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盛宴》之家・辦公之《局》

2018/5/23 — 9:37

《盛宴 (The Big Meal) 》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專頁
Credit: Wing Hei Photography

《盛宴 (The Big Meal) 》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專頁
Credit: Wing Hei Photography

香港製作的舞台劇,無論數量和質量都超過香港電影。問題是不斷有新演出,往往幾個劇團同時上演,無人可以看齊。單說「香港話劇團」,現在便有兩個新劇分頭登台,翻譯劇《盛宴》由五月十二日至廿七日在中環大會堂劇院上演,原創劇《局》則由五月十八日至六月二日在上環文娛中心黑盒劇場上演,各有可觀的特色。

《盛宴 (The Big Meal) 》是美國丹勒方的劇作,陳敢權翻譯及導演。這個家庭劇的特色,是完全發生在餐廰宴會或約會,一小時四十五分鐘內有五十多段插曲,刻劃一對青春男女邂逅、結婚、生兒育女,而至中年、老年,成為祖父母。

妙在五十多段插曲,有些快如閃電,像電影蒙太奇剪接那樣轉眼便是幾天或幾年,真是光陰似箭。亦有長鏡頭,細緻描述某一階段。數十年的劇情變化,自然包括生老病死,夫妻恩怨,子女煩惱,時移世易。

廣告

演員們亦變化多端,不斷改換角色。歐陽駿、郭靜雯先演青春戀人,婚後由王維、黃慧慈接力,是正式男女主角,最初那對則扮演他倆的子女,以及子女的情侶。本來演阿爺阿婆的周志輝、雷思蘭,後來變成男女主角的老年。還有男童女童演子女的小時候,再演小孫兒小孫女。都很生動。

特別有趣的一場,是妙齡女兒帶男友見家長,在餐廳飲食。但那男友閃電「易容變臉」和「改名換姓」,因為女兒換男友像走馬燈,令父母和爺婆經常叫錯名認錯人。此場等於一個長鏡頭加上快速剪接,十分趣怪。這種見家長情況其實也很寫實,我有些朋友的女兒正是這樣,不停拍拖換男友,見怪不怪了。

廣告

另一神來之筆,是餐廳侍應(鍾肇熙飾演),沉默莊嚴,每次捧餐出來,都有事故發生。這侍應代表什麼?觀眾看下去自會明白,很微妙。

正如場刊中賴閃芳的賞析文章所述,過去已有作品利用餐宴來刻劃一家幾代變遷,編劇丹勒方就表明,受到美國名家桑頓懷爾德的 1931 年獨幕短劇《漫長的聖誕晚餐》啟發。說起來,陸離觀看《盛宴》立刻想起《漫長的聖誕晚餐》,因為很久以前,她曾為「中國學生周報」話劇團翻譯該劇。

我亦想起大島渚電影《儀式》,家族成員一次次在喪禮和婚禮聚會,行禮吃飯,反映世代變幻,亦引起恩怨情仇。後來英國片《四個婚禮一個葬禮》則通俗化,很受歡迎。

總之,民以食為天,無論喜事哀事,往往都要設宴進餐。

至於黑盒劇場演出的《局》,黃曉筠編劇,邱廷輝導演,不是飯局,而是辦公室劇,英文劇名就是 The Office 。劇中某機構的辦公室好像戰場,上班族壓力大,勾心鬥角。陳煦莉演經理,有型又嚴苛,陳嬌演新男職員,努力又反叛,展開鬥法。除了其他男女同事,還有文瑞興演清潔女工,亦是男職員的媽媽,佔戲很重。

實際上,《局》並不限於諷喻職場上班族,還借辦公室來影射時局、世局,台詞頗多憤世嫉俗的喻意。劇情更表示職員入局後就不能出局,要辭職只有死路一條,打包裝箱,很可怕。

《局》的野心大,荒謬感有點像卡夫卡,然而人物情節簡單,不足以包羅複雜險惡的世途「大局」,劇本尚需加強。邱廷輝的導演手法則相當別緻,獨白、對白和肢體動作交織,富於超現實感覺。阮漢威的佈景與服裝黑白對比,亦出色。

關於辦公室的香港舞台劇,我看過一些。例如詹瑞文導演的《潮性辦公室》,雜錦式搞笑,其中韋羅莎扮南亞少男見工,特別鬼馬風趣,這段落現在上網可以看到。莊梅岩編劇、甄詠蓓導演《黑色星期一》也是奇趣雜錦,韋羅莎亦參演,有一段辦公室三女性鬥法,很抵死過癮,奇在此劇不見重演。當然還有張艾嘉編劇、主演的《華麗上班族》,環繞

辦公室明爭暗鬥,拍過電影,我覺得不及舞台劇。

拍攝辦公室的各式各樣西片、日本片甚多。印象中,近年集中於辦公室的香港片不多,反而半世紀前國粵語片常拍文員、經理和白領麗人。九十年代大陸導演黃建新的《背靠背,臉對臉》則很精采,描述某文化館職員們競爭做館長,千方百計鬥法,諷刺辦公室政治,充滿黑色喜劇感。當年黃建新的《站直囉,別趴下》和《紅燈停綠燈行》也很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