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我們談文本的時候,我們在說甚麼?

2018/5/24 — 12:09

我的論文指導老師娜塔莉是個魔鬼教練,每次發給她我寫好的部份,回來都是滿滿的 “to be verified”、“to be explained"、“too vague",再附上兩三本參考書目。寫的時候當然覺得心有不甘,覺得為甚麼寫來寫去都不能叫她滿意,現在回想,卻感激她要求我在行文、在用字遣詞上抱持小心仔細的態度。

一開始寫論文大綱的時候,她問我打算研究的結構如何,見無知如我一時語塞,她便直接說:「我不知道香港是如何做的,不過在法國你可以分三個章節,從導演、電影和觀眾的角度去寫。」然後她叫我去讀Umberto Eco的《The Limits of Interpretation》,裡面有提這三種詮繹的意圖:intentio auctoris、intentio operis、intentio lectoris——意即作者意圖、文本意圖和讀者意圖,本是用來作文學分析,後來也應用在電影分析上。

至於為甚麼要這樣拆開分析,主要是因為創作(包括文學、電影、劇場、視覺藝術)來到現代以後,已不再由作者決定作品要說甚麼。羅蘭巴特說作者已死,不是指世上再沒有作者這回事,而是作者再不是高高在上傳遞某個特定訊息給讀者或觀眾,讀者理解作品時不需要理解作者生平背景,從而推想作者創作時的意圖。簡單來說,作者不能再說:喂,你理解錯晒喇。Jacques Renciere說,跟古時在劇場看國王御准歷史劇的觀眾不同,現代以降的觀眾獲得足夠的教育與知識去自行理解作品,不一定要依從作者本身希望的方式去解讀,他稱之為「被解放的觀眾」(emanicipated spectators)。

廣告

好了,以上種種為甚麼與「文本」這個字有關呢?因為假如作者原意不再代表一切,作品——在文學分析上稱為文本(text)——便擁有獨立的話語權。作者如何理解它是一回事,作品有自己的生命,裡面呈現的一切也能夠拿出來分析和解讀,哪管這是否作者原意。至於讀者或觀眾如何詮繹這件作品,又牽涉他們的文化背景、知識水平等等,是另外一回事了。

Umberto Eco提出三種意圖,便是把作者、文本和讀者的重要性並列,沒有哪一個比其他兩個更重要更大聲,我們必須從這三種角度來看待一件作品。你可以把「文本」視為作者與讀者溝通的橋樑,正如我正在寫這篇文章去把一些迅息傳遞給你一樣。我把訊息變成符碼(code,例如文字)藏在文章裡,讀者透過解讀這些符碼去讀取訊息。然而在現代創作裡,符碼並非一定直接易明,字裡行間可能藏著各種歧義,文字裡或許留下各種未說明之事,行文間呈示各種線索,卻不一定給你一個肯定的答案與結論。所以讀者或觀眾看的時候,會出現各種不同解讀。於是,我們有需要從文本本身去分析,去理解當中運用了甚麼符碼,它們又如何被放置在作品裡面。放諸電影,這些符碼就是所有畫面和聲音的元素,包括情節、對白、美術、攝影、聲效、配樂、剪接等等,它們都在嘗試傳遞某種訊息,等待觀眾去解讀。

廣告

所以,當我們在說「文本」的時候,說的就是作品本身呈現出來的元素,放在電影上就是那部電影本身。當電影分析在談文本的時候,應該談電影裡頭呈現出來的內容,至於作者的風格、過往創作、美學概念、關注的題目只可作為參考,卻並非至關重要。當我們談文本,就要把它視為獨立的個體,裡面呈現的符碼才是主體。

寫電影時大家都愛鑽研導演的意圖,這很好。然而不要忘記,在電影分析的脈絡之下,「文本」這個字並非電影或作品的同義詞,而這個從文學分析借用來的詞語,背後所帶的意思是指獨立於作者的意圖與觀眾的解讀以外,電影本身所呈現的內容。而這些影像與聲音元素如何放入電影裡,符碼如何被置入作品當中,才是我們談文本時需要談的東西。

Reference:

ECO, U. (1994). The Limits of Interpretations. Bloomington/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BARTHES, R. (1967). ‘The Death of the Author’. Translated by Richard Howard. Web materials. Retrieved on 22 May 2018: http://www.tbook.constantvzw.org/wp-content/death_authorbarthes.pdf

RENCIERE, J. (2009). The Emancipated Spectator. Translated by Gregory Elliott. London/New York: Verso. (https://imagemdissenso.files.wordpress.com/2010/07/the-emancipated-spectator-2009.pdf)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