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判》玩轉古典情色 兼談《蝶影紅梨記》無鬼之幽情

2018/6/30 — 9:53

兩星期前,往沙田大會堂看了「演藝青年粵劇團」的新編粵劇《生死判》,作為新秀新戲,不能苛求成熟卓越,但也有趣。數日後也在沙田看了名伶鄧美玲、龍貫天合演《蝶影紅梨記》,正如其他唐滌生戲寶那樣,被不同班底演來演去,始終不失魅力。

江駿傑編劇的《生死判》,跟去年南韓賣座片《與神同行》有些相近,同樣是死者亡靈到了陰曹地府,被判官、閻羅王審查生前善惡,判落地獄或來世怎樣投胎。《與神同行》很有創意,把古老陰曹地獄加以現代化、遊戲機化、推理查案化,受審查的死者是消防員。《生死判》完全古裝,妙在「鬼馬」地以現代人角度,重新審查中國著名的三個古典「情色悲劇」。

其中兩個是傳誦悠久的歷史真事。首先審判「霸王別姬」,西楚霸王項羽(郭啟輝演)兵敗如山倒,虞姬(梁燕飛)為他殉情而死後,無面目見江東父老的項羽在烏江自盡。他死後仍然傲慢狂妄,自恃力拔山兮氣蓋世,被地府清算他活埋殘殺數十萬秦兵的罪行。不過滅秦有功,閻羅王(符樹旺)仍讓他轉世做風流天子。

廣告

於是,項羽投胎變成唐明皇李隆基(王志良),與楊貴妃(林穎施)縱情大快活,可是惹來國難兵變,楊貴妃慘死於馬嵬坡。此劇最搞笑之處,是唐明皇傷心死後,在地府找不到念念不忘的愛妃,原來她未死,還到了蓬萊——日本,改嫁東洋人,變為歡樂的日本夫人,穿起和服亮相,不願與唐明皇重續舊情了。

就這樣,霸王變唐皇再次兵敗兼失愛,竟然要求投胎做女人,變身為《水滸傳》的宋朝潘金蓮(林芯菱)。她毒殺親夫後,亦不放過變心的奸夫西門慶(莫華敏),這是新編劇情,玩轉了原著。

廣告

《生死判》是遊戲之作,拿三大古典情色故事「惡搞」一下,跟傳統的紅顏禍水或薄命紅顏觀念有些不同。其實不算大膽新奇,因為早就有人批評《水滸傳》大殺女人,李碧華編《霸王別姬》則變出現代同性戀版,又創作《潘金蓮之前世今生》為「淫婦」平反。但在粵劇舞台上,今次可算玩得比較別緻,並讓青年演員們各有唱做發揮。

這批演藝學院戲曲畢業生(不少先在廣東學藝登台了),都表現不錯。三位花旦梁燕飛、林穎施、林芯菱尤其有聲有色。此外,拍過紀錄片《乾旦路》的王侯偉反串老旦,演孟婆,亦有施展機會。特別趣怪是阮德鏘,演陰曹判官,生動惹笑,大出風頭。

現在粵劇新秀和新編劇都不少,問題是新觀眾不多,仍靠舊戲迷捧場。                   

至於《蝶影紅梨記》,我看過李鐵導演,任劍輝、白雪仙主演的 1959 年黑白電影版,很喜歡。亦先後看過「慶鳳鳴」梅雪詩、林錦堂,「鳴芝聲」蓋鳴暉、吳美英的舞台演出,都好看。但錯過了去年白雪仙主辦,陳寶珠、梅雪詩主演的盛大製作。

那晚鄧美玲、龍貫天在沙田演《蝶影紅梨記》,只是「玲瓏粵劇團」三晚不同劇目之一,並非精心特製。這次演出沒有字幕,連蝴蝶飛舞的重要小道具也欠缺,變成有紅梨無蝶影。幸而眾多觀眾大概熟悉此劇,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雖然製作簡單,但演員絕不馬虎欺場,做足功夫。鄧美玲演名妓謝素秋,龍貫天演才子趙汝州,越演越好,越唱越佳,到了戲肉〈窺醉、亭會〉及〈詠梨〉,實在動人。才子唸詩時,名妓情不自禁接上「垂淚到天明」之句,真是有笑有淚的經典情景。

〈窺醉、亭會〉可與《帝女花》之〈庵遇〉相比,還多了疑似倩女幽魂的聊齋奇趣。接着〈詠梨〉更有黑色幽默感,構成無鬼的鬼古。在唐滌生戲寶當中,《蝶影紅梨記》是最有浪漫愛情驚喜感的佳作。

這次除了男女主角,洪海演才子的好友錢濟之也不俗。更突出是陳鴻進演義助名妓的老伯劉公道,好心又風趣,陳鴻進現已成為變化多端、狀態甚佳的丑生,每次觀看他都有出色表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