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一幅 masterpiece 與如何展出 masterpiece 的經驗 — Gerhard Richter 的 “Skull”

2018/9/11 — 10:20

Schädel, Skull, Gerhard Richter,1983 
80 cm x 65 cm, Oil on canvas
(圖片來源:Gerhard Richter 個人網站)

Schädel, Skull, Gerhard Richter,1983
80 cm x 65 cm, Oil on canvas
(圖片來源:Gerhard Richter 個人網站)

在友人 T 的介紹與帶領下,週五到了中環 Christie’s 去看一幅即將要拍賣的畫。那是一名德國畫家 Gerhard Richter 的作品,名為 「Schädel (Skull ) 」。查閱了資料,Gerhard Richter 以其 “Photo-painting” 以及 “Blur” 的風格作畫,亦有不少抽象主義畫作。”Skull” 於 1988 年展出,其後落入私人收藏家手中,30 年後再度展出,並將於今年 10 月 4 日在佳士得倫敦拍賣。

到了佳士得的展覽空間,正以 Post-war Contemporary Art 為主題,展出多件作品,當中還包括多件 Francis Bacon 的畫作,部份屬於他較早期仿效 Cubism 的作品,所以「價值不那麼高」( 印象中是 7 位數字港元⋯)。話歸正題,友人 T 慕 Richter 之名而來,自然被展出的 “Skull” 所吸引。即使展場沒有指示作品位置所在,不過他還是信步找到這幅被視為 Richter 最親密、傷感與技藝高超的作品。

為什麼呢?

廣告

這不得不先由畫作本身的特質說起。”Skull” 這幅作品畫基於一張畫家拍下的照片,是一個在晨光照耀下的浴室中的骷髏頭。一個呼應 Memento Mori ( 拉丁文,意即 “Remember that you have to die” ) 這個 17 世紀藝術家很流行的主題。作為戰後藝術家,這個主題自然呼應了他的自身經驗。然而,此作驚人之處,在於其繪畫的技巧,把晨光的朦朧呈現,筆法細膩使得整幅畫作沒有銳利的線條,模糊中隱約看到落在角落的骷髏頭,光線與顏色的漸變,加上運用明暗對照法 (Chiaroscuro) 造成三維的效果。即使構圖如此簡單,但其給予觀者的震撼力卻極強。

畫作本身的確具備深刻的感染力。但在佳士得現場觀看,卻頓時感到當代畫廊,或藝術空間之展覽設計的重要性。

廣告

佳士得的辧事處一如大部份當代畫廊,皆以 white cube 作為基礎裝潢。White Cube 自然有其優點,比如是在控制光線、顏色對比,以及讓觀者專注等方面皆有所長。然而, Gerhard Richter 此幅 “Skull” 假若放在 White Cube 的設定中,卻無法呈現此作讓人驚艷之處。這幅以晨光、明暗對比作為主軸的作品,教人驚嘆的,是那種 Richter 如何以畫筆與顏料,留住了晨光的一瞬朦朧。佳士得為此作品,在 white cube 中加設了三面紅色背板,把畫作置於其中,只以兩枝燈點亮畫作。這也是為什麼友人 T 在進場後自然而然地找到了它的原因。

如此設定裡,畫中的晨光更活靈活現。友人 T 甚至想了好久,懷疑如何做到畫作發亮的效果。背後可見的,正是Richter 在運用明暗對照法及顏色上的技藝高超之處。畫中的晨光與朦朧,比諸照片更為真實,仿如畫布成了一個接通時空的蟲洞,把觀者帶到藝術家當時身處之現場一樣。對於不太認識 Gerhard Richter 的我而言,單看這畫還是被深深的撼動。在影像泛濫的今天,覺得一個影像好看不難,但要受到如此的撼動卻殊不容易。那當然,影像本身內容以外,在怎樣的環境去觀看如此影像亦大大影響了觀感。

興幸友人 T 的介紹,那短短的半小時能看到如此優秀(且罕有地公開展覽)的作品。略查了一下Richter 的 Photo-painting,倒與最近在讀中平卓馬的一些觀點有種有趣的衝突,這一點容後再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