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聊齋》不停嘴的齋聊

2018/2/7 — 9:43

「非常林奕華」劇團的國語新舞台劇《聊齋》,當然和蒲松齡《聊齋誌異》有關,有鬼有狐狸精。但又大有分別,完全借題發揮,變為非常二十一世紀的自由創作。

事實上,這劇團廿多年來不斷玩轉、惡搞或笑搞中外名著。由早期《我要活下去之八十日環遊悲慘世界》、《男裝帝女花》、《兒女英雄傳之智取扯旗山》,而至近十年的《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男人與女人之戰爭與和平》、《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等,單看劇名便可見古為今用,大出怪招。

中國古典名作《梁祝》、《西廂記》、《三國演義》、《水滸傳》和《紅樓夢》都被他們玩過。今次輪到《聊齋誌異》,妙在玩轉為「齋聊」,劇中第一場的題目就是「什麼是齋聊 之 我可以只和我設定的人聊天嗎」?聊齋倒轉為齋聊,實在聰明,英文劇名乾脆改為「Why We Chat ?」,還疑似為「微信 WeChat」賣廣告。

廣告

很多人喜歡談心聊天,說長道短,八卦講是非。現代人尤其無聊又愛聊,煲電話粥,聽電台電視講來講去,又用電腦進行文字或語音交談。到了智能手機時代,通訊通話更四通八達,隨時隨地無休無止,永無寧日。

劇中王耀慶飾演「蒲先生」,做作家出書不成功,就轉而設立網上《齋聊》 APP 。張艾嘉飾演「胡小姐」,是他設定的虛擬佳人之一。其實蒲先生把與自己有關及想像的某些女性集於胡小姐身上,包括太太、情人,疑幻疑真,又獨立自主,不受他控制。

廣告

話說蒲先生入住摩登大酒店一間閙鬼的「吉房」,艷遇和怪事連篇,舊愛新歡爭寵鬥法。蒲先生和胡小姐又各有前妻前夫往事,甚至出現他倆的已故兒子的鬼魂,還有古怪富商的壽宴和喪禮。大酒店有時像鬼屋,有時像殯儀館。

林奕華導演,黃詠詩編劇的《聊齋》,構思有趣,好不好看就見仁見智。正如「非常林奕華」多數作品那樣,今次也是東拉西扯,插科打諢,加上歌舞和形體動作,沒有具體劇情。除了編導,又有徐硯美擔任文本創作(我不明文本何解),交織出一段段豐富多變的情景,講出很多妙語、警句和荒唐話。到底要表達什麼?就莫名其妙。

坦白說,我是不喜歡聊天的人,無論八卦閒話和正經的長篇大論都怕聽,跟「名嘴」潮流完全脫節。當然,女人大多有語言天賦,「三個女人一個墟」很正常,但現在連「麻甩佬」也經常多嘴長舌,當眾用手機講來講去雞啄不斷,覺得很奇怪。

「非常林奕華」的製作越來越長氣,今次不停講了三小時以上,自然不合我的口味。但比起該劇團近年的《心之偵探》(玩轉福爾摩斯和華生)及《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聊齌》是較多靈感之作,而且擺明「齋聊」,不管喜不喜歡,總算聊得合情合理,亦切合和諷刺了言論自由得幾乎百無禁忌的網絡新時代。

有個意見必須提出。就是這劇團早已由「港人自講」,演變為以大中華為市場,主要由台灣演員講國語對白,《聊齋》是台北「國家兩廳院」委托製作,先在台北上演,然後來香港。對不大熟習國語/普通話的香港觀眾來說,中文字幕很重要,可是今次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僅在舞台兩側有電子字幕屏,頗細小,二樓觀眾難以看清楚,三樓更不可能看到,除非用高清望遠鏡。

此劇對白極多(也要佩服演員記得講得熟練),而且往往像急口令,相信大多數香港觀眾無法聽明。「非常林奕華」加上張艾嘉,當然有號召力,這次上演幾場都滿座,看來不少國語/普通話來客捧場,有些看不清字幕的香港粵語客中途離場了。

《聊齋》將於今年六月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重演,希望到時把字幕屏加大加多,保證三樓「山頂」也可清楚看到,不能只顧舞台前的貴價客,不理會買較平價戲票的觀眾。大概國語/普通話客也要看字幕才完全明白。

公營劇院的字幕屏問題,我多年前已經說過,但官僚作風「濶佬懶理」。上演的劇團應該尊重觀眾,主動視察場地,要求改善,別讓觀眾貼錢買難受。這個原屬香港製造的劇團,亦不宜與香港觀眾拉遠距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