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與「立」之間:寫在「2017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揭幕前

2017/9/6 — 18:10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2017 (圖片來源: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facebook)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2017 (圖片來源: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facebook)

演出看得多了,審美未見得有多少提升,口味倒是刁鑽不少,以至於當朋友問我有否興趣一齊去看歌劇電影《阿依達》的時候,我竟然很是猶豫:

「戲院裡看歌劇,你不會在開玩笑吧?」

然而,我想錯了。我們固然曾經多次欣賞《阿依達》,但那次在金鐘某戲院看過的歌劇電影版本,卻給我們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原本擔憂的聲效問題在戲院環繞立體聲系統的支持下,變得根本不是問題;戲院中原本囿於空間與視角而無法看清的演員面部表情與細微肢體語言,經由電影特寫鏡頭,也適時且巧妙得出現在你我眼前。

廣告

如果說科技讓人的生活更美好,除去iPhone和視頻遊戲「紀念碑谷」以外,我一定會舉出這個例子。

其實,不單古典音樂與歌劇,舞蹈這一藝術門類亦能與電影互動,一方面探討所謂「空間」和「時間」等嚴肅題目,另外也能拉近觀眾與不同地域舞者的距離。人人都喜歡翩娜鮑許,但誰能真的有閒又有錢,特意飛去德國烏帕塔爾欣賞舞團的現場演出呢?

廣告

城市當代舞蹈團主辦的「2017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倒是給我們一個近觀「舞蹈明星究竟有幾犀利」的機會。九月七日至十七日,在油麻地與灣仔的戲院裡,二十八套來自荷蘭、瑞典與德國的舞蹈電影輪番登場。銀幕中,舞者衣袂翩飛,或懷疑,或慨歎,或讚頌,呈現凡常生活百態,引人深思。

這一創立於2004年的舞蹈影像節已然在業界積攢下不小的名氣,而「跳格」(Jumping Frames)二字,顧名思義,兼具電影與舞蹈的意涵。在我看來,這名字取得好,因其除去交代兩個藝術門類之間的共融與互通之外,亦暗示出「破框」的意味。如果你只是期待在戲院中看一場出色卻中規中矩的芭蕾經典名作《胡桃夾子》,並以為那就是所謂「舞蹈電影」應有的樣子,你恐怕將「跳格」這個概念想得太過簡單且狹窄了。

《金融之聲》電影劇照

《金融之聲》電影劇照

「多元」(沒錯,又是這個幾乎氾濫的詞)是本屆舞蹈影像節的特色。所謂「多元」,不單舞蹈門類及風格多樣、時長各異,舞作內容亦豐富,針砭時弊,不乏深意。作品中的主角,有倫敦金融街奔忙勞碌的銀行家(《金融之聲》),有愛跳肚皮舞的媽媽(《老吾老與肚皮共舞》),還有努力嘗試與當下香港這座城和睦相處的城中人(《冇照跳》)。他們固然閱歷不同、文化背景相去甚遠,卻各有各的特獨魅力。

《冇照跳》舞蹈電影計劃

《冇照跳》舞蹈電影計劃

藉由舞蹈,我們關注時事,關心個體的苦樂,而舞者的扭動、徘徊乃至抗爭,不再只是舞台上以及銀幕中建構的一處烏托邦場景,而是真切地與舞者、與觀者產生關聯。

當邢亮、梅卓燕和伍宇烈在又一山人設計的視覺情景中(例如香港街邊、屋簷下或郊野中)即興創作的時候,他們試圖探索城市空間在表意上的諸多可能性,以及舞蹈這一浪漫甚至虛渺的藝術門類如何回應當下焦灼乃至失落的社會氛圍。

當來自荷蘭與英國的芭蕾舞者與現代舞者在《金融之聲》中,透過十段獨舞講述金融城紙醉金迷的故事時,其中映照出的,不單有對於社會體系及框架的追問與反思,也有關乎人性善惡、貪慾乃至瘋狂的直白陳述。

有「破」,便有「立」。當這一舞蹈節試圖打破橫亙在觀者與舞者之間的時間與空間界限,將不同地域與文化情景中的舞作帶來香港這座城中,策劃者實是希望為觀者欣賞舞蹈提供或者說創立一種新鮮的觀看方式。透過一方電影銀幕,時空上的距離感已然消除,而觀者如何在心理、情緒與感知上更貼近表演者,如何有身臨其境或浸身其中之感,則頗考驗電影攝影師與導演的技巧。

影片固然可以打破線性敘事的限制,固然可以加添諸如蒙太奇和閃回等技法,但這些看似炫酷且實驗性的手法,仍要以不破壞舞作本身的情緒與敘事節奏為要義。拍攝者如何拿捏節奏並取捨素材,這讓我十分好奇。若是舞蹈與影像之間的聯結不默契、不到位或僅僅是「為了合作而合作」的話,非但起不到「1+1>2」的效果,反而會互相掣肘,彼此消磨;若果做得出色,這些節目想必會成為像當年歌劇電影《阿依達》那樣,引得那些原本對所謂「互動」抱有成見的觀眾(比如我)再三回味,久久不忘。

--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2017」

2017年9月7至17日

票務查詢

城市售票網
(於香港藝術中心電影院上映之節目)

信用卡電話訂票 2111 5999
網上購票       www.urbtix.hk

百老匯電影中心
(於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之節目)

信用卡電話訂票 2388 3188
網上購票       www.cinema.com.hk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Facebook專頁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