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雙》驚奇的真假之謎

2018/9/26 — 9:20

《無雙》劇照

《無雙》劇照

2018 年至今看到的港片,這一部專業水準特別高, 佈局尤其別出心裁,與眾不同。儘管「語不驚人死不休」,故弄玄虛扭來扭去, 與觀眾捉迷藏,為驚奇而驚奇,但編導莊文強的確很有心計,電影技法亦出色。

周潤發、郭富城、張靜初主演的《無雙》,是大型驚險奇案片,描述一個製造美元偽鈔的犯罪集團,以香港為基地,在世界各國活動,不斷與天南地北的黑白道鬥法、火拼。

很多電影拍過偽鈔,這是警匪片常見題材之一。八十年代周潤發演「嘜哥」的《英雄本色》,便涉及製造美元偽鈔。不同的是,《無雙》把印製過程拍得非常仔細,由臨摹、製版、水印,而至用紙用墨和特殊機器,都無微不至。無論那些細節情景是真是假,此片顯然做過資料搜查,觀感似模似樣。

廣告

此片構思最特別之處,是從偽鈔擴展到各式各樣偽造,對真與假的問題,作出多層面「探討」──包括真藝術和假藝術,談及精心偽造也是一種「藝術」。有時假還好過真,正所謂「戲假情真」。而且人的言行有真有假,經常說一套做一套,真話假話難分,往往假話比真話更受歡迎。劇情還演變出「真人」和「假人」,甚至整個故事也真假撲朔,後段特別出人意表,令觀眾看後充滿謎團,引起爭論,可能要一看再看,去弄清來龍去脈,查明合理或不合理。莊文強今次把真假「遊戲」玩得很絕。

劇情首先是郭富城陷於泰國「黑獄」,慘情而又巧妙。然後他被押回香港,受警方嚴厲盤問,迫他供出偽鈔集團主謀「畫家」是誰。正式故事,開始於廿多年前,郭富城和張靜初在加拿大結成同居情侶,兩人都在窮困中苦心繪畫,但際遇有天壤之別,女的成名,男的倒霉,被神秘濶綽「畫家」周潤發招攬,加入偽鈔集團。這大段「文藝戲」描述華人在異國的愛情與命運,以及畫壇狀況,相當細緻真切。

廣告

發展下去就奇情曲折,一方面在香港試驗研製偽美元,同時在美國、波蘭、東南亞金三角等地闖蕩,發生連串火爆槍戰,還有其他情緣,相當複雜。

郭富城演技越來越多變,今次又改變形象,當上呆頭內向的畫師。周潤發就有型有氣派,充滿自信而又心狠手辣,而且像「嘜哥」那樣神槍勇武,出生入死。他倆一呆一精,對比強烈。這集團其他成員包括廖啟智、孫佳君、張建聲等,其中廖啟智角色表面是古玩商,佔戲很重要,他照例好戲。

此外,常演「非常林奕華」國語舞台劇的台灣小生王耀慶飾演美國華裔密探,台灣老戲骨高捷演金三角軍閥,吳嘉豪演加拿大畫商,方中信演香港高級警官。

女主角張靜初今次扮相與演技都突出,時而淡粧,更多時間濃脂艷抺。另一重要女角是香港女警官周家怡,負責押解和盤問郭富城,多數時間短髮不施脂粉,形象亦與張靜初對比強烈,她倆構成針鋒相對的冷戰關係。另一女角是清麗的馮文娟,角色非常微妙。

《無雙》的文戲好過武戲,多場火爆槍戰雖然刺激,然而過度炮製,金三角大戰場面尤其誇張過火,簡直像超級英雄片,少數人鬥贏大軍,實在難以置信。周潤發角色更是屢次打不死,唯有當作加油加火「講故事」。香港遊艇艷女眾多的狂歡派對,則像低俗綽頭片,賣弄得不大對勁。

妙在劇情後段「扭轉大局」,成為「力挽狂瀾」的絕橋,不管是否合情合理,總之驚奇效果甚強,有點像西班牙奇案片《死無對證 (The Invisible Guest) 》,而大型得多。這類玩轉劇情的佈局,往往令觀眾好奇起哄,多年前郭富城主演的《殺人犯》亦玩此招,《無雙》就更複雜,水準高得多。

莊文強曾與麥兆輝合編《無間道》系列,然後他倆多次合作編導,最成功是《竊聽風雲》系列。今次他自編自導,野心頗大,向高難度挑戰。雖然過於堆砌扭橋,看來難以置信,不過編排得聰明,基本上可以自圓其說。

至於片名《無雙》是什麼意思呢?我想,大概表示無論怎樣「像真」,真與假始終不同。人有相似,但假冒不可能代替本人,每個人縱使改頭換面,「自我」的存在都是獨一無二的。

發表意見