於能劇世家的鵜澤光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生於能劇世家的鵜澤光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次文化的藝術形式與高尚文化的藝術形式結合,到底會生出怎樣的一種跨界創作? vapourwave 於一般人而言可能感覺還是很遠。但它的核心卻與我們很常見到的一種創作形式相似:它像是一種「二次創作」。透過選取流行音樂的一些部份作出「再創作」而成為新的作品。不過 vapourwave 有一種一致性與完整性,它們都偏好以熒光粉色系和漸變色的視覺效果,以配合其音樂的夢幻感;並且都需戲仿流行音樂製作的包裝設計。那種強烈的「人造」感、夢幻感、戲仿感,和「真實」肯定有一種距離。然而,運用「假」去說「真」不正是藝術創作者的功架所在?

意大利女高音 Olivia Salvadori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意大利女高音 Olivia Salvadori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二次創作」於我們毫不陌生,不過當中也有很多不同的水平,《肖》選擇了向難度挑戰。《肖》以能劇、崑曲、歌劇三個本已屬觀賞門檻甚高的形式作為素材。Nerve 說到,表演主要以「歌劇」的詠嘆調作為串連。創作團隊在挑選素材時,把很多歌劇詠嘆調中的故事與幾位藝術家的故事作對照,唱本 (libretto) 似是回應、評價、敘述幾位藝術家的故事,然而這些唱本其實又來自經典的歌劇曲目。這些又與崑曲、能劇的唱詞互相對話。表演者同時展現自己的故事。

紀錄與肖像

肖像畫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那是當時的人能夠記下有關一個人的故事的視覺藝術形式。但有了電影以後,紀錄片提供了更多層次的「肖像」。兩者之間所呈現的時間感很不一樣。肖像畫的時間是由畫作中的細節所傳達;紀錄片則透過導演的選擇與剪接呈現另一種說故事的方式。《肖》以「紀錄歌劇」自稱,但從一開始便不強調「真實」,而是用上了  vapourwave 的「假」,借假喻真。而《肖》與「紀錄劇場」的不同,也許在於《肖》並沒有紀錄什麼社會事件,也不見得具有「社會性」或「政治性」。《肖》講的,更側重在幾位藝術家的故事。不過這些藝術家的故事,或多或少又反映了藝術在社會中所面對的挑戰。

框框以內是她/他,
框框以外還是她/他
「紀錄」在鏡頭下,
「真實」同時在舞台上

是三位表演者的特寫,又同時從鏡頭後、舞台下,隱隱看見創作人的身影。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框框以內是她/他,
框框以外還是她/他
「紀錄」在鏡頭下,
「真實」同時在舞台上

是三位表演者的特寫,又同時從鏡頭後、舞台下,隱隱看見創作人的身影。

(圖片由 orleanproject 提供)

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藝術家或許的確有責任去為人訴說不同的故事。但不論何時何地,藝術家與藝術創作最觸動人的,必然是他們自身的故事。藝術所追求的「真」,不見得是把真實重現,而是把自己真誠地展現於觀者之前。透過這種展現,使觀眾感受與思考「人」的故事的共通性。不論是聲樂藝術家、能劇家、崑曲武生、紀錄片導演、音樂創作人,抑或是作為觀眾的客戶經理、會計師或是工程師,作為人所面對的困境與掙扎,總有共通之處。

《肖像曲》能否給與觀眾如此共通的感受與思考?在訪問過 Nerve 和卓翔後,筆者的確是更有興趣想知道《肖像曲》的演出,會帶給觀眾怎樣的感受。當詠嘆調、能劇、崑曲被剪接並置,以及與 vapourwave 混合時,到底會產生怎樣的視聽感受?而當中又會展現怎樣的肖像和故事,刺激出怎樣的想像?它所「紀錄」的,又是怎樣的藝術家?

--

肖像曲 Songs of Portrait 
NERVE x 卓翔 
從影像延伸舞台的混種紀錄歌劇

楊陽/鵜澤光/Olivia Salvadori
崑曲 // 能劇 // 歌劇

劇本:麥淑賢 

27-28/4/2018(五至六)8pm
29/4/2018 (日) 4pm
香港大會堂劇場

$270 
(*5/3 - 8/4 優惠期購票 $240) 

$120 
學生/高齡人士/殘疾人士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94677637245675/

www.orleanlaiproject.net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